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炼体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848字
  • 2016-01-12 11:12:40

白名快步离开了,消失在被月光洒成了银白色的天地之间。

而看到白名的背影,先前已经消失的段莫再次出现在了阁楼上,远远地俯视着那个小小的背影,嘴里啷啷:“今天的我还真是奇怪,不过,只有等你体会到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才会安心的平凡下来。”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大早,白名便收到了一本厚厚的关于炼体的秘籍“金刚诀!”这是段莫派人送过来的。而白名则是在获得了这本炼体的秘籍之后,又苦苦地琢磨研读了起来。

然后,趁着累了的时候,白名便会带上人皮面具,混入到人群中,然后去旁山镇各大坊市和拍卖行,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适合自己的药材。

段莫给白名的那张卡片上的金币,竟然是高达了一万之多!

而白名这一个月以来拿到的工钱,也不过仅仅是十个金币。但就是这十个金币,却是羡煞了不知道多少药堂里的伙计和管事。

这么一来,白名对段莫的好感和戒心又略微增加了不少。不过,他目前要做的并不是考虑段莫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其他的心思,而是,专心寻找药材,然后,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雷元珠。

雷元珠。是一些散修会选择在雷电之夜,放置一些聚电的玉珠,然后在雷电劈下之后,一夜能够有那么一两个没有被强横的雷电之力给摧毁的玉珠,而这种玉珠之内蕴含的雷电之力,对一些含有雷属性之人修炼大有用途,价格不菲!

不过,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些稀少,就算是偶尔出现了那么一两颗,也都会马上被人花费大价钱一购而空,这种东西,不论是囤积着还是交易出去,都是绝对不是贬值的。白名转了好几天,把一个古方中的药方都给配齐了后,竟然都还没有找到雷元珠。

有些郁闷的白名,回到了段氏灵兽堂分堂中,发起了愁。

现在,修炼的功法他有了,而那炼体之用淬体液也被白名给弄出来了。因为选择炼体之人实在太少,所以,那淬体液的制作也极为简单,只是,寻找药材要花费的代价本就要少一些。

而且白名从医徒系统中得到的那张古方不需要用到任何的灵药,恐怕就算好几个月,白名也不一定能够把这‘淬体液’配制出来。

三个条件满足了两个,而最后一个,却依旧遥遥无期,让白名的确有些大失所望。不过,却正好让白名好好的准备一番。因为,就算三个条件全部满足之后,白名也要将自己的身体给略微打磨一番,毕竟,一个不经过任何元气淬炼的普通人,又如何能够经历得住哪雷电之力的侵袭?

其实,这炼体和淬体境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淬体境是通过一些药力充沛精血,从而反哺到肉身使之强大。而炼体,则是选择用外力强行作用于肉身,通过不断地打磨,强行地提升肉身的忍耐力和适应力,让体质慢慢变强。

自然,有人会问,那为何炼体士为何不选择一开始从淬体境开始?废话,若是能够精血形成循环反哺肉身,谁还会苦苦地选择受虐成为一个炼体士?还不如直接炼精化气,踏入元气境来得快,也不用受虐。

于是,白名一边开始搜罗雷元珠,一边磨练肉身之旅开始了。每天,白名都会和段氏灵兽堂内的伙计一般,不断地搬运着东西。然后,还会有规律地进行跑步,做俯卧撑等基本动作来强化自己的肉身。

不是白名不愿意找一套适合的拳法,而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炼体拳法。最为重要的事,在炼体未成之前,任何拳法都发挥不出来它所有的威力。

时间缓缓过去,又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经过两个月的锻炼,白名的身子明显是壮了一大圈,就连身高,也略微拔高了不少。现在的他,也不再是灵兽堂的伙计了,而是因为表现良好被升值灵兽堂的一名小管事,可以从苦力之中脱离出来。

而且,这两个月,白名完全从坐诊之中歇息了下来,专心收购雷元珠,以及收购炼体所需要的药材!

经过两个月的收购,药材倒是收购得差不多齐了,但这雷元珠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让白名郁闷了好久,差点就想亲自去坊市摆一个摊位收购雷元珠了,不过想了想,白名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若是这样做的话,那么段莫肯定会选择将自己目前所有的待遇都给收回去。

这又是一个晚上,白名望着自己明显是胖了有一圈的手臂和身前已经配齐了三四份的淬体液发起了呆。然后,白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古怪的想法。

自己没有丹田,要是死之力充斥到自己的体内,会造成什么效果?我对死之力的耐力是多少?若是多了会不会直接死去?应该不会吧,实在不行,自己还能够用医徒点自救。

要不,试试?

真要等雷元珠的话,恐怕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于是,等得有些不耐烦的白名脑子一发热,换了大概有五十点医徒点储存在了医徒系统中后,然后,默默说了一句。

“将一点医徒点化为死之力释放出来!”

“嘀!系统收到主人的要求,死之力转化完毕!”

顿时,白名便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均匀地传来一阵阵的阴寒之力,不断地侵蚀着自己的骨肉,有一丝丝冰冷,又有一丝丝痒和麻。

“噗通!”这种感觉一升起,白名急忙一个猛子扎进了一旁准备好了的淬体液中,然后盘膝坐了下来,然后按照‘生死体诀’的法门,准备关闭自己的神识。

但是,白名并没有感觉到体内有丝毫的疼痛感传来,然后,是由淬体液传来了淡淡的灼热的感觉,似乎,有一些能量正在修复自己的身体一般。

白名:“……”

这简直就是在养伤,这哪是在炼体啊!

“转化十点死之力!”

“轰!”

顿时,白名觉得一股强烈的冰寒和剧痛朝着自己传来,似乎,某个可怕的东西即将要吞噬掉自己的灵魂,甚至,吸干自己的血肉一般。

这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白名便觉得自己要死了!

但是,就在下一刻,白名便觉得,那股巨力便一下子消散而开。先前还是一只洪荒巨兽的它们,一瞬间竟然是变成了可爱的小绵羊。

一股熟悉的,软绵绵的火辣力量,正以一种刚好达到自己承受力极限的破坏力割刮着自己的血肉和灵魂,与此同时,又有一股清爽的凉气,正不断地修补着自己的血肉和灵魂……

与此同时,那‘生死体诀’的第一层,如同是被自己熟悉了无数遍一般,竟然是自行运转了起来,而且,白名还能够感觉到自己泡着的‘淬体液’中的能量,一时间也如同暴躁的洪水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了一般,一拥而入,不断地修复着自己的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每一片骨肉……

不断破碎,不断重生,不断地被一股火辣辣地能量撕扯,又被一股极为清凉和暴躁的能量将刚撕扯完的伤口又缝合了起来,剩下的,便只是一圈圈的难受与舒适相交和的感觉。

每一次破碎和重生,都代表着一次强化,而无数次强化之后,便会产生质变,如同涅槃。一旦涅槃之后,那种爆发,便能够使得天地,都为之颤抖,使得神灵,都为之匍匐。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名感觉自己的体质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临界点一般,无论再如何提升,都无法再强化一步。而自己,虽然觉得自己的精神被这一下如同地狱,一下又如同天堂的无数次落差感折磨得很累,但是,白名却感受到了自己慢慢成长的力量,以及,希望力量变得更强的心。

那是一种渴求,一种渴望!

“再转化五十点死之力,全部转化为医徒点!然后,再转化为死之力,作用在我的身上!”厢房之内,少年嘶吼道。

“轰!”少年如同掉下了深渊,那灵魂的撕裂感,一下剧烈了不少,而与此同时,那清凉的感觉,也强化了许多倍,似乎,不管自己的灵魂如何被拉扯,都无法真正的使之破碎,这似乎成为了一种本能。

一种强大,逆天,却辛酸的本能。

因为,少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死了多少次,或者是有多少次在生死之间徘徊,最后又为何,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