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强者之路3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442字
  • 2016-01-10 11:26:24

当日夜晚,一个装货的小厮被一个段氏药堂的伙计引进了段氏药堂,然后,又走出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举着马车里面的大箱子走进了段氏药堂之内,很自然,很平静。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工夫,那小厮被引到了段氏医堂之后的院子之内,登上了石制阶梯,上了大概有一两百米之后,来到了一处吊脚楼之上。

这时,正巧天上又挂上了一轮远远的明月,一个月,正好一个轮回,让那明月重新填上的缺了的角。

那小厮缓缓步行到一个段莫的身前,坐了下来。而正好,一个少女正好斟了两杯酒,然后被段莫挥手打发了下去。段莫笑着开口道:“白公子在灵兽堂过得还算好吧?”

自己借用白名的煞星之名,巧妙地逃脱了黄家的为难,让段莫的心情十分之好。而这一个月,自己对白名一直都以礼相待,也并没有发生如同白名在李家一样的损失,而且,白名在医术上的造诣还颇为不弱,因此,段莫觉得自己的这个交易,真是值了。

而且,有时候段莫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该找一个弟子将自己的医术传下去了……

“托段神医的福,在下并没有被人为难。在下多谢段神医的厚待之恩。”白名是聪明人,所以对段莫也显得十分客气。

“呵呵,白公子有过人的医术,帮了我不少的忙,又岂有人会寻公子的麻烦。现在我在段氏药堂之内,都还被人问起柳医师的去向了。”段莫淡淡地笑道。

白名想起半月前自己坐诊九天时的遭遇,白名的嘴角也微微一撇。在自己的手下,的确是有不少的人恢复了自己的伤势。而且还有一些难治垂死的重伤。

但是,能够有人还记得自己,白名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成就感的。不过马上,白名便将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都压了下去,问道:“段神医,在下今日前来,是有一事请教。不知段神医可知道炼体士一说?”

“炼体士?”段莫一听到这三个字,瞳孔微微一缩,脸色也微微一变,显得有些恐惧。然后,他急忙用舌头舔了舔嘴,继续道:“原来柳公子也知道了炼体士的存在,不过,我还是要好心劝公子一句,千万不要心存侥幸,想成为炼体士。”

想起自己当年在得知丹田移位而无法修炼之后,自己也曾打过成为一名炼体士主意的遭遇,段莫的脸上就闪过了一阵阵的煞白。似乎,那段遭遇,就算是现在的他回忆起来,也是觉得无比的恐慌吓畏惧。

白名脸色微微一凝,继续问道:“段神医知道?那可否给在下说上一说?”

“罢了罢了!”段莫想了想,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之后,才缓缓道:“若是我不告诉于公子,恐怕公子也会另寻他途去打听关于炼体士的传闻。不过,我还是要提前提醒一下公子,若是没有必要,千万不要去尝试炼体之法。”

然后,段莫眸子闪了闪,微微一眯,站起身来面对着明月,背对着白名缓缓开口道:“当年,我也和你一般,在发现无法修炼之后,通过查询各种秘籍,得到了关于炼体士的传闻。并且,在师尊的告诫之下,还是执拗地选择了尝试炼体之法。但是!但是!咕噜!”

说到这,段莫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但是,一向自以为能够吃苦忍耐的我,最后也没能够坚持过三天,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那可是比抽筋刮骨还要疼的痛啊,那简直是自己对自己的折磨!”

咯噔咯噔!

段莫又打了几个哆嗦,声音显得十分幽远,似乎又想起了那端可怕往事一般,觉得那时候的自己,也是太年轻,太过于理想化了。

白名身子一怔,缓缓地思索了半晌后,还是没有逼问,反而叹道:“若是段神医不愿提起当年的往事,那就当我没问吧。”

只是,白名虽然这么说,但又哪里会真的就这么放弃这唯一的一条路?自己坚持摸索了那么久,一个月的苦读和寂寞,又岂是一般能够轻易踏入修炼之途之人能够了解的。

更重要的是,有一个执念,不管白名承认不承认,它一直在影响在白名。

那,可是刻入到了骨子里的执念。

但,他们丹田完好,道宫依在,并不需要像自己这般,在满是绝壁的悬崖之下,苦苦仰望和摸索。

“呵呵!”段莫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转过身,正好碰上了白名坚定的眸子,笑了笑道:“公子莫急,这炼体士的传闻也不是什么秘辛,只不过,当年我也如同你这般执着过,所以,看见你便觉得看到了当年的我自己,略有感慨而已。”

“要成为一名炼体士,需要三个条件!第一,炼体之法,正确的炼体之法。第二,要有足够的外力,足够让自己每一次都突破到肉身极限的外力。第三,足够的灵草配制而成的恢复肉身的药液,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在突破到肉身极限之后,不会因为虚弱而死去。”

“这炼体之法倒是非常容易寻得,因为很久都没有人会选择炼体,所以便成了一文不值的废物,在随便一家书铺之中便可寻得。我药堂之内,也搜寻了有不少。而这灵草配制的药液方子,对于你我来说都不是太过于珍贵。”

“只是,那足够让自己突破到极限的外力和那足够的灵草,才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那外力,不能是暴躁的元力,也不能是像水流和烈火一般的巨力,而是必须要是能够直接透骨,均匀穿透全身的力量。所以,不用我说,你恐怕也知道这是什么了吧?那就是雷电之力!”

“但是,这雷电之力实在太过于霸道,而且也并不持久。在这旁山镇,可是寻不到那么一个好的炼体外力。至于那些灵草,则更是珍贵异常,早就被无数的强者搜刮而去,又岂能剩下给人配制炼体的药液?”

“好吧,就算你有足够的缘分,能够找到这以上三个条件,那你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因为,每一道雷电之力,都带着强横的破坏力和充斥力,你在被劈中之时,甚至能够感到那爆发之力在一寸一寸地吞噬你的骨肉,燃烧着你的精血,甚至,一口一口地吞噬着你的灵魂。”

“你一动都不能动,一声也不能喊,因为,你全身麻痹,还能知道你浑身都裂了开,你能够感觉到你皮肉炸开后,在自己身上滚落的粘稠的鲜血,和那一点又一点被吞噬了的灵魂……”

似是说到了兴头上,段莫竟然是一点一点地把炼体之时的那种恐怖的感觉,都如同一幅画面一般的成列了出来。这种感觉,若不是亲身经历,是绝对无法形容到这么仔细的。

白名听完,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他的心里,也在剧烈地挣扎了起来。过了半晌,他才站起身向着段莫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段神医如实相告!”

“咕噜咕噜!”段莫猛地摆了摆头,而他脖子上的冷汗,都随着这一阵阵的摆头而被甩了出去。紧接着,他扶起了白名,劝道:“柳公子,修炼一途,看似美妙,但其实,能够享受的,却不比普通人的百年多上多少。”

“强者之路,勾心斗角。一路路的枯骨,才能够成就一个人的成功。而那种激烈的争斗之中,一个人失去的东西,会有很多很多。一路走去,不知道有多少天赋惊人的天才,会在这条路上,很早的死去。又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俏丽佳人,在短短数年之内,香消玉殒。甚至,比一般的普通人的寿命都要短,短得可怜。”

“你别看那李家小姐如今声名大震,但是只要在踏上强者之路上一步踏错,便是她的死期!这种先例,以前也并不是没有过。而旁山镇内那些看似辛苦的成群结队去外捕杀元兽的散修,却依然有他们的乐趣,在修炼之余,一杯老酒,一群老友,就足够他们吹嘘一辈子了。”

“其实,做一个普通人的快乐,就不见得要比做一个强者的快乐少。”

段莫缓缓叹道,仿佛这一句话,道尽了一个人的一生,又像是宣判了无数人的宿命一般。

白名抬起头,想了想,然后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段莫的身旁,凝着目光,望向那明月,内心里充斥着渴望。轻声道:“但是,这些人,至少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知道自己因何而死。不是么?”

“你!”段莫解释了很久,却没想到最终只等来白名的这么一句话,他嘴角不禁一阵阵的抽搐,其实,经过一个月的接触,他的确是看上了这个有些落寞但执着无比的少年。

因为,他曾经与白名,也并无区别。而且,白名的遭遇,要比他还要孤寂得多,毕竟,自己遇上了一个好师父。而段莫,也很想学自己已经故去的师父那般,在自己的暮年,寻一个弟子,将自己的一身本事传下去……

但是现在,段莫却犹豫了,他发现,自己一辈子悟出来的道理,都没能够改变一个少年执着而执拗的心。

“唉!”段莫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卡片,道:“我其他的帮不上你,但这里有我的一些积蓄,便送与你,希望你能够成功吧。”

白名转身,凝住了脸上的表情,不解问道:“为什么给我?”

“你就当我是脑子被驴踢了,也可以当做是我欣赏你,也可以看做是我的可怜和怜悯。也可以看做我希望你死的催命符!”段莫直直地对着白名,大声道。

然后,他疾步转过身,离开了阁楼,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沙哑:“你也可以看做是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而在你的身上撒下的一点赌注,希望,当年那个少年没能够成功的那一步,借着你的身子完成。”

“其实,那个梦,那份少年,那份辛酸,每一个少年一直都不会忘,不会忘……”段莫的声音变成了远远飘来的喃喃,越来越低,与空中飘来的清风撞击到了一起,然后慢慢地稀释,慢慢地变淡。

明月洒下,一夜如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