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火毒寒毒?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525字
  • 2016-02-22 12:45:00

“装模作样!”那被白名轻视了的人顿时便偏过了头去,低声骂了一句。

白名走到了段莫的面前,先是细细地朝着段莫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圈,发现段莫脸色有些青红,唇色有些发紫,而且,就连耳尖也有些青淤。

从这些表象看,段莫像是热气攻身之相,不过,白名在扫过段莫露出来的指间以及手臂之时,却是发现,尽是苍白之色,没有丝毫的血色。

看到这两处相冲,白名轻咦了一声,然后,忍不住将手指探了探段莫的鼻息,发现段莫的鼻息虽然有些微弱,但却十分有力,不像是伤虚或者是内虚。

但是,白名正准备收回来手指之时,却又发现,段莫所呼吸的空气比之前那一息要热上不少。感受到这个异状,白名脸色微微一惊,然后连忙手指下移抓住段莫的手腕,用中指和食指点了上去。

而就在白名的手指点上去的准备感受段莫脉相刹那,突然,白名感受到一股剧烈的燥热之气冲向白名的手指。

“嗤!”

如同被火烧到了一般的白名即刻收回了手指,等到白名望向手指之时,看到了指间已然变得通红,显然是被一股热气伤到了。

“呵呵,年少轻浮!堂主所中之毒看似为寒症,实则是热毒,热气淤积于经脉之内,不散于表,故而看似清白。一旦稍有压迫,便会倾其而出,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还敢称为医。”那名老者看到白名吃瘪,立马反声讥讽道。

白名没有理会,反而是十分严肃地朝着段铁心问道:“段护卫,段莫堂主是何时回来的,此种症状持续了多久?”

“许堂主,段堂主回来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回来时便已然中了奇毒,至于究竟持续了多久,在下也不得而知。许堂主可是看出了什么?”段铁心回话之后又急急问道。

“暂时没看出来。”白名摇了摇头,紧接着,白名又问道:“段护卫,你这里可有银针或者是金针?也就是银币或金币制成的细针,若没有的话,派人去我堂里去取,我有急用。”

“针?缝衣服的针?这个倒有,不过不是用银币和金币制成的,许堂主用针做什么?”段铁心表情顿时一僵。

“胡闹!破皮放血虽然是不错的制毒之法,但这技法也太过于粗略了吧?段堂主的身体要有个三长两短,你小子负责得起吗?”白名这话一出,那老医师便纷纷站了出来,朝着白名大骂不已。

是的,这个世界的医术才发展一百多年,虽然和前世有很大的不同,但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发展到前世那样的高峰,金针渡穴之技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就连跟了段莫如此之久的段铁心都没听说过。

“你不懂就给我闭嘴!实在不想看就滚出去,别瞎添乱!”一再被挑衅的白名终于忍不住发飙了,朝着那老者吼道,也顾不得什么前世的尊老爱幼的传统了。然后,白名又朝着段铁心解释道:“段护卫,你若是相信我,便赶快帮我去取,若是耽搁得久了,恐怕段堂主的病情会有耽误。”

“你!你!”看到白名态度如此恶劣,那名本就看白名不惯的老医师顿时便气得胡须都翘了起来,一连指着白名双手抖个不停。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黄家的人,我没动你,是把你留给段堂主亲自处置。”白名突然凑过去,贴着那老者的耳旁低语道:“我相信,段堂主再如何大人大量,也不会饶过三刀两面之人。”

“你!胡说!你个小子竟然敢污蔑于我,我这十多年,一直为了医堂尽心尽力,从未有半点异心,今日你若是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和你没完!”那老者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勃然大怒道。

“我是不是污蔑于你,你自己清楚,若是你现在赶回去的早,你那孙子还有活命的机会,若是去的晚了,恐怕就?”白名一脸阴沉地道。

“什么?”那老者如遭雷击,然后,他立马跳转过身子,一边冲了出去一边骂道:“许沛小儿,我孙儿要是出了半点事情,老夫和你拼命!”

骂我,那老者便又大声喊道:“快给老夫备马。备马!”

看着那老者急急的背影,段铁心的脸色慢慢地变了,压低了声音问道:“许堂主,你所言可有证据?雷医师可是当初随着段堂主一起来到旁山镇的,要是他和黄家都有联系,那就可麻烦了。”

白名翻了翻手,苦笑不得地回道:“段护卫,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也就那么一说而已。若不如此,恐怕现在这里都还不得安宁!”

“额!~”段铁心一脸如遭雷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听到白名这话,其余的一众老医师顿时脸色都青了。像白名这样拿着别人孙子性命引开人的手段,也太,太阴损了些,顿时,那些人都一个个地闭上了嘴。

“针来了!”不一会儿,一名侍卫便冲了进来,捏着一大把细长的金针走了进来,递到了白名面前:“这些金针,可以用吧?”

“……”看着如此暴殄天物一般地拿着金针的白名,心里一阵大骂,不过一想到这些人根本就不懂得金针的效用和感染之类的原理,白名也就释然了,接过金针的白名,立马捏住一支,弹了一指,感受到金针的韧性和长度之后,便又抓起段莫的中指,扎了一下,然后一捏。

顿时,便可以看到一股鲜红色的鲜血流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那些老医师终于是有了底气,站出来解释道:“段堂主所中之毒乃是火毒,不是夜毒,故而只可内养,不可外放。许堂主还是小心行事为好。”

白名没有理会那些医师的劝告,他知道此时解释是来不及的,心里却是在暗问:“医灵,段莫所中之毒乃是寒毒,并且不是一般的寒毒,这种寒毒可能已经浸入到心脉甚至更深,所以才将体内的所有热气都逼了出来,外散于表。但是,对于寒毒我却是了解甚少,你可知道此毒究竟是何毒?”

“回禀主人,你所猜测的不错,段莫所中之毒的确是寒毒,而且还是一种蝉毒,不过,段莫身体内的毒素没有带有任何的气息,所以,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种冰蝉之毒。我猜测,段莫应该不是直接中毒,而是间接中的此毒。”医灵细细解释道:“所以,医灵这次就不能直接帮主人用药方解除此毒了,不过,主人若是愿意用两百点因果医徒点,那绝对可以将此毒彻底解决。”

“不行!”白名一口回绝:“段莫不比那红色的小兽,段莫身为医者,自然知道自己所中之毒的厉害,若是我如此轻易将其驱逐,必然会遭到怀疑,若是我身怀系统这个bug被别人发现的话,我将永无宁日。不过,此毒既然为寒毒,那便也不难解了。你帮我寻配几种性质的药材!”

“一种是百合花,有清寒之效,主外散热气,坚果,有利气之效,气能散火,也能生火,可有缓解之效……”白名暗中一连报了十几种药性的药材,然后由医灵暗中配备成这个世界的药材之后,白名才将神识收了回来。

见到白名陷入了沉思,段铁心一直都没有打扰,此时看到白名眨眼,他才终于问道:“怎么样,许堂主,段堂主的毒你可有法可解?”

“恩,还好!我先拟一个方子,你让人下去煎好药,我再施以金针度气,要解此毒,应该不难,只是,段堂主最近几日,千万不可进寒食,最好以红米,枣内等温食进补,方为最好!”白名在拟好了药方之后,如此答道。然后,白名便继续为段莫施针了起来。

“许堂主,不可,段堂主所中之毒,明明是火毒,热气攻心之下再用补方,会出大问题的啊!许堂主,我万万不能看你如此胡闹,害了段堂主的性命。”白名话一说完,那群老者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人更是直接站了出来,拦在了白名的面前,阻止道。

白名皱了皱眉,这是第一次,他开出的方子被质疑了。不过,他也没有多解释,依旧全神贯注地施针。

“这?”段铁心也犹豫了起来,一边是自信满满的白名,另一边,则是所有老医师的同时反对,这么一来,段铁心便不好取舍了,既不敢真的照白名的吩咐去做,又怕错过了救治段莫的机会。犹豫了好一会儿,段铁心才苦笑道:“许堂主,你也看到了,这些医师都说段堂主所中之毒为火毒,你所开之方,更是补方,补气生火,这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白名仿若充耳未闻一般,继续弓着身,站在了段莫的耳旁,不断地揉捏着段莫的耳垂。

“许堂主?你倒是说句话啊?”段铁心再怎么粗心,也猜得出来白名是有些生气了。也是,白名自从一进门,就一直被质疑,换作是谁,也不会没有一点反感之心的。

“段护卫,不用再问了,此方实在太过凶险,以段堂主如今的体质,还受不了这么大的风险,此方,万万不能再用。若出了事情,谁都负不了责。一切以段堂主的性命为重啊!”那老医师再次苦口婆心地道。然后,他也顾不得太多了,朝着白名望去,只见白名已经提起了手,捏着针准备扎向段莫的耳垂,不禁大骂道:“许堂主,我等敬你是堂主身份,一再让了你,但是,你做事也要分得清轻重啊?这明明就是?……你!”

而就在他说话间,白名的针尖已经斜刺入到了耳垂之中,而且,半寸长的长针竟然是连根没入,就连他,都不知道那么长的针会刺向哪里。顿时,他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段铁心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动作,顿时也吓得满脸苍白,双手猛拍了一下,含怒就朝着白名抓了去。

不过,就在段铁心的手刚好伸到段铁心头上之时,本来还好好躺着的段莫却噗嗤一声,长吐出一口污血,正好喷在了段铁心的手掌之上。

“咳咳咳!”紧接着,床上便响起了一阵阵的咳嗽声。

听到这个声音,段铁心的脸色剧变了,急忙收回了双手大声叫道:“堂主,堂主,你怎么了?”然后,顾不得手有些脏抱拳跪了下去。

“段堂主!”那些老医师也被这一幕吓得满脸苍白,纷纷痛哭一般地拖长了声音跪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