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温文木到手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076字
  • 2016-02-21 16:31:36

时间是正午。

一间酒楼之中,白名和玉烟相对而坐,玉烟早就放下了碗筷,而白名却还在狼吞虎咽,在他的身前还摆放了五个空了的盘子,活生生就像一个饿死鬼投胎。

等白名吃饱喝足之后,便叫了小二将酒菜都收拾了起来,然后再上了一壶茶水,分别倒了两杯。

小二退下之后,白名才拉开了话夹子。只见他猛地灌了一口茶水后,长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被执法阁带走了的?你昨日不是和玉白一起走了吗?还有,你找我是为了?”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究竟要我先回答哪个?”玉烟粉唇一嘟半娇半嗔地回道:“今日早上我去你所在的医堂找你,方知你被执法阁带走了,你也真是的,难道就不能消停一下,一回来就惹事。连剑宗的人都说杀就杀!难怪剑宗那老头要找你麻烦。”玉烟不答反问,并且,还将与玉白之事带了过去。

“没办法啊!”白名长叹了一口气:“别人都骑到头上来了,要还能忍就成孙子了,反正我是没那个习惯。不过,这次若非你和玉白两人,恐怕我真是凶多吉少了,多谢了。”

“知道就好!知道谢谢本姑娘的救命之恩。”玉烟脸上微微带上了傲娇之色,然后,她忽然正色转移了话题道:“这次我找你来,的确是有要事,你还记得我们一同去过的那个元晶强者洞府吗?我从里面得到了一枚储物戒指,戒指里面的东西不少,而且都对我有大用。所以不便分出来,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补偿足够的元石和你需要的东西。说说吧,你想要什么?十万元石之下的东西,我都能给你找来。而且,上次我答应过你的十万金币,今日也会一并给你。”

玉烟轻描淡写一般地说道,仿若十万元石如同无物一般。玉烟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瞥向了白名注视着白名的表情。

好像是出乎了玉烟所料一般,白名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满脸都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白名才有些沙哑地道:“其实,那枚戒指里面的东西,你完全不用告诉我的。我这次陪你出去,完全就是段堂主的吩咐,和你谈不上有什么交易。”

的确,白名完全没有想到玉烟会将此事全盘托出。其实吧,白名从来就没有想过那枚戒指会有自己的什么份,自己能够得到一份金币就是万幸了。

玉烟脸色微微有些愠怒,低声道:“哼,本姑娘才没有你那么财迷。而且,此次出行旁山,你帮了本姑娘的大忙,本姑娘自然要给你一份报酬。”

“这样啊?”白名脸色不变,但眼神却略微有些暗淡,紧接着,他又沉沉地思索了很久之后,才道:“我只要一截温文木再加上那十万金币就足够了,我知道自己的价值,也只值这么多。”

“恩?”玉烟愣住了,睁大了双眼,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你不会是拿本姑娘开玩笑吧?”

是的,温文木这种东西放在旁山镇虽然值钱,但是,相比起十万元石这种巨款,一截温文木简直就不值得一提。白名如此说,未免有些看不起她的意思。

其实,她所不知道的是,白名的心里,此时也微微有些发苦。白名本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总归是交了一个朋友,虽然这交朋友的方式有些不同寻常,但好歹也是一个朋友吧?但是,玉烟开口就是交易,闭口就是报酬的,不知不觉间就触动了白名内心中的一根弦。

不管白名承不承认,李可儿在他心里埋下的那根弦,一直都没有被抽出来。

“东西没有珍贵和不珍贵之分,只有需不需要,我需要,我就觉得值!我不需要,我就觉得一文不值。”白名沙哑地回道,话里面的弦外之音十分明显。

“诶,你到底什么意思嘛?你有话就直说,不要话里藏话好不好?”玉烟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知怎的,玉烟在听到白名那沙哑的声音时,突然有一种感觉。

那是,陌生的感觉,就像是,初次和白名相见时的那种感觉。而这种感觉,是她不想要的,她以前涉世未深,根本就不明白白名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得凭本心做事。

不过,此时她与白名是在酒楼之中,她如此拍桌子,自然引来了无数人的指指点点,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玉烟又只得无奈地坐了下去。

“我只取我需要的报酬,难道这样也不行吗?那戒指是你的,洞府是你寻的,自然归你。”白名神色依旧淡淡,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然后,他突然站起了身,说道:“我需要的报酬已经给你说了,送到我所在的医堂就好了,我还有要事,就先走了。告辞!”

说完,白名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玉烟彻底呆住了,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象过她与白名再次相见会是这样的结果,好像不算不欢而散,也不像老友相见,就像是,真正的两个生意人一般。

“什么人嘛?”白名背影刚消失在门口,玉烟才又嘟囔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真是个,不可理喻的人。”

玉烟一伸手,拆开背后背着的黑色斗笠,盖在了头上,然后扔下几枚金币便急急赶了出去,她在门口左右盘桓了好一阵,都没有发现白名的背影。

顿时,她便有些急了,喃喃道:“难道真生气了?小气鬼!比女人还容易生气!”

……

其实,玉烟不知道,就在街角,一个男子正注视着她离开,望着她的背影,缓缓说道:“你们都是天之娇女,你们有资格心高气傲,你们都以为天下间都只有交易。所以,你们赢了!”

……

白名回到了段氏医堂第三十五分堂后,先是迎来了各位执事的一阵‘嘘寒问暖’,然后小武等人更是对着白名一阵相问,在确定了最终没有任何事之后,方才放白名回到房间里。

白名回房之后,小武又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恭敬地道:“堂主,您还需要些什么?”

白名挥了挥手:“不需要,你先退下吧!”

“是!”小武准备虚掩着门退出去,但是就在这时,白名突然又招了招手,问道:“小武,你过来,我问你几个事。我今日离开之后,那剑宗的几名弟子是怎么处理的?还有,那几名与黄家相通的长老此时又在哪里?”

“回禀堂主,剑宗的那几名弟子已经被关押起来了。今日大早剑宗之人前来讨人,不过因为没有堂主您的吩咐,所以我们就坚持没有给,至于那几个叛徒,则是被段堂主留下的几名暗卫给处理了。许堂主,那些暗卫都是段堂主的心腹,所以没有和您商量,您不要。”小武连忙解释,怕白名有二心。

“不用解释了,既然这样,那你就退下去吧。恩,你最近注意一下,要是旁山镇哪里有温文木,你就买下来,到时候所需要的我补给你!”白名挥了挥手,终于将小武退了下去。然后,白名才躺上了床。

小武自然满口答应,连忙就跑了出去,打听温文木的消息去了。

白名本以为今日能够睡个好觉,但却没有想到,中途又被打断了一次,是有人送东西过来的,是一枚储物袋,里面装有十数万的金币,还有一些亮晶晶的如同石头一般的五彩石头。

白名一看,便知道这是玉烟送来的,他脸色丝毫不变地全部收下,只是心里又暗了数分。不过,当察觉到自己心思有些变化的白名立马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

时间一闪即逝,一晃,便是十数日过去了。

这一日,白名终于是兴高采烈地跑出了门,原来,是他托小武打听的温文木终于是出现了。听到这个好消息,白名连忙直接跑出了门,直奔着此次温文木出现的玉氏拍卖行而去。

最终,有了钱的白名自然是成为了温文木的得主。要知道,就算没有玉烟送来的那些财富,以白名如今段氏医堂代堂主的身份,也不止这点身价。

一拿到温文木的白名便立马驱车回到了段氏医堂第三十五分堂,着手开始配制黑玉膏。而且,配制一份黑玉膏所需要的温文木的量并不是很多,一截温文木足以白名配制许多份,至少,在半年之内,白名是不用为温文木而发愁了。

而黑玉膏一配制出来,白名便又陷入了苦修之中。除了苦修之外,白名如今成为了代堂主,自然要在段氏医堂的总堂坐诊,不过好在旁山镇的人都知道段莫暂时消失了,所以来就诊之人并不多,白名基本上只要一个上午就能够将总堂那边的求诊之人给全部搞定。

而下午,白名也没有闲着,则是急急赶到自己所在的第三十五分堂继续坐诊,如此这般,一日所获得的医徒点虽然少,但平均下来也足足有十点之多。

这么一来,医徒系统内许久未动的因果医徒点又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增长了起来。

六百一十,六百二十,六百三十……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