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来者不善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375字
  • 2016-02-05 16:48:27

段氏医堂之内,四名身披绿衫的年轻男子优哉游哉地坐在大堂的椅子之上,双脚向着平日里坐诊的桌子上一搭,慢慢悠悠地喝着茶水。在几名少年身旁,则是两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弯着腰转来转去,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而在几人之旁,则是放了一个担架,用白布盖上了,里面躺着一个人,也看不出是死是活。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我师弟好端端的来你段氏医堂,现在却英年早逝。我只要你赔个几千万金币算是便宜你们了。若是再迟了等我师父来了,可就不止这点价格了。”其中一名少年笑着偏过头道,一副在这里我是大哥的样子。

“几位大人,小的只是段氏医堂的一个伙计,实在是不能做主啊。还望几位大人多等待几日,等段堂主或者是许代堂主回来之后,再给几位答复如何?”那中年男子一阵苦笑地道。

“呵呵,我们都已经等了三日了,还要等多久?难道还要耽搁我师弟入土为安的日子?你们担当地起吗?看来,你们段氏医堂的诚意,还不够啊?是不是要……”那几名年轻人嬉皮笑脸地道,根本就没有半点伤心的样子,似乎那躺着的师弟之死跟他们毫无关系一般。

不过,就在这时,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人打断了少年的话,附身在中年人身旁低语了几句后,又匆忙跑了出去。

而那中年人在听得这话之后,急忙回道:“几位大人,许代堂主已经往这里赶了,到时候便会有定论了。几位大人再稍后片刻,片刻就好。”

中年男子一边抹了抹头上的细汗,一边长舒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眼前这种公子哥,来头大,脾气也不好。最重要的就是这几人都是七大宗的弟子,而在这种大势力面前,莫说是段氏医堂,就算是三大家族,也得靠边站。

而且,这几人分明就是来者不善,一开口就是三千万金币!开什么玩笑,把段氏医堂卖了也不一定值个这么多金币。要不是对方的来头实在太大,恐怕他都直接下命令将这些人给宰了。

“唔,这还差不多。”那几名年轻人纷纷点头。

不过一会儿,白名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几名少年后皱了皱眉,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许代堂主!”几名中年执事急忙赶了出来,然后一边走,一边对着白名一番解释,等到走到大堂的中间,方才说了一个大概。

那几名年轻人看到白名进来先是微微一愣,马上又笑了起来,站起来对着白名点点头道:“看来这位就是许代堂主了,既然你都来了我也不拖泥带水的,我们都是剑宗之人,前几****师弟因为身体出了点小问题,来你段氏医堂医治,最后却被你们给治死了。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叫你的价,随便赔个三四千万金币算是交个朋友。你觉得了?”

这几人一看大白名如此年轻,就起了轻视之心。

“哦?一条人命就只值三四千万金币?不多要点?”白名丝毫没有怯场,上下打量了几人几眼后,平静地道。

白名的身体里还藏着一个成年人的记忆,自然不会被这几句话给吓住。而且,像这种公子哥白名上一世不知道遇到过多少。

“哦?”白名如此回话让对面几人都感到有些意外,他们不禁反问道:“许代堂主是觉得少了?那就再加一千万,凑个五千万吧。”

他们在来之前就算过,整个段氏医堂的总价值也就是五千万左右,虽然白名的话有调戏的嫌疑,但是以他们的身份,也不至于害怕。

“这么一算,那就不多也不少了。”白名自言自语一般地道。

可是,这么一来,可是将那些管事吓坏了,他们连忙凑了上来,一把拉过白名轻声道:“许代堂主,虽然你暂代堂主一职,但是也不能乱做决定,五千万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堂里可拿不出来啊。”

白名神秘地一笑,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并没有直接答话,而是直接走向那被白布盖着的一名年轻人,一手揭过了白布。顿时,便露出了一个满脸煞白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停止了呼吸,他的腰间,还习惯性地别着一把匕首用来防身。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凡人。

白名用手在那人的脖子上探了探,也没有发现血管的跳动。顿时,白名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白名突然目光一凝,猛地从那年轻人的腰间抽出了那把匕首。

电光火石之间,匕首的尖部便狠狠地直刺入那少年的胸膛,深深地陷了进去,只留下一个手柄在外面。

一丝丝暗红色的鲜血缓缓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什么?你在干什么!”看到此幕,在一旁看热闹的几名年轻人顿时就有些慌了,纷纷抽出手中的长剑围了上来。其中三人一人一剑指向了白名,另外一人则是连忙去查看躺在地上的那个‘死人’。

“没干什么,就是确定他到底死了没有,反正都是要出钱的,不确定他死透了,不是亏了吗?”白名平静地拍了拍手。

哒哒哒!

那几名年轻人动手的同时,段氏医堂的护卫也全部出动了,围在了外面,虎视眈眈。

“你!”围着白名的几人顿时脸都青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白名的手竟然会这么狠。

“四师兄,三师兄他现在真的死了!怎么办?”那名查探之人突然惊恐地大叫道。

“该死!”那三名少年顿时脸色大变,剑尖直比白名的脖颈,而就在这时,段氏医堂的护卫也将刀架了过来。

三名少年的修为都未达到元气期,而那些侍卫中修为最高之人都也达到了淬体的巅峰,若真是动起手来,谁占便宜都还不一定。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地人,那名叫四师兄的男子低声狠狠地吼道:“许堂主真有这个信心和我剑宗作对不成?你也未免高看自己了吧?”

一说到剑宗二字,几人的信心顿时倍增,就连声音都大上不少。说完,那四师兄又向前走了两步,提着剑对着白名说道:“今日,本来我们几兄弟只是想求财来的,但是,现在,在场之人,没一个能够逃得脱。我奉劝你一句,乖乖投降则罢,否则,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掉剑宗的追杀。”

“嗤啦!”

那四师兄话音刚落,他便发现,一把匕首的尖部朝着自己的眉心扎了进去,那一刻,皮肉破开和骨头碎裂的声音格外地响。

紧接着,他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而另外几人则是看得有些傻了。因为,此时的白名,竟然又一把将匕首给抽了出来,带出一串鲜血的同时,还带出了一堆白色如同腐乳一般的脑浆。

而先前那四师兄整个身子便木僵一般地倒了下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串冰冷的话语响彻整个大堂:“这里是段氏医堂,不是剑宗。敢闹事者,直接斩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