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做了以前都没做过的事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502字
  • 2016-03-24 20:50:43

“李浩宇,我和你势不两立!”李慕白见到白名逃走之后,顿时双目通红,周身元气大放发狂一般地猛地向李浩宇发起了进攻。

元基中期的力量完全爆发之下,又岂是李浩宇能够轻易抵挡得了的。

“噗!”

李慕白含怒一拳之下,顿时便将李浩宇砸飞了出去。紧接着,李慕白如同发狂了一般地又冲向了李浩宇。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青衣老者突然从密室之外一冲而来,正挡在了李慕白的身前。“慕白,住手吧。”

丧失了神智的李慕白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身子陡然一颤,后背下意识地猛的一寒。然后,看了看李浩宇,又看了看身前之人。

在看清来人之后,李慕白便知道,今日是肯定不能对李浩宇下死手了。

紧接着,李慕白咬着牙,低吼道:“李慕然,李浩宇,今日之辱,他日我定百倍奉还!告辞!”

说完,李慕白就一把抱起李城的尸体猛地冲出了密室,只剩下刚刚爬起来满脸苍白的李慕灵,他扶着胸,向前走了几步,道:“见过大哥!”

李慕然点了点头,背着手走出了密室。

“咕噜!”李慕灵生吞了一口口水,喃喃自语地苦涩道:“他们这一脉,永远都不可能被撼动了啊。”

……

第二日。

旁山镇,李氏医堂。

书房之中。

“李家,李可儿!”少女的眸子清幽,表情冷淡,看不出喜怒。

“白,白名!”白名的声音极为尴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身份介绍自己。白名此时也将周身的装扮都换成了新衣,略显消瘦的身子让本来合身的衣服变得宽松了许多。

毕竟,白名一月都未进食,只是服用辟谷丹而已。而且,还受了一个月的折磨。

于是,两人便这般完成了白名记忆里的第一句对话。

李可儿已经取下了斗笠,清幽的眸子一眨也不眨,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白名,若不是目光里射出的情绪全部都是清冷,恐怕白名都会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过了良久,李可儿再次张开淡樱红色的嘴唇,吐气若兰,轻声道:“你和以前,还是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精神却差了不少。而且这一次,你真的让我很意外。”

对于前一句话,白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李家的姑爷,应该也就是眼前这名女子名义上的未婚夫,她认识自己,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而后面的那句话,就让白名有些吃不透了。他连李可儿这个人的样貌都记不住,又怎么会知道她口中的意外,究竟指的是什么?

而且,连李可儿这么淡定的性子都说意外的事,则是更加让白名觉得意外。

房间不大,月光寥寥,仿若纱影。

一阵阵香风越来越近,吹进了白名的鼻息间,淡雅的清香不自觉地扰乱着白名的心境,似乎,那香风只是一个引子,而白名之所以会乱,大半都是源于身前的少女。

前世的白名是个老处男,也没和过多的女人接触。所以,心有些慌。

而且,白名总觉得,看到身前的女子,内心有些复杂。

从李浩宇对自己的态度,便知道,眼前的女子,恐怕和自己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但是,李可儿却在昨日因为自己,却不惜与家族的长老都给闹翻了。

这一下,就让李可儿在白名心里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白名心里很复杂,但表情却十分镇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尴尬,直接说道:“李小姐要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我?”说到这里,白名脸上苦笑了一下,用手在自己的额头上划了两圈,然后才接道:“又失忆了!”

失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特别是,会不会某些东西或者是某个人是不是对自己很重要?那个东西或那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时,自己会不会与之错过?

白名很不想有这种感觉,但现实就是这样的感觉。

而且,白名有种莫名的直觉,或许说是前任的潜意识里有一种直觉,眼前的女子,对他很重要,至少,那个他对她的映象极为之深。

所以,他有些期待,期待能够从眼前这看似冰冷的女子口中,得到一些关于自己的信息,或者是自己与她到底有什么交集。

不过,显然白名又失望了。

李可儿没有答话,反而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白名的书房,目光在书架上的书名上定了好一会儿,脸上闪过了丝丝的涟漪。那种涟漪,就连李可儿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绪。

青莲宗的功法至清至净,而在功法上已经有一定火候的她,这时也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李可儿的眸子轻微的眨了眨,道:“没想到你还在看这些书?你还是不死心么?还是觉得你自己能够走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意外?”

“这些书?”白名顺着李可儿的话望了过去,果然看到书架上摆满了被翻得有些烂了的书籍,甚至,还有一些是古籍,就连封面上的名字,都缺了许多笔,缺了的地方形成断白。

“丹田修复针要!神识详解!道宫基础与吸纳元气密录!经脉论!丹田之基础讲解!道宫初建与摧毁后的得失!……”

一排排旧书,基本上都是与修复丹田和道宫重建有关的医书,还有一些古籍,则是与修炼有关的基础讲解。

白名望着这些被翻得有些破烂的书籍,脑子里微微一热,眼睛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但是,白名却在脑子里找不到任何关于它们的记忆。但是,白名的目光在碰到这些书名之时,就下意识地感觉有些发酸。

白名的眼睛眨了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那身影,分明显得有些萧瑟和失落。

李可儿看到白名失了神,并没有觉得意外,反而是细声淡淡劝道:“虽然对于你莫名其妙地失忆一事,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不知道这一连串失忆背后有没有人捣鬼,但?那么多次都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吧?”

李可儿的性子很淡,就连劝人,都劝得那么的有距离感。

“呵呵!”白名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脸上的阴霾也慢慢地散了去。

然后心里自我安慰道:失去的记忆,总有找回来的一天,能找回来的,总能找回来的。

白名不得不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白名潜意识中,已经暗暗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世界的白名。

因为,只有这个白名,才属于这个世界,以前的,都只是记忆,如梦一般但却真实的记忆。

沉默了良久,白名抬起了头:“李小姐回来,是来看我笑话的么?恐怕小姐也没有这么多时间隔三差五地就来看我的笑话吧?而且,还不惜得罪李家的长老?”

“当然不是!”李可儿慢慢地转过头,背对着白名,然后淡淡地道:“对于你的遭遇,我说不上同情,但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就会觉得痛快,我没有其他人那么无聊。只是,这一次,你做了以前那么多次都没有做的事,而这件事,不得不让我回来看看。”

“什么事?”白名紧问道,然后伸直了自己的耳朵,他有直觉,李可儿接下来的话,很可能与自己以前忘掉的事有关。

“你!休了我!”李可儿身子猛地一转,先前淡然的神色全然三了去,脸上的表情凝结成了羞怒,甚至,眼神中冒出了莫名的火气。

“什么!?”白名惊得嘴巴张得老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