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选择!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459字
  • 2016-01-26 12:12:12

看似柔弱丝毫没有元气气息的白名,却在这一刻让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寒。特别是他最后那干净利落地一脚直接将黄家长老的头颅给踢爆的那一幕,更是深深地印入到了诸人的心里。

白名收回了脚,他没敢再把老者复活再杀死。老者至少也是元气中期的修为,这次能够杀死他也是趁着他大意没来得及作丝毫的防护,才让自己趁了一个空隙。

若真是让老者全力之下,白名可不敢保证自己还真能够活着。

白名站起了身,然后有些平静地拍了拍双手,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黄潜。

若不是因为黄潜,这老者也就不会找上自己。而对自己有了杀心之人,白名不会有丝毫的手软。或许,数个月之前的白名的内心还有一些怜悯之心,但是自从经历了李家之事后,白名的心里,早已经如同一个冰窖。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黄潜吓得立刻往后面急退个不停,一双手施展不出丝毫的力气,垂吊而下。一边后退,黄潜一边对着远处大叫道:“来人啊,来人!”

“呼啦呼啦!”

听到黄潜的大叫,漆黑的夜空中顿时又跑来了一队人,不过,这些人一看到黄袍老者的尸体,浑身都是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就想要后退,但是再一看白名走向黄潜,也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快速地将黄潜给围在了身后。其中一名年纪略大一点的人更是沉声道:“阁下,我家少主乃是旁山黄家之人。阁下已经杀了我黄家的一个长老,我家少主也得到了教训,不如此事就如此揭过,如何?”

黄潜一看到这些人到来,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再也不敢嘴硬,急忙保证道:“只要你就此停手,我保证不会找你的麻烦。也不会将今日之事给传出去。”

好面子的黄潜,说不出饶命的话。还有些嘴硬地为自己保留着面子。

白名的脚步丝毫未停,冷冷的目光,如同地狱间的魔神,没有回话,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显然,白名对黄潜起了杀心。现在的白名,只相信死人才不会说谎。

黄钱看到黄家长老惨死,早就惊呆了过去,现在才从惊骇之中醒转过来。此时看到白名走向黄潜,他的脸上一阵复杂的变幻之后,终于忍不住道:“这位大人,他是我兄长,大人可否看在我的面上,就此罢手,如何?”

黄钱其实看到黄潜如此吃瘪,心里痛快得很,但是,他却不敢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黄潜死去。不然,回了黄家,自己本就不好过的日子恐怕就真没法过了。而自己的父亲黄坤更是会追问自己,就算黄潜之死与自己无关,但是,那个人才不会听自己的解释。

听到黄钱的话,白名的脚步终于停下,转头看向了黄钱,又转头看了看黄潜。

看到白名犹豫,黄潜如同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没错没错,我是他的哥哥,我们两兄弟的感情再好不过了。”

黄钱听到黄潜这无耻之极的话,还是点了点头:“他是我兄长,若是可以的话,我请你放过他一次。”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我也无话可说。”白名沙哑的声音响彻四周,然后转身即走。本来,白名就知道黄潜和黄钱的关系,而且还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不和,白名想杀了黄潜也算是间接报了黄钱的恩情。

但是,既然黄钱都亲自求了情,那白名便无话可说了。

说完后,白名转身来到了玉烟的身旁,问道:“你没事吧?”

“还行!”玉烟低低地回了一句,脸上的惊讶之色直到现在才缓缓散了开。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以为如同蝼蚁一般存在的白名,竟然是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她想着,若是这一路来白名想要对自己不利,那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比那黄家的长老好上多少。

但是,玉烟的心里,却对白名没有丝毫的防御之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寒江之底白名推开自己硬生生地受了那些蟹卫一击的缘故。或许,刚才白名在紧急之下霸道的击杀黄家长老这一幕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玉烟最终只能甩了甩头,将所有复杂的心思都给抛了开。

“既然没事,那就走吧!这里可不是很安全。”白名望了望黄潜,满眼都是冷光。然后,转身和玉烟就走向了远处。

黄潜浑身都是一个哆嗦,但还是只能陪着笑脸。

“两位,额!等等,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出去?”白名和玉烟刚走没几步,后面便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玉烟和白名同时回头,却是看到一个白衣男子有些腼腆地摸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和他们也不是很熟,只是在这旁山之中遇到了而已。但是我又找不到出去的路,所以,你们能不能带上我?”

说话之人是玉白,是五人之中唯一一个不以颜色为开头的名字。而且,他说这些话,完全就如同自来熟一般。

“你是?”白名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玉白,声音有些冷,他可不习惯带上一个陌生人。

“大哥你好,我叫玉白,白玉的玉,白玉的白。我家就在旁山镇。”玉白一脸人畜无害地回道,看起来就像一个二愣子一般。

但是,越是像这样,白名心里就越是抵触,在前世,他不知道看到过多少笑面藏刀的笑面虎,他们的表情和这玉白,也有大几分的相似。

“大哥不拒绝我就当大哥你是同意了啊。”白名只是犹豫了片刻,玉白便自顾自地笑着回了一句,然后急忙跟了上去。

白名:“……”

其实,白名心里很想说上一句:“你他么的真就不怕我么?”

……

白名和玉烟离开之后,黄潜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起来。然后,他朝着四周扫了一眼,满脸寒意地道:“今日之事,若是再有多一个人知道的话,我送你们所有人去地府喝茶。”

他今天这个脸算是丢大了,若是这些传闻都传回到旁山镇的话,恐怕他会成为旁山镇内一时的笑话。而且,在家族之内,他的地位也会有一定的波动。

黄潜这么直接的威胁顿时让黑鼠等人不干了:“黄潜,你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刚刚还是黄钱救了你。况且,若是他们把这件事透漏出去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我还真要谢谢我的好弟弟了。”黄潜咬着牙恨恨地道:“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讲道理,你们只能祈祷他们不是个多嘴之人。不然,呵呵。”

“我们走!”黄潜说完,不待黑鼠等人回话,便径直带人离开了。今日装逼撞到了铁板上,他也没有丝毫的面子再多停留了。

“他么的你早晚会为你的嚣张付出代价!”黑鼠在身后压低了声音诅骂道。“黄老二,他的话你不用放在心里去。早晚会有人收拾他。”

“大哥,玉白也先走了,我们该怎么办?”青团急忙转移了话题。

“还能怎么办,赶快吃了东西找路回去。黄潜都跑进旁山了,谁知道旁山镇内的那些衙内有没有人再跑进来。我可不想和他们遇上,那几个人比黄潜更加疯子。”黑鼠破口大骂,然后拿起地上有些凉了的兽肉就开始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