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敢杀吗?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181字
  • 2016-03-24 20:50:42

“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一刀一刀给刮了!将你的骨头一根一根地抽出来,摆在你的面前,然后当着你的面啃了他,最后,再把你的血一滴一滴地当着你的面喝下去,你说,我恨不恨你!”李城满脸怨毒地一字一顿地咬牙道。

他双手握成拳,因为大力将手上的骨头都捏得咯吱咯吱地响个不停,他的双目,除了怒火和恨,没有其他的任何情愫。而他的声音,更是让所有人都不怀疑如果李城有机会的话,他肯定会照着他的话做的。

“为什么?”白名倒背着手反问,丝毫不在意。

“你说为什么?”李城满眼都是熊熊怒火,声音陡然大了数分,化成一道道波涛,向着四周狂涌而去。

剧烈的声波让接近李城的一些少男少女都微微张大了嘴,以减低声音对耳膜的冲袭。

“难道我就该死?该被你大哥所杀?难道我生来就是该被杀的是吗?”白名再次反问道。不过这次他的声音却快了数分,带上了一丝愠怒之色。

白名一直都在忍,忍着李默,忍了嘲讽,忍了李浩宇的不屑,忍住了不去想那一段一段的往事,甚至,忍住了外门弟子想要拿他当踏脚石。

但是,白名始终是白名,是曾经站到过一个世界巅峰的白名。

而在座的那些长老和执事,此时都有些呆了。

他们实在想不到,白名,竟然还敢如此嚣张。

难道,他真的有什么不凡之处?

不过紧接着,他们又摇了摇头,若是白名真有不凡之处的话,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吧?而且,丹田尽废的他,又能有什么成就?

李浩宇眸子里精光一闪,隐隐闪过一丝期待之色。

李城语塞,但是,马上他的眸子又变成了血红,诅咒一般地骂道:“你不得好死!你个杂/种,你只是一个废物,一只入赘了的狗,一个连自己的爹娘都忘了的人,一个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的狗杂(种)。一个三姓家奴,一个下等人!一个永永远远是下等人的贱人,你不得好死!这辈子,我必杀你!杀你啊!~”

“住嘴!”李浩宇听到李城竟如此大骂,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不管怎么说,白名都是他的女儿名誉上的女婿。李城这么骂,那就是连带着他一起骂进去了,这是他忍不了的。

“你一口一个三姓家奴,一口一个入赘,难道你觉得李家有如此不堪?既然李家如此不堪,那你的底气又从哪里来的?既然李家如此不堪,你又何必以李家之人自居?”白名没有在意地讥讽道。

在前世,类似的经历他经历得太多了,总有些人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底气,自以为天下都应该围着他转,甚至,还有些国家的棒子竟然说自己是棒子国的人。像棒子国这种奇葩都经历过了,白名自然不会因为李城就发怒。

对于这种人,前世的白名的一般做法就是沉默不理,自然有人会替自己澄清,但现在,就必须反驳两句了。毕竟如今的自己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听了这话,李浩宇脸色先是一沉。但神色中,却是带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亮光。自己的女儿与一个废物订下了婚约,压力最大的就是他这个当爹的,虽然,那婚约是有原因和目的的,但家族里的长老会却无数次的弹劾自己,若是白名真的能够站起来,那也是他愿意看到的。

但是,一次又一次的确定,白名都仅仅只是一个废物,就算今日他诡异的爬到了玄冥塔的第十六层,但,也是一个没有修为之人而已。

李浩宇的脸上,再次闪过了复杂之色。

李城脸色再次一变,大声喝道:“油嘴滑舌,你就算说得再厉害,又有何用?你到底还是一个废物!没用的废物!一个下等人。”

这一次,他不敢再骂三姓家奴了,因为他不敢,自己的爷爷已经不在世,他没了在李家横行直走的底牌了。

白名大跨步走上前去,在李城身前几步停下:“我是废物怎么了?惹上你了?还是惹上你家的人了?我他/妈什么时候有说自己不是废物呢?”

“那么,你的父亲,你的爷爷,你的大哥,却连找我这个废物的麻烦都还把自己给搞死了,那他们,是什么?连废物都不如?你说他们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搞笑?”白名越说心里越来气,说到最后就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杀了你!你一百条命也抵不上我爷爷和我大哥的一个手指头,狗杂/种!”白名的话如同一根刺一般,扎入了李城的心口,让得他眼眶都是一红。

“来啊,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过来过来!想死就过来!”白名丝毫不乱,反而是背着手挑逗道。

白名的声音,如同一记响亮的巴掌,拍在了李城的脸上,却是让他一下子定在了那里。

李城定住!白名的话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了他的头上。

他们这一支已经只有他一个希望了,若是他再死了,那就真的全完了。就再也没有崛起的希望了。而且,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与大哥都栽在了白名的头上,自己,一定要忍,不能再栽了。

“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是,李城定住之后,白名突然举起手就是一个巴掌扇了上去,大声骂道:“你******玩我是吧?”

这一巴掌,直接将李城给扇懵了过去。

传功长老愣住了,李浩宇也愣住了。就连李城自己都愣住了,所有人,都张大了嘴。

他们想到过无数可能,但最终却没有想到过这种。

白名单手一指:“你他妈不是说要杀我吗?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他妈不动手?今天爷爷给道画在这里,你不敢杀我你是我孙子!”

“咔嚓!”李城一双拳头都捏得爆响,正准备扬手打向白名时,李城身后的传功长老却是一把就把李城给拉了回去,皱了皱眉冷声道:“姑爷,做事要留一线,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底牌,但是人可欺不可辱。”

“放开我!”李城满眼通红,上下肢都不停地疯狂拍动着。白名的那句话,已经把他逼到了暴走的边缘。

“我怎么做事不留一线了?是我先惹事的?难道你听不出是他先说要杀我的吗?你听不到是他当着这无数人的面骂我三姓家奴的吗?”说完,白名下巴一扬,丝毫不客气又缓缓道。“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