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比我惨,却比我爽啊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178字
  • 2016-03-24 20:49:43

公元2115年11月18日!

“这里是腾讯新闻急报:紧急报道!紧急报道!我国著名的诺贝尔医学奖生理学奖获得者,国际癌症研究组组长,癌症克制第一人,著名的长江学者,史上最为年轻的杏林圣手,中医学的泰山北斗白名白医师,于今晨00:02分与世长辞,享年28岁!”

“白名,著名的京华大学医学院中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京华大学附属医院著名专家,中国中医协会荣誉会长,曾无数次获得国内外医学生理学的奖项,β-扛癌基因发现者,β-抗癌基因激活药发明者,世界抗癌第一人。于2115年11月17日大婚,由于在婚宴上饮酒过度,猝死而亡!“

“这不仅是中国医药界的损失,更是全世界医疗系统的损失,这更是一代文明的损失。他于医学界的成就,不亚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

“最后,让我们一起为白医师送行,祝他一路安好!让我们为这世界的勇士送行!”

“这里是腾讯新闻为你播导!”

……

京华市,天墓园!

这是华夏国最高等的墓园,没有一定的身份和实力,是根本无法把自己的尸体送到这里的。可以这么说,这里的每一座墓碑之后,躺着地都是曾经声名赫赫的大人物。

而这时,无数个报社以及各大新闻媒体的记者,正争先恐后地站在天墓园的一块墓碑之前,不断地报道着墓碑上挂着的一张照片和一个叫白名的名字。

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身前的那墓碑之后的棺材里面的白名的尸体,正在慢慢的消失,然后化作一道光点闪烁而去,射向了无尽的虚空。

而不久之后,他的脑海里,发生着以下一幕。

“嘀嘀!检测到宿主生命体征极度微弱,濒临死亡!护主程序开启!”

“嘀嘀,护主程序已开启第一千次,符合生死医徒系统的要求,系统正式融合!系统正在绑定身份。”

“宿主身份绑定完毕,系统准备强化融合!目前进度,百分之一!”

“百分之二!”

“……”

“百分之十!”

“……”

“百分之九十九!“

“目前进度,百分之百,系统强化融合完毕!”

“嘀!系统检测到宿主道宫被破,丹田被废,下面启动修复程序!道宫修复正式开始!”

“嘀!道宫修复完毕!丹田修复解除开始,当前剩余能量,百分之四十七!”

……

“嘀!生死医徒系统能量使用完毕!储备能量准备。”

……

“丹田修复完成度百分之十,储备能量剩余百分之十!嘀嘀嘀嘀,能量不足!系统准备沉睡!”

“嘀!系统检测到宿主记忆被封,总共一千道禁制!强行启动禁制解除程序!”

“嘀!第一道封印禁制被解除,储备能量不足,系统即将崩溃!系统即将崩溃,系统紧急措施启动,强行认主!”

“认主程序确立,倒计时!”

“三!”

“二!”

“一!”

……

不知过了多久,白名悠悠地醒来,紧了紧有些疲惫的双眼,然后睁开,打量着周围。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架有些朴素的床上,房间正对着开着一架木窗,贴着油纸,这时正被一截小巧地木段给撑了起来。油纸泛着白光,并不是很刺眼。

房里内部更是简陋,中间仅有一方木桌,上面摆着一个木盘,木盘端着一个白色的壶,围着壶倒扣着几个杯子,房子顶部是一块块重叠起来的青色砖瓦。

……

“我这是在哪儿?”白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自言自语道。

“回禀主人,主人是在弥海大陆巨海国寒江府的旁山镇!”白名话音刚落,自己的脑子里就传出了一阵悦耳的女子音。

“咯噔!”白名当时就吓了一大跳,连忙正立起身子,往后倒退靠在了墙上,朝着四周不断地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方才大喝道:“谁?谁鬼鬼祟祟的?”

“主人,我是系统的医灵!就在你的识海之中!主人想要和我说话,只要心中默念就好了。”那娇丽的女子声音再次解释道。

弥海大陆?识海?医灵?巨海国?白名真的被这些东西一下子给弄懵了,然后,他猛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吼了一声:“我他么穿越了?”

“恩,主人这么理解也没错。主人的确是没有在以前那个世界了。”

白名愣住了,更贴切地说,应该是傻了。

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年轻人,白名也会在空暇时候看一些小说,然后不时地yy一下那小说里面的情节,希望自己能够变成那些主角各种牛逼。但是,一旦这真实的事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白名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以前的白名,的却是想过会穿越,但是现在?

白名嘀咕道:“我才刚结婚!还没……”

前一世的白名,虽然在医学上已经站到了巅峰的层次,但他却实打实地是一个老处男啊,但是因为长期把所有的时间的都献给了做试验和研究,所以,一直都没来得及找一个女朋友。

而且,在走到那种地位和成就之后,白名却很难让人走进自己的心,最近几个月好不容易和一人对上了眼,而且打算在完成了最后一个试验后便结婚的。

但却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又被莫名其妙地搞来了这个世界!

白名很郁闷,特别郁闷。

好不容易在前世即将完成大小登科,但?

最终,白名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的遭遇:这操蛋的人生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解释。

白名有些烦。也有些呆。

她,现在在干嘛?她会哭吗?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飞入了脑海。

她不仅是自己的初恋,还是自己的女人,即使没有洞房,他们也已经结婚了。

世上,还有比自己更悲剧的人么?

……

“吱呀!”待白名恍惚时,门却被打开了,一个素衣丫环打扮的女子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发现白名正撑起手臂坐在床上,立马大喜道:“姑爷,你终于醒了啊!你都晕了快三天了!你还头疼不?”

“额?姑?姑爷?”白名顿时便皱了皱眉,嘴里蠕蠕问道,眼睛睁得老大。

不过,那丫环似是不在意地道:“姑爷这又是失忆了吧?”丫环一边说着,一边偏身将盘子放在了房间之内的一方木桌之上,然后再整整齐齐地把盘子里的饭和菜都摆成了一个圈,与此同时,又端起来一碗黑黝黝的汤药,走向了白名道:“姑爷,您还是先把这温养身子的药给喝了吧!”

白名闻言眼睛依旧未闭上分毫,急忙摆了摆手问道:“等等,你是谁?你说我又失忆了是什么意思?还有,这姑爷,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姑爷这真的是又失忆了,我叫曲儿,是服侍姑爷的丫环。姑爷是经常失忆的啊,恩,姑爷算起来来到这旁山镇也八个月,失忆也有个七八次了吧!姑爷,就是李家的姑爷啊!”那丫环一一细致地答道。

“八个月,失忆,七,八次?你没搞错?”白名的嘴角都抽搐了起来,眼珠子几乎都要凸出来了一般。

一个人一辈子能失忆个一两次,那他绝对就是被上帝照顾过,自己这前任是拿失忆当饭吃的么?而且连自己的老婆都给忘了?

“是啊,谁也不知道姑爷什么时候失忆,为什么会失忆,反正就是失忆了。”曲儿无辜地答道。

白名:“……”

“那现在的我叫什么名字?”白名心里的古怪散去之后又问道,不过他心里也暗道自己还算幸运,至少比起其他的穿越者而言,自己不用为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而发愁了。

丫环睁大了一只露出来的眸子,斜着望了望,然后才肯定地回答道:“不知道,姑爷以前一来的时候叫白名,后来又叫过林天,也叫过无名啊什么的,我也记不太清了。”

“噗通!”这一下子,白名再也忍不住,一下子从床头上栽了下来。

曲儿一见此景,立马将手中的药碗放下,然后侧身疾走上前,一把扶起白名,娇声道:“姑爷,你没事吧?姑爷?”

白名终于是在曲儿的帮助之下,翻着白眼坐了起来,然后,不停地甩动着脑袋,想要把先前的情绪都给甩空,然后,嘴角一阵抽搐之后,心里哭笑不得地道:“兄弟,你比我混得还惨啊,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那么正好,从今日以后,你就只叫白名吧!”

曲儿将白名扶着坐稳了之后,白名才有时间打量起自己身前这黄衣少女。身材玲珑,黄裙被一束黄色丝巾给束住了腰。白皙的脸上雕刻出了一弯银月一般的眸子,但少女却有一半头发从额间垂下,正好遮住了一半的脸部。

这么一看,自己这侍女,就活脱脱一个美女啊!

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的白名,心里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紧接着,白名又把目光盯住了那半遮下来的头发,想要将少女的整张脸都收入眼中。而这时,正好偏身取过药碗的曲儿,她迎上了白名的眼神之后,先是愣了片刻,脸色微微一红,然后又急忙道:“姑爷,别看了,曲儿其实很丑的,来,喝药吧!”

“呵呵!”白名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心里暗笑了起来,然后便乖乖地张开了嘴巴。

心里默默地道:“兄弟,你比我惨,但这待遇可比我爽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