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诡异!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288字
  • 2016-01-18 22:27:17

旁山,高约千丈,顶端云烟缭绕,白雪皑皑。旁山虽然不算很高,但长度却是极为恐怖,甚至都没有人具体地测量过。

陈老三等人远远地跟在了白名等人的后面,根本没有胆子跟上来。等跟了一段距离之后,陈老三一行人便看到了一个简陋的被劈出来的山洞,也正是那设定好的医疗基地的位置,然后便带着人快速离开。

像这种基地,一般都会选择比较矮的位置,而一般的冒险队伍,会在受伤或者是中毒的时候,这里便成了进行紧急治疗和休息之地。一般来说,每个冒险队都会有一名随行医师的,这样才能将损失降低到最小,但是这随行医师实在太少,所以也才有了这医疗基地的由来,一般,都是两三个冒险队公用一个医疗基地。

而另一边,白名和玉烟等人已经早就来到了靠近旁山顶端的刚好被积雪覆盖之地,然后找了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扎好了营,紧接着,那段凌一行人便快速地找了一大堆木柴快速地升起了火。

此时的白名,正不断地用厚厚地棉衣裹了裹身子,以降低外界冰冷的侵袭。就算是他的身体已经淬炼到了一定的火候,但还没有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

“你到底是叫名还是叫许沛?”一路行来,‘玉烟’便一直注意着白名,此时不禁开口问道。

段凌看到玉烟竟然是起先开了口,脸上闪过丝丝的愕然。而白名,则是漫不经心地道:“‘玉烟’小姐的来历我从都没问,我难道还要提前给小姐打个报告的么?”

‘玉烟’吃了一个瘪,用手摸了摸自己怀里的狸猫,也就没有再说话了,似是不在意白名的语气。而她的表情也被白色的斗笠给挡住了,看不出她是不是真的不在意。

不过,听到白名语气有些不太对的段凌急忙开口保证道:“许医师,这次掌柜的请医师前来就只是负责疗疗伤而已,并不会将公子置于危险之地,而且,我们几个人也早就有了默契,是绝对不会让公子受任何伤害的。”

白名听到这话,脸上一阵失笑:“段大哥误会了,我没有你想的那种意思,也更没有怪罪段神医的意思。”说完,白名继续把目光继续瞥向‘玉烟’。他总是隐隐觉得,这玉烟来这旁山的目的,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这时候,‘玉烟’就像是哑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和白名再说一句话。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直到五分钟后,段凌递过手中烤好的一块干肉给白名之后,方才打破了这个尴尬。

白名道了一声谢,然后咬了一口,不过并没有吃出自己想象中的味道。但白名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变,而正在这时,一声焦急的声音从山下传了上来。

“队长,队长,出事了!”声音先到,紧接着有一个人便从树林之间穿了出来,有些气喘吁吁地道。

众人听到这话,脸色尽皆微微一凝,段凌急忙道:“黑子,别急,慢慢说。”

“呼!呼!”那名叫黑子之人长出了两口气之后,急忙道:“队长,我在山下就发现了一只一级的元兽!这不对劲啊,按理来说,在这个地段是应该没有元兽存在的啊,而且,我还发现这个地段的猛兽,一只猛兽都没了!”

段凌一听,脸色即刻大变,一把将手中的肉串全都放在了地下,沉声道:“那一级元兽是什么等阶?初阶还是高阶,或者是巅峰?”

一级的元兽,那可是可以一般元气境强者都奈何不了的存在,而且,若是一级巅峰的元兽,更是能够对抗元气后期的存在。不过,元兽虽然暴戾异常,但头脑却十分简单,要真遇上元气后期的存在,那也是必死无疑的。甚至一般的一级元兽都能被淬体境巅峰之人轮攻而死!

“那元兽的级别虽然是一级初阶,但却是攻击力十分强悍的冰虎!冰虎发出的冰锥,就算是一般的一级中阶元兽也媲美不过的。”那人又急着解释道:“而且,此地的猛兽都没了,恐怕,恐怕是被某些东西给全部吃了啊!”

猛兽,也就是相当于人类淬体境的存在,皮糙肉厚,但还没有产生元气。而一旦产生了元气,就称之为元兽了。

说到最后,那人浑身直打一个哆嗦,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

段凌听完,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早早离开是最好的决策,如果此次只是段凌自己前来,段凌肯定是毫不犹豫地就做出这个决定。但是,段凌这次的主要任务,乃是护送‘玉烟’小姐啊,因此,想了一圈后,段凌有些犹豫地问道:“玉烟小姐,你看?这旁山最近有些不对劲啊?”

玉烟脸色朦胧,看不出真假,不过她冷冰冰的语气却显得毋庸置疑:“我这次来这里,是要拿药救人的!你们要觉得危险,就先走吧。我是肯定不会走的。”

“玉烟小姐你误会了,我是绝对没有想走的意思的。我只是想,要不我们下山整顿一段时间再上山来,您看?这山上的确是有些诡异啊!”段凌脸上一阵阵抽搐。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了旁山是恐怕是出现了什么高级别的元兽了,不然,那些一级元兽也不会跑到这种地方来。要知道,此地可是离旁山山脚才不过半日的路程都不到啊。要是再深入,还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玉烟竟然还看不懂形势,要玉烟是一般人,他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但是,他不敢。

“原来段神医的手下就这点儿胆量!”玉烟立身而起,冷冰冰地丢了一句后,便走了出去,背对着段凌,远远地凝望了起来。

“妈。的!”段凌心里骂了一句,强行压下内心里的狂躁和愤怒,陪着笑脸道:“既然玉烟小姐想要留下,那就留下吧。”然后,段凌回过头,对着那正烤着肉的几人大喝道:“吃!吃你妹啊吃,就知道吃,都给我放机灵点,今天晚上,四人一轮哨,有谁敢偷懒,我宰了你们。”

“是!队长!”那些人被段凌这话吓得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吩咐完了之后,段凌才回过身,远远地瞥了一眼玉烟和不说话的白名,心里又大骂了起来:妈。的,老子的运气真是背,一个天然冷,一个天然愣!

在这里遇上一级元兽,按理来说正是他们寻找猎杀的对象,更是代表着一笔不菲的财富,但是此时,段凌脸上却丝毫都乐不起来。

白名多望了那‘玉烟’一眼,有些好奇她为何对其他人都是如此冷冰冰的,反倒是对自己不一样,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猫腻?

“啪嚓!啪嚓!”炙热的温度将那还没有来得及干的生木烤的一节一节地炸裂而开。然后,便迎来了深深的夜幕。

深夜之时。

六个帐篷立在一块平地之上,每个帐篷里都有一堆火盆在取着暖,白名正要入睡,却是发现帐篷一下子被人给掀开了。紧接着,一黑衣女子从外面快速潜了进来,然后,一把就扭住了白名的头,另一只手捂住了白名的嘴巴,然后,轻轻地道:“嘘!”

白名不用想也知道这声音只可能来自于玉烟了,不过白名实在看不懂那玉烟到底有什么打算,她的性情在人前人后,实在是差距太大了些。

“你别说话,你听我说,明日里,我会提出来分开行动,你和我一组,听明白了吗?”玉烟轻声吩咐道。

“凭什么?我来此地,只负责治疗伤势。”白名一边说着,一边猛地一挣扎,紧接着,便很快地就从玉烟的控制之下脱了身。

“凭我给你……!”玉烟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都僵住了,如遭雷击一般,然后,她瞳孔猛地一缩,惊恐地指了指白名:“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办法让她不惊恐,要知道,她看白名绝对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但是,却能够一下子爆发出巨力挣脱自己。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白名隐藏了修为,更可能,比自己还要高。

这种急剧的落差感,更是让玉烟一下子接受不过来。

“我说了,我只是一名医师,不管你要去干嘛,我都不会和你一起去的。我这个人,更珍惜命!知道了吗?“白名丝毫没有注意玉烟已经变了的语气,恶狠狠地道,与此同时,脸上闪过一丝肉疼的跳动。

那都是钱啊,就被自己这么地拒绝了。白名如此想到。

白名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这么贪财,甚至比曲儿还要贪财!

“知道了知道了!”玉烟后背一阵阵发凉,甚至他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冷飕飕的,忙不迭地点头。不过紧接着玉烟又保持住了冷静,在看到了白名那肉跳的动作眸子微微一缩,沉声道:“好啊你!竟然敢吓我,看我之后不教训你!”

虽然不知道白名为何有那么大的力气,但是从白名一系列的动作可以看出,白名绝对不是什么前辈高人,至少,在她的了解中,没有什么前辈高人愿意在一个小小的灵兽堂里当兽医的。

白名眸子一扬,很认真地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是绝对不会跟着你做任何事的!相比起钱来说,我更加惜命!”

白名虽然这么说,但也是违心之极。

玉烟正欲要反驳呵斥白名几句,然后又准备从怀里取出那张黑色卡片,以诱惑白名之时,虚空中却传来了一声长长地惨叫:“啊!~~”

长长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旁山之顶,却代表了一个人的死亡,那却是他生命里最后一次呐喊。

“砰!~”紧接着,天空中传来一声剧烈地碰撞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