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对峙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260字
  • 2016-02-14 12:59:11

这一大早,除了白名之外,黄家的人此时也有些慌里慌张地从宅院里赶了出来,黄家的家主黄坤更是亲自带队,一脚将一个年轻人从族里面踢了出来,一边招呼着下人准备马车,一边骂道:“你真是猪脑袋,老子怎么生出来你这么个傻儿子,那段氏医堂是那么好动手的吗?要真这么好动手,段氏医堂能存在这么久?”

“若是在平时也就罢了,你偏偏选在这时候去闹。而且还搭上了剑宗的人,老子真想一巴掌扇了你!”黄坤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的确,自从出了元兽兽潮后七大派来到旁山镇后,旁山镇的三大家族就直接萎了,根本就不敢有以前盛气凌人的气势,平日里小辈出门都是被千叮万嘱的,生怕惹了祸。

要知道,三大家族在旁山镇是庞然大物,但是相比起整个巨海国,那简直就是小儿科。

不过,黄潜的大哥黄海却许久不呆在旁山镇了,刚从剑宗里跑出来,以为自己就可以在这种小镇里耀武扬威了,毕竟,同是七大派的人,那些执法者不会不给剑宗的面子吧。

骂归骂,但还是自己的儿子。因此黄坤也只得早早地就叫上黄家的管家带着家族里面的一堆礼物出了门,直奔执法队所在的执法阁而去。

经过了好一番虚情假意的应付之后,黄家的管家终于是两手空空地回去了。不过,虽然是手空了,但是心情还是少了不少,至少,出了执法阁黄坤是没有骂人了。

这么一番之后,黄坤自然是被执法队中的剑宗的人领了进去,静静地等着执法队的人将白名领来,而且,黄海的数名师兄也过来坐场子来了。

不一会儿,白名便被执法者带进了执法阁,马上就有人在那执法者的耳旁低语了两句。那执法者表情先是一呆,然后便放了人,说道:“既然有师兄出面,那小的就先去处理下一件事了,人就在这里,交给你了。”

“呵呵,萧师弟辛苦了,这是一点小心思,师弟拿去喝点茶。”那执法者刚一转身,就被塞进来一张卡片。而那名叫师兄的人,则是反手一抓白名,向前推进了执法阁。

萧师弟摸了摸腰间的卡片,似笑非笑地道:“有意思,有点意思,旁山镇的段氏医堂的一个堂主,竟然和剑宗作对,这真是新闻,若是你能活着出来,那就更有意思了。”

说完,萧师弟便直接出了执法阁。

白名冷眼将两人的一切都看的明白,听得清楚,一句话也没有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像这种事,这些人能够当着他的面做出来,就不怕他知道,就以为已经吃定了白名。

“不过,若是我白名这么好吃的话,现在肯定连骨头都没剩了。黄家,你等着。”白名心里暗道。

一进执法阁的大堂,白名便看到了那名叫黄师兄的男子和数名中年男子等着自己,在正堂之上,还有一名身披执法袍的老者正襟危坐,表情十分严肃。

“啪!”

白名刚一进门,黄海身后的一名白衣男子便一把抓了上来,将白名向前一推,一脚踢在了白名的膝部,一边骂道:“给我跪下!”

“砰!”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白名身子丝毫未动,那踢白名的白衣男子却是猛地倒飞了出去。感受到自己身子射出去的白衣男子急忙稳了稳身子,在半空中稳稳地落了下来,脸色有些发烫地红着眼望着白名,满眼都是火气。

这一下,他的丑可算是出大了。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再有何动作,那坐在上位的老者便开口说话了:“退下,这里没你动手的份。”说完,那执法老者目光化剑,狠狠地刺向了白名。

虽然那白名男子有错在先,但是毕竟这里是执法阁,最后出了丑执法阁的面子上也过意不去。

白名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骤然精神力压了过来,不过,早有准备的白名却是猛然一正身子,开口道:“难道这便是执法阁的执法之道?不分青红皂白就随意对我动手?”

“哦?”见到在自己的精神威压之下还能站稳并且还能够清楚回话的白名,那老者眼神微微一亮,捋了捋灰白色的胡须之后,站了起来:“你就是许沛?段氏医堂的代堂主?”

“正是!不知阁下有何指教?”白名立直了身子回问道。

“大胆许沛,见了执法长老还不下跪,你真想反了不成?”那黄海立马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你段氏医堂先是草菅人命,将我师弟暗害致死,而后又当众行凶,一连杀害我剑宗两名弟子,甚至,还要对我出手。这些事,当在执法长老的面前,你还敢狡辩不成?”

黄海先声夺人,一连串的黑帽子便扣了过来,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并且,黄海身旁的黄坤也起身抱拳道:“执法长老,犬子所言句句属实,段氏医堂此番所作,的确有失本分,还往长老明察,莫让小人得志。严惩凶手,给七大派和剑宗一个交代啊。”

黑衣老者一听此话,脸色微微一凛,喝问道:“许堂主,黄家主所言可真?你段氏医堂真对剑宗的弟子下了杀手?”

黑衣老者不是剑宗的人,但同是七大派的人,他自然要为七大派说话,不然,若是自家的弟子在旁山镇也受了害,那别派之人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而且,七大派的威严,是绝对不能受损的,在面子之前,什么规矩和禁条都只是浮云。

白名下颌微抬,迎上了老者的目光回道:“我的确是对剑宗的弟子动了手,黄家主的话也不算是错。”

“好!”那黑衣老者立马打断了白名的话,目光一缩道:“男子汉敢作敢当,不拖泥带水。我喜欢,不过既然你承认了你的罪行,那么,你就得受到惩罚,杀人偿命,我以执法阁之名,判你死罪,即刻实行。”

“长老英明!”黄海和黄坤听到这话,心里都乐开了花,本来他们以为还要花一番功夫才能让白名乖乖受服,没想到白名竟然将所有的事都给担在了身上,真是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不过,黄坤却是心里十分不舒服,心想自己的儿子就被这么一个傻子给吓得滚回了家,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这一年自己的儿子在剑宗混的也不怎么样啊?

不过,再一想自己黄家本就不是以武力立足之后,黄坤也就释然了。

“来人,将许沛给我带下去砍了,尸首悬于城门,以示惩戒。”那黑衣长老立马对着门外吩咐道。

“是!”大堂之外立马就有两名执法者走了进来。

“且慢!”白名立马回道:“难道执法长老就不问问我为何对那些人出手?也不问问这些人为何要去段氏医堂?更不问问我为何会这么爽快地就将这些事给承认了下来?”

“不用问了!敢动我剑宗弟子者,必死!”那黑衣老者还未答话,大堂外面便传来一声严肃的老者声。紧接着,一名同样是黑衣素衣打扮的老者走了进来。

一看到此人,黄海和那白衣男子便急忙朝着此人一施礼道:“师父!此人便是杀害师弟等人的凶手,还望师父为我们做主啊!”

“老谷,你也来了,正好,这件事和你剑宗有关,我就不多插手了,不过,执法阁的规矩还是不能乱的,我就在此旁观吧?”上位的黑衣老者也是一拱手。

“多谢了,执法阁的规矩我不管,但是我谷某人的规矩,却是不能乱的,我的门下就算做了错事,也只能由我来管,还轮不到其他人打打杀杀的。把他给我拖下去!”谷姓老者一挥手,径直说道。

门外的两名执法者立马走了进来,没有丝毫犹豫地就将白名给再次锁住了。

“啪嚓!”铁链刚一上身,便被白名给挣了开,然后白名冷冷地看了谷姓老者一眼,说道:“不用你们绑,我自己走。七大派中的剑宗我算是见识到了,真不愧为七大派啊,也不愧为执法阁啊!”

“呵呵,一条命换了三条命,值了,值了!一个段氏医堂换一个剑宗,更值!”白名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朝着门外走了去:“值了,值了!”

“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那谷姓老者一蹙眉,转身问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白名没有回头,径直走了出去。

谷姓老者再欲要多说些什么话,黄海急忙上前打断道:“师父,此人已经疯了,疯言疯语地没什么可信的。师父,此事处理了之后,我们还是去将师弟他们接出来吧?他们此时的遗体还,还被段氏医堂这群人关着啊。”

“什么?”那谷姓老者双目一沉,冷冷地射向了黄海:“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师父,师弟们的遗体还在段氏医堂。”黄海感受到自己师父如同狮子一般暴怒的眼神,一连倒退了数步,长咽了一口口水。

“废物!”

“啪!”黄海虽然后退,但还是被一巴掌扇到了脸上。顿时,黄海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射在了墙上,长喷出一口鲜血。

谷姓老者一巴掌扇完之后,身子快速地闪了出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海儿!”黄坤这才反应过来,心痛地大喊了一声,然后连忙跑到黄海的身旁,将满口鲜血的黄海抱了起来,恨恨地咬了咬嘴唇之后,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那坐在上位的老者则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过了许久才讪笑道:“段氏医堂,从医谷反出去的段莫!谷星子啊,谷星子,你可算是倒霉了,惹上了这么一个煞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