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爬塔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483字
  • 2016-03-24 20:49:43

是的,就是震惊。

一个废物,就算不死,也只是废物。

但是,一个不死的修炼者。

那将是。

所有人的禁忌。

所有人的心里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个废物竟然?”李安瞳孔猛地一缩,忍不住一跳而起。

而他身旁的一名老者则是狠狠地拉住了他,瞪了他一眼之后,又死死地看向练武台上,目光中也多出了一丝狐疑和后怕之色。

“白名,竟然能够修炼?”这个疑问,充斥在每个人的心头。

不过,这些人心里想的不是震惊,而是害怕。

一个能够修炼的不死怪物,那绝对是任何一个人的噩梦,而在站之人,很少有人没有得罪过白名。

与此同时,李城双目也充斥满了不可思议,然后便是浓浓地杀机。

绝对不能让他成长起来,一定要在他是自己对手之前,亲手报仇。

但,该怎么报仇?

他,太诡异了!

但不论怎样,他必须得死,死啊!李城心里暗自咆哮。

……

练武台之上,陈升也是被白名挡住了他一脚给镇住了。不过马上,他便缓了过来,他在上台之前,便已然做好了白名并不是普通人的准备。

他只是外门弟子,所以对白名的身份知晓得并不多。

一腿被弹飞之后,陈升立马左脚一踢,趁着后弹之力整个人都跃退了数十步。

但就在这时,一直未动的白名却是开始动了。

只见白名单脚一踏地,然后便捏着拳头急速地朝射了出去。

陈升看到白名的拳头越来越近,双臂合十,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嘭!”

拳臂相交之下,陈升倒退了数步,而白名,也反退了几步方才停下。

显然,二人的力量相当。

不过,陈升的脸上却变成了骇然之色。要知道,他只是挡了白名一拳而已,但此时的手臂,却已然泛麻,由此可见,白名的力量,不比自己低上多少。甚至,还有超出。

陈升,也只是初入淬体三层而已。

想到这里,陈升瞳孔顿时就是一缩,然后再次一扑而上。

既然不能巧取,那就只能强胜。因为白名的力量虽然很大,但却没有丝毫的发力技巧可言。

这是陈升的想法。

而白名,在一拳击出去之后却是感觉到了无尽的痛快,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用力地将一拳打在一个实物之上。

白名知道自己,需要战斗,需要磨练。

不然,空有力量的自己,永远也无法成长起来。这也是白名会来这小比的原因,也是会选择答应陈升挑战的原因。

陈升强攻而来,正好中了白名的下怀。

顿时,白名嘴角闪过了一丝痛快之色,然后单肩一抖,横身一脚踢向了冲向自己的陈升。

“嘭!”拳腿分离。

然后,陈升再次一拳挥击而来。

白名再次一挡。

“砰砰砰!”

……

陈升不停地进攻,而白名尽皆一一用身体给挡住,没有丝毫的技巧可言。就如同一个固定着的活靶子一般。还有些稚嫩的时不时反击一下。

但是,大概在二人相击了二十多拳之后,陈升终于一个忍不住,嘭地一拳被白名击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倒躺着的他嘴角渗出了一丝隐隐的血迹。

与此同时,他苦涩的摇咬了咬嘴唇,他知道,自己输了,是光明正大的输了,白名的实力,远远要高于自己。

虽然他不懂为何事实会是这样,但,输了还是输了。

要知道,若是同为淬体三层之人,哪里有人能扛得住自己的二十多拳?就算是淬体三层接近巅峰之人,也没有这种防御力。

而白名,却差不多每一次都是用他的拳脚或者是身子来生扛的,并没有闪躲,一看就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甚至,一点儿对战的技巧都没有。而且,自己的攻击甚至都很难突破白名的防御。

不然,自己会败得更快。

白名看到陈升掉下了台去,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的同时,也微微摇了摇头。因为他刚发现自己才打得爽快之时,陈升却已经被自己击飞了出去。

不过,战斗之时的那种快感和紧张感,却是让白名感觉到自己这具身体都在颤抖,在呐喊。

似乎,战斗,才是它的本能,而自己,却远远未能将它开发出来一般。

战斗完毕,白名方才注意到李浩宇与传功长老等人正一同急速踏空而来,然后二话不说地就一把抓起了自己的手腕查看了起来。

最先到自己身旁的是李浩宇,不过,他在查探了一番之后,又有些狐疑地摇了摇头。双目紧盯,似是要将自己给一眼给看穿。

紧接着,是传功长老也快速地查看了白名的经脉和丹田,也摇了摇头,脸上的疑惑更加浓了。

三长老李慕灵虽然没有围上来,但为在练武台之外的他脸上也带出的浓浓好奇和不解。

丹田尽废之人,根本就无法通过元气淬体。

那白名的力量,从何而来?

这是所有人的疑惑。

传功长老长叹了一声道:“终究丹田还是废了啊,恐怕是服用了什么罕见的天才地宝,才增加了纯粹体质力量吧。可惜了。”

说完,转身便走下了练武台。也不知道他是在可惜白名,还是在可惜那天才地宝。

听到传功长老这话,三长老李慕灵则是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若是说在场之人谁最忌惮白名成长起来,除了李城之外恐怕就数他了。

练武台下李安依旧怨毒地看着白名,如同一条毒蛇一般,不过,在怨毒的同时,却又隐隐带出了一丝忌惮。

李安的资质虽然很好,在经脉被断之后的修为尽失,虽然在服用了续脉丹之后,但修为也不过且且达到淬体三层而已,与陈升相差无几。也就是说,此时的李安,要是和白名对上,胜负还未可料。

但是,李安之前的资质却是丝毫不弱于李城,他也达到了淬体六层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达到淬体七层。而就是因为白名,却把自己给弄废了一次。

越想,李安眼中的杀机越浓。

李浩宇倒是面无表情地对着白名道:“既然赢了,就跟我下去吧。”

赢了一个外门弟子,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过,这一下,那些嫡系弟子和外门弟子在看向白名的眼光中,也多出了一丝忌惮和恐慌之色。

也没人再说什么嘲讽的话了。几乎每个人满脸都是复杂之色。不管白名的丹田恢复没有,也不管白名的资质如何,但白名如今的实力,已然能够在淬体三层之中站住脚,这,就够了。

再加上,白名的诡异,因此,所有人都选择性地忽略了他。只要,他还是废物,那就暂时不去惹他就行了。

白名将所有人冷漠的表情都收入眼底,沉默不语。

等到白名随着李浩宇走下台之后,又有几名外门弟子相继挑战起了先前在测力之时成绩略微靠后的一些人,不过无一例外都挑战失败了。

传功长老见到无人再挑战,不禁点了点头继续道:“既然外门弟子没人再敢挑战,那下面就开始爬塔试炼,武道一途,考验的不仅仅是天赋和资质,更为重要的是耐性和心性。爬塔试炼,与资质无关,与天赋无关,只与你们的恒心和耐力有关。而且,此次爬塔试炼,将会对李家所有的弟子开放,外门弟子也尽可参加,只要你的韧性和耐性足够,家族也会酌情将你们收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这次入内门的标准和往日一样,也是第三层。”

“不过,入塔之前,我会给你们每人发放一枚黑色的玉符,这枚玉符能够带你们从塔中出来。你们可以在受到危险或者是实在爬不动的时候,捏碎此玉符。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李家的那些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在拿好了黑色玉符之后全都应声回道,显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爬这个塔了。而且,每个人的脸上竟然隐隐闪过了一丝期待之色。

白名有些错愕自己竟然也拿到了一枚,不过一想到自己之前的表现,也就恍然了。

“现在,爬塔试炼,正式开始。”说完,传功长老当手一扬,顿时便有一座高大的黑色高塔便从高空的一座悬崖之上一冲而下,正好落在了元气堂正中央的练武台上。

此塔一出,几乎所有弟子觉得整个胸腔都是一凝,呼吸都有些不顺了起来,仿佛有一种来自于灵魂的淡淡的压迫感萦绕在整个元气堂之内。

传功长老祭出此塔之后,表情立马一正,沉声喝道:“家主,各位长老,请助我一臂之力。”

其实,不用传功长老多言,李浩宇等人也是一跃而起,纷纷拍出自己体内的元气,从八个方向分别射入到黑色塔身之中。

顿时,那黑色小塔便疯狂巨涨了起来,不一小会儿便长到了高约百丈大小,和一个普通的小塔差不了多少,只是入口要稍微小一些而已。

“快快进去!”传功长老朝着诸人厉声喝了一声。

顿时,李城和李海双脚猛地一跃,身子快速地化成光影跳入了黑色巨塔之内。而李雪以及李湘等人也纷纷紧随其后。

不过短短数分钟,元气堂之内的所有内外门弟子都一散而空,除了还剩下白名和曲儿二人。

“你也进去试试吧!”李浩宇皱眉沉声回头对着白名喝道。

“是!”白名听到李浩宇的喝声,也没有犹豫地就走了进去,毕竟,李浩宇在表面上对自己还算和善。

而看到白名没入塔中之后,所有的长老也都停止了元气的灌注,然后淡定地坐在各自的座位之上喝起了茶,静静地等待着试炼的结果。

这时,李浩宇捂着茶杯笑着问道:“各位长老,你们觉得,这次有没有谁能够爬到那种层次?”

除了这些长老之外,围着元气堂站着的数十名执事也是有些紧张地听着李浩宇等人的评判。

“我想李城至少也要爬到六层以上吧,他的心性经过这一年的磨练,要沉稳凝练了不少。不过想要达到八层以上,很难。”李慕灵淡淡地回道。

“我觉得李海倒是不错,能够以一介旁系子弟的身份冲到如今,应该心性和恒心都不会很低的吧。”四长老李慕语接口应道。

“呵呵!”李浩宇抿嘴一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这时,那黑色小塔却是散发出了一层亮光,让所有人的身子都不禁一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