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疯狂的李城
  • 逆天战王
  • 虾妖
  • 2450字
  • 2016-03-24 20:50:41

最终,长老们也都放开了白名,缓缓地长叹了一口气,满脸的可惜。若是白名,只要丹田还在,不管资质如何,恐怕都能够在修行之路上走得很远很远。

只有李慕灵的脸上布满了喜色。

而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脸上都笑了,仿若是一块大石头掉在了地上一般。

长老们的这个动作无疑就表示了,白名的丹田依旧是废了,不过只是他的毅力比较好而已。

他不死的诡异众人都能够接受,再加上一个爬塔的成绩,那简直就是小儿科。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震惊都全部被戏谑给取代。

仿佛,白名的出现只是一个烟花而已,一闪即逝。所有人,又开始了他们的比试,就当白名不存在一般。

但是,在心底里,他们却对白名微微产生了恐惧之意。

……

白名津津有味地看着练武台上的比武,觉得格外神奇。通过将近两个小时的观看,白名终于是知道了原来这个世界的比斗是这样的。

有人使用剑,有人使用拳头,有人用刀,甚至还有一个身材高大之人是用的斧头……

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被这些人耍的淋漓尽致,比前世的自己所看到的那些花把势不知道要精彩多少倍。而且,还有几人竟然还修炼有元技,更是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

看着台上别人华丽之极的元技,白名还是有些期待和渴望的,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如今起步很晚,没有一定的时间是肯定施展不出来这么华丽的元技。

时间缓缓趟过,没有来挑战白名,白名也没有去挑战别人。

终于,有挑战资格之人来到了李海,不过,李海并没有轻易地就对李城发起挑战,而是选择放弃了挑战的机会。而且,他一直都在不停地扫视着白名,只有他,一直都没有从那种惊骇之中走出来。

因为,他知道,有大毅力之人,必将有大机缘。

而当年虽然李城与自己有怨,但,没有必杀的把握,自己一定不能先对他动手。不然,李城必定会对自己下死手。而现在的李海,还没有成长到与李城相抗衡的地步。

如此一来,还站着之人就只剩下李城和李海两人了。

传功长老看着练武台下一群少男少女或喜或愁的表情,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修炼一途,就是要有这种紧迫感和失落感。

“既然挑战已经结束,那就开始发放!~”

“且慢!”传功长老话音刚起,李城再次站了出来,大声喝断了传功长老的话,将目光死死地盯向了白名,与此同时,手中拿出了一枚白色的玉牌。

“我以李家嫡系弟子之名挑战白名,三姓家奴!你可敢下来和我一战?”

“李城,退下,这里是元气堂,不是你胡闹之地。念你初犯,便饶你这一次,若你还敢胡闹,族规不容情法!”传功长老冷声喝道,然后,一把就要把李城给提着扔了下去。

李城资质虽高,但年纪毕竟还小,他挣扎着咆哮道:“长老,我是嫡系弟子,我有长老令!有权挑战白名,你不要赶我下去!白名,你个胆小鬼,你个杂/种,三姓家奴,你要有本事,就和我光明正大的一战,靠一些暗地里的诡计算什么本事?来啊,来啊!你就是一只入赘了的狗,狗啊!~”

一双眸子中全都是怒火和怨毒,嘴里更是怨毒的话语。

“啪!”传功长老一巴掌拍在了李城的脸上,一把提起李城低声喝道:“李城,你不要自误,你父亲和你大哥你爷爷全都栽在了他的身上,你就不要再惹事了。就连族里都没人敢动他,你上去就只能是找死!”

“那就把我一起杀了,把我也一起杀了啊?来啊!”李城非但不听,反而是大声朝着众人嘶吼道:“你们都怕了,都怂了是吧?就因为他的诡异,就不敢对他动手了,是吧?你们一群小人!全都是一群小人,有本事,你们都去杀了他啊!去啊!~杀了他啊!”

李城一边说着,一边拳打脚踢地闹个不停,就像是疯了一般。他的声音极其之大,几乎连元气堂外之人,都能够听得清。

听到这些话,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黑。

李城这些话,可是将李家所有人都骂了进去,而且,还是当着如此多小辈的面骂。这就等于直接揭整个李家的伤疤,所有人都不想提起的伤疤。

“啪啪!”

“放肆,李城,你要敢再胡闹,我罚你面壁十年!就算二长老在世,也容不得你如此胡闹!你要想死,我直接送你上路。”传功长老再次两巴掌扇到了李城的脸上,一把就掐住了李城的脖子。

“咯噔!”李城突然一个摆子,然后像是从疯魔之中醒转了一般,长吸了一口气,再次怨毒地看了白名一眼后,抱拳恭敬地道:“长老息怒,先前是我失言了。”

说完,李城又退了回去,目光死死地盯向了白名,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甚至,若是有可能的话,他发誓,他一定要一点一点地把白名活剥而死。

一时间,所有人都又把白名转移到了白名的身上,眼神中,带上浓浓地嘲讽和无奈之色。然后又看了看李城,呈现出一种可怜的神色。

白名是一个废物,的的确确就只是一个废物,但是却是一个诡异到了极致的废物,杀不得,死不了。

废,他也早已经废了,李家就算是再怒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而且,白名还是青莲宗虚莲仙子钦定的与李可儿的婚约,他们在没有绝对把握一击将白名杀死之前,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不然,哪一日虚莲仙子问罪起来,李家连个开脱的理由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现在也没人敢冒这个风险上去杀白名啊。

毕竟之前的李慕白一门,就是先例。

说起来,李慕白一门也是挺可怜的,本来一个是二长老,一个是家族内的大管事,还有一个是族内除了李可儿之外最为耀眼的天之骄子,可谓是满门风光,最后却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将满门都搭上了。

您这又是何必了?您好好的做你的大人物,去动他干什么?

李星,李慕白,李浩凌三人全部不知所踪。

一下子,李城变成了孤家寡人。真可谓是世事无常,有了这个先例,其他人就更加不敢动白名了。

“唉,这个煞星。天杀的,老天怎么不收了他啊?”

“是啊,就是他这个煞星害得李家损失了这么多弟子,也不知道族长是怎么想的,竟然还护着他。”

“可能是李可儿眼瞎了吧。”

……

台下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听到这里,白名摇头笑了。是真的笑了,他偏头看了看,李浩宇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但也没有发怒,于是心里便也有了主意。

白名向前走了两步,站在大堂外迎上了李城的目光,淡然地问道:“你恨我?”

白名的声音很轻,但是此时的大堂之内根本就没人说话,所以,他这句话很清晰地传入到了每个人的耳朵。而白名的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个废物?竟然还敢站出来?他想干什么?这是所有人,包括李浩宇心里的想法。

难道他以为打败了陈升和游恩,就能打败李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