第55章 冰魄寒蝉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582字
  • 2016-02-22 17:10:49

“咳咳!快点救人,快点救人,快点救人!“段莫在咳嗽了一阵之后,非但没有昏迷过去,反而是不断摇头,大声嘶吼了起来。

段铁心先是一愣,然后急忙大喜着站了起来:“堂主,你醒醒啊,在下不知道该救谁啊?”

“快点,救,救……人!~”段莫没有回答段铁心的话,反而是最终声音又弱了下去,直至消失。

见到这一幕,段铁心又有些急了:“许堂主,段堂主他?”

“没什么大事,寒毒浸身之下,热气攻心,或许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另外,至于我开的方子,你要愿意给段堂主服下,那也不错,若是不服,三日之后段堂主清醒之后也能自行调理,更不用过多担心。”白名一边收拾着插在段莫身上的金针,一边平静地说道。

白名的话虽然平静,但谁都能听得出来话里面的不满,此时那些个老医师也纷纷低下了头,一张张老脸顿时变得通红。

段铁心是玲珑之人,又怎么听不出来白名的意思,略有尴尬地道:“许堂主,在下实在不通药理,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还望许堂主海涵。至于这些老医师,也只是据理力争而已,许堂主不会介意吧?”

说到这,段铁心忽然神色一凛,严肃地道:“许堂主,段堂主所言并非由噩梦所致,他刚回到这分堂时昏迷前所叫出的话,也是叫我们去救人,但是,当时段堂主神识昏迷,并未说清楚我们究竟要救何人,此人此时身在何处?所以,许堂主是否能再施妙手,让段堂主清醒过来再说?若是到时候误了堂主的事,他的脾气,不太好。”

说完之后,段铁心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一副愁恼的神色。

“段护卫,此寒毒并非一般的寒毒,只能慢慢拔出来,治病如抽丝剥茧,欲速则不达这道理段护卫不会不懂吧?”白名语气依旧平静,好似段铁心所说的一大通都完全没说一般。白名心里暗道:“这段莫究竟去干了什么?怎么会中了冰魄之毒?此毒在巅峰时能直接冻住人的三魂七魄,还好他不是直接接触了此毒,还真是险之又险啊?”

“额!~这,那就请许堂主再在此多呆一段时间了。”段铁心无奈地回道,然后又赶忙派人安排了离此间密室最近的一套卧房让白名住了进去。而至于那些名声在外的老医师,段铁心也没有见外,都安排在了第三分堂的厢房之中,不过就是离这间密室远了一些。

虽然这么安排,但那些老医师一时间也无法反驳,谁让他们就对段莫的毒束手无策了?不过,白名竟然能够解段莫所中之毒,倒是远远地出乎了他们的所料,不管之前对白名的映象如何,但至少,他们确认了白名并不是一个沽名钓誉只会阿谀奉承的废物。

当日傍晚,白名又为段莫施展了一次针,而且又让段莫服下了两副药。段莫便慢慢醒了过来。段莫醒来的时候倒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就是那个雷老医师,此时正气冲冲地从外面赶了进来,一入密室便张口开口就要找白名拼命,说什么白名竟然无中生有,威胁于他。

不过,当他看到了段莫清醒过来之后,便立马乖乖地闭上了嘴,然后又被段铁心拉去了一旁解释了好一大通,才将这个老顽固给拉了下去。

段莫清醒之后,便是看到白名在为自己抽针,一向知晓白名医术的他也没有多问,而是虚弱得笑着道:“许神医辛苦了,多谢许神医的救命大恩。不然老哥这条命可就交待了。”

“段堂主客气了,堂主帮了在下那么多次,在下只是尽力而为而已。”白名老实地回道,其实,若非段莫帮了他那么多次,恐怕这次他也不一定会出手吧。

段莫没有回话,而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但最终还是没能够爬起来。一旁的段铁心连忙扶上去,细声道:“段堂主,你要干什么,吩咐小的去就行了,现在您得好好休息!”

“不行,快扶我起来,让人备好马车,我必须得先出去一趟!”段莫连连摇头,然后虚弱地对着白名道:“许医师,你一定要随我去一趟,我有一个朋友和我身中相同的毒,你既然能治好我,那一定能够将她也治好!铁心,你快去准备!”

“可是,堂主,您的身体?”段铁心还是万分犹豫,担心地道。

“这是命令!”段莫脸色一沉,厉声喝道。段铁心无奈,只得按照段莫的命令吩咐了下去,然后,又将扶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白名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是猜到了七八分:“若是我想的没错的话,恐怕段莫所中之毒,就是被他所说的那位朋友所传,这冰魄的奇毒,我前世也从未见过,倒是可以去见识见识。”

如此想着,白名连忙拱手道:“段堂主,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段莫没有在意白名藏拙的回话,即刻对着段铁心吩咐道:“立刻将我扶出去,好好安排好许神医所需要的一切用具,药材之类的也要及时配备齐全,若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

“是,是!”段铁心连忙点头称是,身子微微颤抖个不停,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段莫如此郑重,更知晓段莫的脾气,自然不敢耽搁。

数分钟之后,一辆普通的狸马车从段氏医堂第三分堂外疾驰而去,这辆狸马车离开之后,又是有数名黑衣打扮的护卫从暗中跳了出来,快速地骑着狸马朝着旁山镇的四处飞奔而去,就连段铁心自己,也亲自赶向了段氏医堂的总堂……

一路上,段莫都没有和白名说话,而是满脸地担忧之色。其中好几次,白名都想开口相问这次所要救的人的身份,但话到了嘴边,又都被白名给咽了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段莫所在的狸马车停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靠近崖壁的院落之中。看来狸马车疾驰而来,有一名手持白剑身披白衣的女子便拦了上来,娇喝道:“什么人,闲人请速速离去!”

那马夫正欲回话,一脸虚弱的段莫就被白名从马车里扶了出来,朝着那名女子抱拳道:“仙子且慢,你先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段某前来拜访。你家师尊自然会来见我。”

那女子闻言一愣,但是她看到段莫虽然虚弱,但气度不凡,一时间也吃不准段莫的身份。因此也没拒绝,只是道:“那就请前辈稍候片刻,待晚辈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之后,她便朝着身旁的另一名少女低语了两声,然后便又关上了门。

白名看了看这宅院,再看了看那守门的白衣少女,心中不禁微微一凛,暗道:“这段莫的身份果然不凡,这些少女个个都姿色惊人,竟然都只是守门的,那这家宅院的主人,绝对不是凡人,段莫与之是旧识,那么段莫的身份也就低不到哪里去。只是,段莫的身份既然如此之高,又为何会对我如此亲近?难道,段莫以前就认识我?”

白名正在瞎想,但段莫却是丝毫没注意到,双目如同是被磁石吸引住了一般,牢牢地望向了院子之内。

过了不过短短一盏茶的工夫,那门便被再次打了开,开始进去通报的女子快速走了出来,恭敬地道:“段前辈里面请,家师已然在内等候,令我来接前辈进去。”

段莫似乎急得连客气话都没说,就在白名的搀扶之下走了进去,进入门时他才记得回了头,对着那马夫道:“你且先回去,让段铁心等人在附近候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得靠近此地半步,另外,让暗卫将此地彻底监视,若有可疑人等,直接击杀,无需向我禀报!”

“是!堂主!”那马夫先是一惊,然后连忙拉起马便跑了出去。

“段前辈里面请!”那领路的少女见到段莫竟然下了如此霸道的命令,顿时态度又恭谨了数分。

段莫没有随着少女进入到客厅,而是在一个转角处便走向了石壁处,然后竟然轻车熟路一般地就拧开了石壁上的一处十分隐秘的机关,顿时,那石门便快速地升了上来。

“许医师,你随我进去医堂。这位仙子,劳烦你再跑一趟,就说段莫心急,先去老地方候着令尊。她知道该怎么做的。”段莫打开石门后,竟然反过来对着那少女命令了一声。

“这…?是!”白衣少女只是犹豫了片刻,便立刻作出了决定,段莫能够知晓此地的密室以及机关,必定是十分熟悉此地之人,甚至可能是自己师父的老友,这种的存在,是她惹不起也管不了的。

少女离开之后,白名才和段莫走进了通道之内。

通道之内全都被雕刻得平整异常,在通道的顶部,每隔一段距离就镶嵌着一块白色的月光石,此时散发着淡淡的白光,让通道里变得开朗起来。

随着弯弯曲曲的通道一直走了大概有近百米,段莫和白名方才来到了一个洞口之前,那洞口此时被一个高大的石门给锁住了,并且还在石门之外竟然还贴上了丝丝的霜迹。

“嗤啦!”段莫走到一旁将一个机关给转动了开。

顿时,白名赫然看见一个足足有七八米厚,两米宽的宽大石门缓缓升起,与此同时,一层白蒙蒙的霜气从里面一扑而出,不一会儿便飘绕到了白名的脚下。

“咯噔!”感受到这冰冷的寒气,毫无准备的白名顿时就打了一个哆嗦。双手也不禁紧紧地反复揉捏了起来。而段莫的身子,也是不停地跳动了起来,缓缓道:“白医师,病人有些特殊,里面有暖阳玉,会好上不少。”

说着,白名和段莫就走了进去,映入白名眼眶的便是四周通红的玉石雕刻成了一个狭小的石壁围住了整个空间,而在白名的正对面则是一块不断散发着阵阵寒气的白色的冰床,一阵阵寒气缭绕盖住了它的本来面目,而在寒气蒸腾之间,白名看到了病床之上正躺着一个面色朦胧的白衣女子,脸部也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而看到这白衣女子,段莫马上就定住了自己的脚步,身上的气势也是微微一变,眸子中含上了一丝晶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沙哑道:“她是我的妻子,身中奇寒之毒,我只得用千年冰髓制成玉床冻住她的身子,以保她最后一条命,还望许……”

但是,段莫还未开口说话,白名突然瞳孔一缩,忍不住大声惊呼道:“五级元兽,冰魄寒蝉!千年寒蝉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