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繁华落幕!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340字
  • 2016-01-05 12:44:24

这一日,旁山镇发生了一件大事和一件小事。

大事就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李家消失将近八个月的二长老李慕白,在一月之后突然回来,又在进入突然含恨冲出了旁山镇。

小事便是,李家族长李浩宇亲自对着族内之人宣布,李可儿与白名的婚约自今日起解除,日后,白名,与李家再也毫无关系。

这两则消息,如同潮水一般滚入到旁山镇内的各大势力。不过,两则消息相比之下,显然有关白名的消息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因为,这婚约会解除本就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

背影有些落寞的白名,呆呆地伫立在一处十字街角,宽约三十多米的由青石板镶嵌而成的两条街道汇合在白名的脚下,白名的眸子有些发暗,虽是遥遥望着远方,但眼神却变得十分地空洞。

烈日当中,十字街头,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人是流动的,时间也是会运转的。不过,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或者是交集。

陌生的景物,陌生的大街,陌生的人,甚至,就连自己的记忆都是那么的陌生。

有时候,白名会在一处街角停下,然后扫一眼确定一下自己的方向。

有时候,白名会在一处铺子前面听一下,扫一扫四周,看能够唤醒自己的记忆。

有时候,白名会选择在一处跨有数百米宽的拱形桥头上伫立一会儿,遥遥望望流水末路,看是否能够看清楚远方,找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但不论在哪里停下,白名都没有找出一丝觉得熟悉的地方,也没有遇见熟悉他的人。

陌生的整个世界。

这是白名第一次,茫然了起来。

……

三四个时辰过去,已经足以让正午的太阳运转到山的远方落下,换以深深的夜幕。夜色之下的旁山镇比白日里更加热闹,车水马龙的人流,璀璨耀眼的各色灯火,一些摆出小摊儿的农家人,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粉头……

此时,白名正矗立在靠近河流边的石琅上,倒椅靠着,望着吵闹的大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白名重重地咬了咬嘴唇,低声沉吟道:“人活着,忘记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记住些什么!从今日后的一切,自己一定要牢牢记住,再也不能忘!”

白名话语刚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开,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有些喘气的叫声:“白公子,白公子,请留步!嗨!嗨!”

白名本能以为那人并不是叫自己,毕竟,这么久以来,就没有人叫过自己,而且,姓白之人,这世上又不是独此一家。因此,白名并没有停下脚步。

看到白名再次移动脚步,后面之人马上又冲了上来。直接一个转身,站在了白名的身前,然后弯下了腰,手撑在膝盖之上,又开始喘了起来。“白公子,请留步!”

白名停下脚步,疑惑地扫了一眼眼前之人。此人明显就是一个伙计打扮的少年郎,戴着一顶蓝色软帽,双手上的袖子倒挽在了肘部。

“你是?”白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嗨!咳!白公子,我是段氏药堂的伙计,我家掌柜打听到白公子在这里,特意派我来的。”那伙计咳了咳,方才将气息给捋顺少许,然后慌张的解释道,生怕白名再离开。

“找我?你家掌柜是?”白名的眼神一阵阵迷茫。

那伙计拉下一只手的袖子擦了擦汗,然后在脸颊旁一边扇着风一边道:“我家掌柜是段氏药堂的段凝段掌柜!”

白名在记忆深处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与此人相关的信息,然后不确定地道:“我和段掌柜认识?”

“不是!不认识。”那伙计急忙答道,然后嘴角一咧,笑道:“不过我家段莫段神医早就听闻白公子医术了得,想要与公子讨教讨教医术,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今日,今日听闻!额!”那伙计说到这顿住了,急忙改口道:“今日知道了白公子的事后,特意让段凝掌柜派了许多人寻白公子,没想到却被我先找到了。”

“讨教医术?”白名嘴里呢喃了一声,不过心里倒是恍然了不少,毕竟自己的前身的确是一名声名不错的神医。

“白公子,有些事我一个跑腿的哪能知道那么多?要是有疑问您还不如去问我家的掌柜,所以,白公子您能不能,陪我走一趟?”那伙计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因为,在自家的掌柜出门之前可是有过承诺,只要谁找到了白公子,那赏金,足足达到了五枚金币之多。

而这些金币,顶得上自己一年的工钱。也足够自己一家比较舒服的过上一年都还有剩余。

一枚金币,相当于一百枚银币,一万枚铜币的啊!

白名明亮的眼睛微微一眯,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那段神医找自己有什么事,但现在的白名的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去处,再加上,身上一个铜币都没有,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流浪着走这么久。

而且,白名自以为,现在的自己,恐怕也没有什么值得其他人惦记的了吧。

“好吧,那你上前带路!”白名点点头道。

“好嘞,公子请随我来,不远的地方便有狸马车可以租用!”那伙计十分大方地道。

……

段氏药堂门口,一名身材微胖,脸上布满了皱纹的中年男子有些焦急地转来转去,并不时地用自己的右手锤了一下另一只手嘀咕道:“怎么还不回来?这群狗崽子在关键的时候还真不顶事!”

看那模样,那中年男子应该是在门口转悠了很久了。不过,下一刻,他却是看到有一辆宽大的狸马车正快速地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木质的车轮在青石板上快速的转动着,发出一阵阵急咧咧的摩擦声。

中年男子看到此幕,神色立马一喜,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袋子就等了起来。狸马车急剧的一停,那中年男子便想都不想地将手里的袋子给丢了过去。

然后,他向前快速地走了几步正好迎上下车的一名伙计打扮的少年。中年男子急道:“段二狗,车里面可是白公子?”

“回禀掌柜,正是白公子。”段二狗笑着撩开了马车的帘子。

段凝看到一个身材修长,面容清秀的少年从马车里弯身出来的时候,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立马笑盈盈地道:“果然是白公子大驾,白公子可真是让在下好找啊。”

“公子不敢当,段掌柜有礼了。不知段掌柜找我是?”白名客气地掩饰过了自己不认识段凝的尴尬。

“公子里面请!请容段神医亲自给公子细细解释如何?”段凝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等白名下车了之后,他再次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袋子丢给了段二狗,吩咐道:“去给白公子定制几套衣服,另外,吩咐后厨把备好的酒菜都上上来,剩余的,全赏你了。”

段二狗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大喜了起来,浑身都激动得颤抖道:“是,小的立马去办!多谢掌柜赏赐!”

白名看着这一幕,淡淡地皱了皱眉。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并不代表白名没有心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白名的心里,无形的对段凝升起了一丝防范。

而且,段凝带白名进的并不是段氏药堂,而是段氏药堂对面的段氏医堂,并且解释道:“白公子,段神医是在医堂内坐诊,药堂是拿药的地方,里面请,里面请!”

来到医堂后面的院子的时候,段凝便离开了。

站在院子里的白名表情顿时便微微变化了起来。此处比起那李氏医堂来说,无疑一个是天上,另一个就是地下了。

一座四合院,院中繁花点缀,而且,一颗高约有数十米的大树矗立正中,如同白树一般的枝条垂钓而下,上面的叶子泛起淡淡的白光,将夜幕中的院子照得如同白昼。如同梦幻一般。

正对院子大门的本是一座雄山的山壁,但在此时却被雕琢成了院子的后续,里面幽幽亮着各色的灯火,在山壁之上,还垂直地延伸出来一些古朴的阁楼,天工造物一般地贴在山壁上,美轮美奂。

“白公子觉得陋居还算可以吧?”这时,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笑着问道。

气度非凡。胸有正气,言轻却有济世之心。

“段神医所居之处,又岂是陋居?”白名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微微抱拳回道。显得老气横秋,但却丝毫不觉得违和。

段莫目中精光一闪,然后笑道:“白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啊!”

段莫心中起了重视之意,然后伸手作请。并未因为白名年纪轻就有所怠慢。

一座横贴在山崖数百米高处的吊脚楼上,灯红酒绿,美食如同琳琅一般地被摆了上来,美人斟酒,红袖添香。

段莫本欲还要招呼一些舞姬上来伴舞,但却都被白名给拒绝了,甚至,就连那抚琴的侍女,都被白名招呼了下去。

“段神医,明人不说暗话,你今日来找我究竟有何事?我白名,在旁山镇的名头可并不好啊!”白名并没有急着喝酒,而是一上来就先声夺人地问道。

段莫神情不变,自顾地喝了一口酒,笑道:“白公子不必对我存有戒心,我为医者,虽不敢说心怀幽谷,却敢保证,手无亡魂。”

“呵呵。”白名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显然对段莫的这话丝毫都不相信。段氏医堂,在旁山镇可谓是除了三大家族之外最为强大的势力了,又怎会没有亡魂?

段莫表面虽是显得随意,但一直都看着白名的表情,脸色丝毫不变地道:“公子的医术,我也早有耳闻,只不过公子一直居于李氏医堂之中,故而一直未能得见,但是,公子以前出过几次手,却是大出我所料。因此,我愿以重金,聘请公子坐镇段氏医堂,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