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段莫重伤!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154字
  • 2016-02-22 09:42:16

而就在白名闭关的第二日,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剑宗驻扎在旁山镇执法阁的代表谷星子带着一种人来到了段氏医堂,亲自将剑宗弟子的尸体给领了回去。

对于这一点,段氏医堂的那些暗卫和执事都不敢有丝毫的阻拦。其实啊,他们本以为这次惹上了大麻烦,肯定会有一场恶战,甚至最终医堂是否能够存在都不一定。但最终却没有想到会是剑宗先告弱来领尸体。

这么一来,段氏医堂之内的一众长老的供奉都分别乖乖地闭上了嘴,再也不敢说白名半分的不是了。虽然段莫口头上说白名所化名的许沛只是段莫的临时钦点的堂主,但是,在他们看来,就连段莫本人来了,也不一定见得会在剑宗面前讨得半分面子。

因此,这段莫挑选的许神医,肯定还有一种他们所意想不到的大身份,正是这个隐藏的身份,才让得剑宗都颇为忌惮,因此段氏医堂才逃过了一劫。

如此一来,段氏医堂上上下下全都再次保持了沉默,对白名也是恭恭敬敬的。

不得不说,这是个美好的误会。白名如今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若是他知道了那些长老和执事们的想法了话,恐怕只会苦笑不得。

不过,白名此时却没有空来管这些闲事。因为,温文木到手之后,黑玉膏也被配了出来,而有了黑玉膏的相助,白名自然不会把修炼给闲下来。

时间一过,便又是半月之久。

这一日清早,小武跌跌撞撞地推门跑进了白名的房间里,大声喊道:“许堂主,不好了!许堂主,不好了!”

白名此时正光着膀子坐在一个蒲团上面打坐,全身上下都裹上了一层黏糊糊的黑色膏药,就只剩下一双眼睛和牙齿留有点空白。

此时正值演时,也就是早上五六点的样子,外面的天色都还没完全亮开。修炼了大半夜正好休息不久的白名被惊醒了心情自然不好,板着脸喝道:“大早上的就大惊小怪地跑进来到底有何事?”

“许堂主,不好了,不好了!段堂主,段堂主他,他回来了。”小武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就连话都有些不太清楚。

白名皱起了眉站了起来,然后走进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水桶之中,一边回道:“段堂主回来了就回来了呗,这是好事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不是!许堂主,段堂主回来了,而且,而且还受了重伤,医堂里的多名老医师都束手无策,这才,才派我来请许堂主你过去看看,要是去,去得晚,晚了,恐怕段堂主就真不行了。”小武的前半句说得还算顺畅,但到了最后,又开始喘了起来。

“噗通!”刚泡进水桶不久地白名立马一跃而起,一把揪住小武的衣领,大声喝道:“你说什么?”

“段堂主快不行了,许堂主快随小的过,过去一趟。”小武被白名这一拧,双脚都离了地,不过还好他没吓傻,还能把话给说清楚。

“啪!”白名一把就推开了小武,然后急忙抓起一旁的长袍便套在了身上,也顾不得此时的裤子是湿的了,一边扣扣子一边朝着门外冲了出去。

“许堂主,你慢,慢点,等等小人,段堂主,段堂主他此时不在总坛,而是在第三分堂!”小武一见白名如此性急,顾不得喘气急忙又在后面大声喊了起来。

而等到小武追出门去时,那备好的狸马车已经走远了。

小武还要叫几句,他身旁便有两名同样是伙计打扮的人语气古怪地道:“小武哥,瞧您急的,那赶车的马师傅还能不知道该把许堂主送去哪啊?您老啊,就多休息休息吧!”本来小武也只是医堂内的一个小伙计,但是仆随主贵,一下子就成为了总堂主的贴身管家,这升的速度,简直就比坐火箭还快,自然让这两人嫉妒不已。

小武没有理会这两人酸溜溜的语气,骂道:“去去去,你们懂什么?我这都是为许堂主出力,守好你们的门,出了事由你们是问!”然后小武又重新拦了一辆狸马车,追了上去。

段氏医堂第三分堂是处于旁山镇远离旁山的方向靠近城门处,此处地处较为偏远,因此白名之前并未到过。

白名赶到之时,早就有人候在了门外,虽然白名下了车,那些人也顾不得多客气,只是微微抱了抱拳,就急急将白名领入了一间密室之中。

密室之内,此时至少站了二十个人,年纪全都在三十岁之上,甚至还有几人,都已经超过了五十岁,发须尽白,不过,他们此时个个都愁眉苦脸的。

在这几人身旁,有一位黄袍中年人不停地焦急问着:“几位医师,段堂主的身体到底怎样,你们倒是说句话啊?你们可有何解救之法?”此人是段莫的嫡系心腹,段铁心,乃是段氏医堂创立之时最早的一批人。

“段护卫,按照堂主的脉象来看,应该是中了奇毒,不过,天下之毒何止千万,我们几人一时间的确是看不出来。但是,有我等给段堂主服下的三品解毒灵丹,必定能够护住堂主的心脉,三日之内,不会有生命危险。”其中一名老医师上前解释道。

“那三天之后了?三天之后了?”段铁心有些激火地问道:“你们可能在三日之内寻到解毒之法?”段铁心心急之际,也没乱了分寸,但是在他们心里却是大骂个不停:“一群没用的老家伙,平日里将你们好吃好喝地供着,到了关键的时候却连堂主的一成本事都没有学去,你们怎么不去死?”

“这?段护卫,我等只能尽力而为。不过?”那名医师有些为难地回道,不敢直接作下什么保证。

“那就请各位医师一定多多想想办法。”段铁心表面上和和气气地道,但心里却是把这几人恨得牙痒。

如此这般,那几名医师又聚集到了一起,不断地低声商量了起来,而且还有两人争论辩驳了几句,但最终,争论也都不了了之了。

“段护卫,许代堂主来了!就在密室之外,可否让其进来一见?”就在这时,同样一个护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附在段铁心的耳旁问道。

“他来干什么?一个毛头小子。”段铁心闻言皱了皱眉,但是马上,他便又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一般地道:“既然他来了就放他进来吧,毕竟他也是我们段氏医堂的代堂主。”

有了段铁心的吩咐,那密室的石门顷刻间便打了开。而白名,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段氏医堂的真正暗中能量,心里暗自骇然不已。他自从进了这第三分堂,至少有数十道神识在他的身上扫过去,这也就代表着,段氏医堂之中至少也有数十名元气期的高手,甚至,还有元基期的强者。这种阵容,丝毫不差于旁山镇的三大家族。

白名一进门,只是朝着段铁心微微抱拳示意之后,便轻声开口问道:“段堂主如今怎么样了?可查清了病因?”

“许堂主,你可来了,诸位医师确定了段堂主是中了毒,已经给堂主服下了解毒灵丹,不过由于时间紧急,没能找到毒素的来源。许堂主可有高见?”不得不说,段铁心的为人处世还是相当地老辣,几乎在片刻之间便交待清楚了段莫的病情,而且还给足了白名的面子。

“高见不敢当,既然诸位前辈都已经确诊了,那肯定不会错了。我先在此旁听就是了。”白名客气地回道。

不过,白名话音刚落,一阵讥讽声便响了起来:“一个毛头娃娃顺口打哈哈谁不会?真不知道段堂主是怎么被奸人蒙了心,竟然是看重了他。”

“呵呵,年轻人会学奉承阿谀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在万事面前都能自保,就连七大派也能自由出入,这份本事,你能不服?”那人说完,他身旁的一名老者便反驳道,不过,这语气,却显得十分古怪。

这二人说话声虽小,但是这密室也就这么大,这两句几乎每个人都听到了耳朵里。不过,段铁心并没有站出来,其实他也并不看好白名,至少,在他看来,白名最多也就只是一个暂时被段莫看重的年轻小娃娃而已,或许他在别的地方有长处,但是相比起医术来,那肯定就是,呵呵两个字了。

白名将一切动作都收入了眼底,但他的表情却丝毫不变,也没有出言反击。前世站在了那个高峰的他知道,有些东西,自己有了,也就不怕别人的贬低,至少,医术是不会被他人从自己的脑子里骂走的。

段铁心见到白名镇定自若,而且还微笑地又朝着那些老医师行了一礼,不禁又高看了白名几眼。不过,既然已经把白名放进来了,就不得不让他看一看段莫,显然,在现在这个时候,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救治段莫的机会:“许堂主,既然你已经来了,还请你亲自看一看段堂主的病情吧?”

“是啊是啊!早就听闻许神医的医术惊人,今日也好让老朽等人开开眼界,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段铁心话刚说完,最开始说话的那名老医师又开口了,语气有些揶揄。

“好,承蒙前辈看得起,那我就看看吧!”被人连番侮辱,白名也不是个能忍住气的人,当下便应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