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最强的元技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492字
  • 2016-01-31 13:59:38

“许沛!”玉烟见到白名被大大的秃龟甲虫给压了下去,大声娇斥道。

一双精美的双目中透漏出浓浓的焦急之色,满脸也有些白。然后,她急忙将手中已经催动好的圆环猛地击了出去,直取秃龟甲虫的头颅而去。

与此同时,玉烟整个人也向前冲了出去,顾不得等元器的攻击落到秃龟甲虫的身上。

“铿锵!”

一声,圆环带着长长的光芒划破了天际,在秃龟甲虫的头上划上了一条弧线,一道长长的伤口顿时生起。

而就在玉烟准备一脚踢开秃龟甲虫之时,身子陡然一紧,然后,她猛然定住了身子,急忙向后急速退了去。

紧接着,不可思议地一幕出现了。

只见秃龟甲虫的身下闪出一阵黑光后,秃龟甲虫庞大的身躯一跃而起,然后像发了疯一般地退了开,如同见了鬼一般。

甚至,秃龟甲虫在退去之后,转身就远远地逃了开,丝毫就没有回头的想法。

“这?”玉烟瞳孔猛地一缩,满是不可思议地望向了秃龟甲虫离开的背影,双眼都陷入了沉思,而等她再看向白名之时,却是发现,白名依旧晕倒在地。

“什么?”玉烟的身子急忙向前一掠,站到了白名身旁,然后用手指搭在了白名的手腕上。

“脉象平稳,并无生命危险,只是,他为何还晕着?难道开始那股力量是他的护命法宝?还是,他的长辈留有一丝元神?”玉烟一边在白名身上下扫视个不停一边喃喃自语。

“许沛?白名?难道?嘶!”玉烟如同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双目中闪过了一阵异样的光芒后,又隐晦的收了回去。

“玉师姐,玉师姐,快过来看看李师姐,她好像快不行了。”玉烟还未来得及多想,玉白在一旁焦急地叫了起来。

玉烟一听这话,顾不得再多想,连忙将白名一把提在了手里,几个起跃跳到了玉白面前,放下白名后急忙将用神识细细查探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玉烟缓缓地舒了一口气,嘀咕道:“一个大男人的竟然这么小气。”虽是这么笑着,但脸上却带出了淡淡的绯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白名的识海之中,白名一脸阴沉地冷喝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是瞒着我的,这因果医徒点什么时候又能够转化为死之力了?”

“主人,我什么都没有瞒你啊,因果医徒点本来就能转化为死之力,当时主人在修炼之时不就已经知道了吗?我以为主人已经知道了死之力还能作用在其他东西的身上,主人也没问,所以就没有过多的解释。”听到白名语气很不好,医灵弱弱地解释道,生怕再惹上白名。

原来,就在刚开始白名被秃龟甲虫压下去的时候,医灵擅自将因果医徒点转化成了死之力,通过白名的身体直接作用到秃龟甲虫的身上,这才吓走了它。

而死之力乃是最为精纯的死亡力量,就算只是白名体内因果医徒点的三分之一不到,也足够让秃龟甲虫吓破胆了。

白名:“……”

医灵满是受了委屈的语气让白名的怒火凶到了一半,又灭了下去。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坏事。”白名随意地摆了摆手,心里却有些乐了起来。

因果医徒点能够转化为死之力打到别人身上,那种滋味儿?嘿嘿,身受过死之力煎熬的白名很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这么想着,白名又傻笑了起来,就像是得到了什么至宝一般,不,应该比得到至宝更让人开心。

“主人,生死体诀之所以没有配备的元技就是因为生死之力本身就是最为厉害的元技,根本不需要其他的技巧和多余的动作来弱化生死之力的本身。”医灵又接着解释道。

白名点了点头,然后便将神识退了出来。回到了身体里面,不过,白名一恢复知觉,便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被人剧烈的摇晃着,让人觉得一阵阵头晕。

这么一来,本想着还继续装晕一会儿的白名扑腾一下子坐了起来,冷冷地瞥了被自己这一下子坐起来吓得急忙退开的玉白一眼。

玉白就好像是没有看到白名的警告一般,兴奋地道:“许大哥,你终于醒了。你快去看看李小姐吧,她还没醒过来。”

“没兴趣!”站起身来的白名转身即走。

不过,白名还没走两步,就被一只黑色的胳膊给挡住了,正是玉烟。

白名定住了脚步,瞪了玉烟一眼,寒声道:“你还要我说几遍,我没空,也不想救人,别来烦我。”说完,白名一把就撩开了玉烟的胳膊,然后继续向前走了几步,找了一块略微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

白名对李可儿没有丝毫的好感,自然不愿意救她。

冰冷的语气再加上寒风呼啸,让的修为达到元气期的玉烟身子都不禁一抖。她好看的眸子眨了眨,若有所思的想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轻步走向前去,解释道:“她有飞行的元器,可以带我们快速地离开这里,旁山这个鬼地方诡异得很,能早出去一日,危险就少一分。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若你实在不想施救,那我也无计可施。”

说完,玉烟转过了身,然后又道:“恩,我也没有劝你的意思,有些事我也不好告诉于你。不管你与她之间有何恩怨,我只能给你说,她也不容易,算是个可怜人。”

然后,玉烟便径直离开了,只留下白名一个人呆在悬崖的边上。

不知怎的,本来心里就有些乱的白名在听到玉烟最后一句话后,内心猛地就是一颤,然后,他急忙站起身,回头想问上一句,但是,玉烟已经走远了。

马上,白名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嘀咕道:“她这种心高气傲之人能有什么可怜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都是她自找的。我才懒得管她了。”

“恩,不过,旁山这个鬼地方我也是呆够了。算了算了,反正她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就例外救她一次吧,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白名恶狠狠地心里想道。

有了决计之后,白名便又走了回去,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枚丹药,塞进了李可儿的嘴巴里,紧接着便又搭上了李可儿的手腕,一丝丝因果医徒点转化为冰凉的力量传入到李可儿的身子里。

不过短短半柱香时间,白名便收回了手,背过了身去。

玉烟红唇欲张相询,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出来,李可儿整个人都已经清醒了过来,只见她一身裹血青衣微微动了动,然后有些苍白的脸上便释放出了两颗黑色的珍珠,正是李可儿睁开了眼。

玉烟连忙上前去,在李可儿的耳旁低语了两声。

“啊?你是?”李可儿满脸不可思议,惊呼道。

“嘘!”玉烟连忙上前用玉指捂住了嘴,然后轻微地摇了摇头。

“这旁山之内有些不太平,我知道你有一件飞行元器,我觉得你我还是早点离开得好。”玉烟立马转移了话题。

“可是?”李可儿犹豫了片刻,又立马答应了下来:“好吧!”

然后,李可儿便放开一方青舟,在元气的催动之下缓缓变大,如同普通船舫大小之后,才招呼白名和玉白等人上了船。

紧接着,那只船舫便凭空而起,朝着远方的天际一掠而去,消失在了茫茫雪山之巅的尽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