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闯祸!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250字
  • 2017-09-27 18:01:22

“这些事我不想管太多,把他们给我带下去,等段堂主回来之后亲自处理。”白名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朝着一众侍卫说道,然后便回身离开了。

其实,若不是白名一进门便看出了那躺着之人的猫腻,恐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更加不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不过,即使如今白名知道了这一切都只是黄家的阴谋,白名也不好对段氏医堂的人下手,毕竟,他只是代堂主而已,白名不可能真把自己当成是段氏医堂的主事人。

他和段莫没有那么熟,也不想惹那么多的麻烦。

白名离开,小武自然要跟着,白名只是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白名现在需要找一个人好好了解一下情况,小武的口才还不错,白名也就懒得换其他人了。

会到了暂时属于白名的段氏药堂第三十五分堂之后,白名就将小武叫进了房间,然后细细一番询问之后,方才将小武退了出去。

小武离开之后,白名可就头疼了起来。

原来啊,白名已经从旁山镇离开足足有一个多月时间了。而就在白名从旁山镇出发的第十天,不知道出了什么疯,各种高级的元兽频频出没,旁山镇都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元兽偷袭的情况了。

并且,旁山里面的高级元兽更是多不胜数,那些赶往旁山中的佣兵和冒险队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甚至,整个巨海国的一些大城京都,更是遭遇到了大量的元兽兽潮。

这么一来,不管是旁山镇还是各大城池中的元者和普通人都是死伤无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巨海国的七大派自然是坐不住了,急忙派出各种探子出门查探。最后,终于查出了元兽的源头。

妖都,寒江!

这来路是理清楚了,但这个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头疼不已。

寒江,巨海国的人知道。但是,这种庞大的势力整个巨海国都惹不起啊。甚至,就连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七大派的各位长老都和和气气地出了洞府,亲自去寒江灰溜溜地跑了一趟,最后还是被一脚踢了出来。

无奈之下,巨海国的各位巨擘只好向上面发出了求助信,并且,纷纷派出了门派里面的精锐聚集在了旁山镇。甚至,整个巨海国有名有姓的势力都派出了人来到了旁山镇以镇守。

这才有了旁山镇全城戒严一幕,就连进出城门的冒险者也要被盘查一番,生怕有元兽冒称冒险者混入城内,大杀无辜。

如此一来,旁山镇可谓龙蛇混杂,人心各种。当然,旁山镇内的各种冲突也多了不少。不过,七大派的首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刚来旁山镇便下了三大禁令。

第一,禁止所有人强买强卖!

第二,禁止所有人在旁山镇内动手!

第三,禁止奸”***女!

违抗三条中任意之一者,废除修为,逐出师门。七大派共同守护禁令。

这些都是大事情,容不得白名头疼,最让白名头疼的是。此时旁山镇外出修行的家族子弟也回到了旁山镇,在听到段氏医堂的段莫神秘失踪之后,都希望将段氏医堂给吃掉来混一个成绩给家族里面看。

而且,这也是一个向同辈人展示自己才能的好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如今自己门派里面的师兄长辈都在,办起事来更是方便无比。

家族里的支持,那是更不用说的,要人有人,要力有力,要钱有钱。有了这么多的条件,段氏医堂的日子自然不好过,每日里总要被各大家族的少爷请去商量一番,谈谈转让的事情。

说是转让,其实就是在抢,不过好在有七大派禁令在前,这才有了今日段氏医堂被闹一幕。

不过,不知道这些禁令的白名今日却一连闹出了两个人命,不说七大派,就连黄家那里都不好交待。

这整个旁山镇真就是一团乱麻。

头疼,非常的头疼。

白名咧了咧嘴巴,然后又将这次出门的收获细细地理了一番,结果发现,这次虽然去了旁山,最后除了一肚子水,结果连毛都没有得到一根,那玉烟倒还得到了一个储物戒,都还没有来得及分赃就被人追得逃命去了。

想着想着,白名还是只得爬上了床,晕乎乎地睡了一觉。

不过,第二日一早,白名就被人给一阵剧烈的拍门声给惊醒了。最后,门被顶了开。

小武是滚着进到白名的房间里来的,一边滚着,小武一边急声叫道:“许堂主,许堂主,外面有人来抓你了。”

白名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套上外套便皱眉道:“急急咧咧的没个样,大早上的瞎嚷嚷什么?”

小武连滚带爬地来到白名的床前,吓得满脸煞白地道:“许大夫,不,许堂主,大事不好了,外面有执法队强闯进来了,说是你杀了人犯了大事,要把你抓去受罚。”小武一边说着,一连吞了两口口水,又道:“他们,他们进门后都连杀了好几个护卫了,不是开玩笑的。”

“哐当!”

小武的话声刚落,本就打开的门框被一脚踢碎了去,紧接着,四个带刀黑衣侍卫八字排开走了进来,他们四人中领头的一个满脸虬髯的男子一把指向白名,喝问道:“可是段氏医堂的许沛?”

通过指向自己的袖间白名看到了金色的一个执法二字,并且,那人右腰间还别上了一个金牌。

“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执法队了。看起来和电视中也没什么两样啊?”心中这么想着,但嘴里白名还是回道:“在下正是,不知各位大人有何贵干?”

“哼!人对就行了,什么事到了你就知道。给我带走!另外,通知给三队的人,利索点把黄家的人也给我捆过来。”虬髯大汉大骂了一声后,又朝着门边啐了一口后骂骂咧咧地道:“妈的,一个不过鸟窝大的旁山镇怎么这么多破事,整日里就是些鸡毛蒜皮,早知道老子就不下山了,呆在山里面执法还有一壶酒喝。”

说着,几人都朝门外走了去,另外三人则是把白名给捆了起来,并朝着白名问个不停。

“队长,辛苦了。那个许沛还算知趣,我问的事他都招了,这件事可算了了,等回去后砍了就成,你看,我们是去下一家还是吃个饭?”后面跟来一人讨好一般地问道。

虬髯大汉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大骂道:“去吃饭你去买酒啊?去下一家!”

“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的那人急忙一正脸色,然后几人朝着远方隐了去。

小武反应过来后连忙赶向街道时,人已经空了,这一幕急得小武连忙拦了一个狸马车,朝着段氏医堂的总部赶了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