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李家

  • 逆天战王
  • 虾妖
  • 4019字
  • 2016-03-24 20:49:43

“姑爷,我们真的要进去参加考核吗?”李家大院的门外,曲儿扶着白名一脸忧色地问道。

“恩,来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站在门口,白名望着靠着一方绝壁外的庞大奢华的大院子,喃喃道。

别的不敢说,自己不管在什么场面,至少都不会怯场,毕竟前世的自己见过的大场面,也不少。

而且,遇到过的凶险也并不少,毕竟,在做那些实验是,那些国家的人可是很不安分的。而且,自己也没有逃避的习惯。

那守门的小厮是认识白名的,看到白名与曲儿走进来,微微皱了皱眉,带上了浓浓地嘲讽之色,但口中却不得不客气地说:“姑爷回来了啊,里面请,里面请,家主和各位长老此时都应该在元气堂的练武台。小翠,你来带姑爷去元气堂。

那守门的小厮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一旁的侍女招了招手,就有一个黄裙子的丫环走了上来,表面上虽是盈盈施了一礼,但却一句话都没说地就走向了李家之内。就像是没把白名放在眼内一般。

白名脸上闪过了一丝苦笑之色,紧接着也不在意地走了进去。反正他这次进来,也只是见见场面而已,毕竟,如今的他对这个世界的修行之人都太陌生了。

李家很大,里面阁楼庭院无数,白名已经记不清穿过了多少个曲折的兰苑,也记不得绕了多少个弯,路上遇上了一些人,不过这些人也只是轻蔑地扫了白名一眼,然后又高傲地摇摇头离开了,眼神中说不出是何种感觉。

终于在小半个时辰之后,白名来到了一块巨大的平台之外。

平台很大,高约三米。通体黝黑,散发着阵阵的古朴的气息,而且,白名还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平台之上留下了无数道剑痕和刀刻,甚至还有一些拳印留在上面。正中央有一块高大的石碑,但因为巨台实在太高,所以只能看到石碑的顶端。

而围着平台正对面则是一个大堂,有十多个座位并排而摆着,上面坐着的都是年纪至少在四十岁以上的中年男子和白发老者。而在他们身后将近有一百七八十位身披李家嫡传服饰的少男少女恭谨地站着。

除了这些人外,练武台外面还有上百名身着统一黑衣的少年,正一脸憧憬地望着大堂之内。眼神中带着艳羡之色。

“姑爷,这就是元气堂了。”白名一到,曲儿就悄声道。

而白名似乎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他和曲儿一出现,顿时便有无数道目光齐聚而来,但是只是略微扫了二人一眼之后,又轻蔑地收了回去。仿佛,白名不值得他们多停留一眼。

李默看到白名的刹那,眸子里闪出了淡淡的讶色,然后便从大厅主座之旁走了下来,将白名领到了大堂之内。

坐在大堂正中心之人是一名身材威武的黑袍中年男子,剑眉虎目,此时表情不喜不怒,镇定自如地坐在主座之上,此人正是李家的家主李浩宇。他微微扫了白名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而这时,却有一阵窃窃私语传了出来。

“原来这就是李可儿小姐的未婚夫啊?也没有传说中的三头六臂啊?不过长得还行,族长那一支的挑人眼光果然不一样啊。”

“呵呵,长得人模狗样又有什么用?一个天之骄女却摊上这么一个废物,啧啧啧,你说族长那一支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惹得老天如此惩罚的?”

“谁知道了?不过啊,我觉得最惨的还是二长老那一支……”

……

听到这窃窃私语声,李浩宇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镇定地道:“来了就站在我旁边吧!”然后,他看了看天色,才对着众人宣布道:“今日又是每月一度的考校小比,青年一辈中,进入了前十之人,将会获得淬体液一份。进入前三者,会或者元气丹一枚和淬体液三份,夺魁之人更是能够获得高级顶阶功法‘风火诀’一部。”

“什么?元气丹?高级顶阶功法?这次小比族里怎么舍得拿出来这么多好东西?平日里最多也就会赏下几份淬体液而已吧?”

“元气丹啊!那可是二品丹药啊,能够提供大量的元气以供元气期修为的人物修炼的啊?平日里就算是各位长老都舍不得浪费一颗的吧?族长不会是开玩笑吧?”

“年轻一辈中,谁能够有资格用元气丹来淬体啊?这也太败家了吧?”

“这些奖励,恐怕是某位长老特意拿出来奖励那几个人的吧,我们啊,就别想了。”

……

李浩宇话音刚落,所有的年轻一辈的少年少女尽皆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

有人震惊,有人窃喜,有人沮丧着脸。而且还有几名气质不菲的少年略微有些倨傲地直了直腰,仿佛这奖励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了一般。

李浩宇望着众人脸色不一,并没有丝毫的表情,继续道:“这次小比和往常一样,共分为三轮,第一轮,测力!第二轮,爬塔。第三轮,实战!”

“测力环节结束之后,外门弟子可任意选择一名内门弟子进行挑战,稍后也可岁内门弟子一起进行爬塔的环节。挑战成功者或者是爬塔试炼成绩优异者,家族会酌情收入内门。下面,由传功长老开始主持第一轮的考核!”

这句话在嫡系弟子中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但是让那黑衣弟子中的不少人,神情立马变得激动了起来。显然是十分憧憬成为李家的内门弟子。

李浩宇话语刚毕,便有一黑衣老者一跃而起,立在了高台之上。只见他单手青光一闪,一道青色的元力便喷射而出,将那黑台正中央的一块石碑给刺亮了起来。

石碑上有三个青绿色的大字,测力石!

做完这些之后,那黑衣老者干脆利落地大喝一声:“第一个测试者!李密!”

老者喊完,从外围之中便走出一个青衣少年,微微带着一丝激动之色走上了台,这第一个上台的机会可很少,是一次不错的露脸的机会,能够引起各位长老的关注。

“嘭!”李密扎稳马步,然后身子一扭,猛地一拳便击在了那测力石之上。

“嘀嘀!”测力石跳动一下之后,数字停留在425斤!

“李密,一拳之力:425斤,修为,淬体三层中期!比上半年多出95斤!”传功长老洋洋拉着嗓子喝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还不错,勉强算一品资质!”

“嘻!”李密听到最后一句夸奖,顿时脸上都笑开了花。特别是最后那个勉强算一品资质更是让他觉得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

“下一个,李海!”

“577斤,淬体三层后期!半年之内没有丝毫进步!滚下去!”

一个身子有些胖的少年瘪了瘪嘴,从巨台之上走了下来,显得有些沮丧。

而周围之人听到那没进步三个字,顿时脸上便闪出了轻蔑的笑意,像这种没进步的人,那就代表了资质基本走到了尽头,所以,肯定进不了长老们的法眼。

又是一个黑瘦青年一跃而上。

“李波:800斤!淬体四层后期,半年进步200斤,资质,二品!”

每半年若是能够增加本层次突破需要的三分之一力量,资质就算是一品,能增加三分之二的力量,就是二品的资质。

淬体四层的初步力量是六百斤,而要突破到淬体五层则需要900斤的巨力,现在李波已经达到了800斤,很快就能突破到淬体五层。

这种资质,是极为不错的,这么一算,他足足能够在两个月之内,突破到下一层!

李波有些傲然地走下了台。毕竟,二品的资质,在整个李家,也是十分罕见的,如今绝对过不去十人。

李波走下来时,很享受众人投来的艳羡的目光,得意至极。

“李群:800斤!淬体四层后期,半年进步20斤,不入品!”

“李雪:1000斤!淬体五层前期,半年进步八十五斤!不入品。”

……

一句句冷冰冰的话,便锤定了一个人的成绩。这些人提升有多有少,但大多都只是不入品的资质,就连一品资质都少有,可以见得李波的二品资质是何等之高。

“下一个,李城!”传功长老再次叫道。

听到这个名字,人群中再次骚动了起来,那站在各个长辈身后的一些人也不安分地站上了前来,目光紧紧地盯向那测力台。

甚至,就连李浩宇也是微微起身,望向了那测力台中,目光中闪过一丝丝的期待之色。

“是李城,李星大哥的弟弟李城!”

“是啊是啊,听说李城三个月前就从淬体五层突破到了淬体六层的境界,这天赋实在也太恐怖了些吧?他今年还才十五岁啊!”

“哼,淬体六层怎么了?当年你还小,不知道李星大哥的天赋,在十五岁时,都已经淬体六层巅峰了将近第七层了!他当时浑身爆发的力量足足达到了2300斤之巨!二十岁的时候,便突破到了淬体巅峰,以二十二岁的年龄就淬元化气成功了!”有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老弟子低声解释道。

“啊?这么快?那李星大哥岂不是是我们李家除了可儿小姐之外,天资最高之人?”有弟子低声惊呼道。

“天资高是高,但后来,还是被废了不知所踪!呵呵。”那老弟子这般说着,就微微朝着白名所在之地努了努嘴:“咯,就是因为那个没用的废物。”

“他?他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废人吗?难道还能是李星大哥的对手不成?”那弟子愕然道。

“他哪里能是李星大哥的对手?李星大哥一招就能要了他的命,不过?唉,这杂(种)太诡异了,杀也杀不死,而且李星大哥在杀了他之后,就莫名其妙地被废了。唉!可惜啊?”那老弟子长叹了一口气道。

“啊?为什么?”

“我要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神了!”

……

“李城:2500斤!淬体七层,资质:三品!”

随着这话音落下,大堂之内落针可闻。

竟然能打出两千五百斤的巨力,而且短短三个月就又从淬体六层修炼到了淬体七层,这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甚至,比他大哥李星还要恐怖。

要知道,淬体期修为越到最后,修炼的速度就越慢,淬体境更是磨水工夫,没有丝毫的捷径可走。

三个月前才是一千二百斤的力量,硬是被他从一千二百斤直接提升到了两千五百斤。

“好!”随着传功长老的话音落下,李浩宇也不禁称赞了一声:“李城,你有如此资质,明年七大宗之内,必有你一名额。自今日起,你享受李家首席弟子的待遇,家族将全力培养于你!”

七大宗收弟子的唯一要求,便是在十八岁之前达到淬体七层的境界。

这个要求,可谓是苛刻之极。整个李家,如今能满足要求的也唯有李城一人,虽然一年前曾李家曾往七大派输送了一批顶尖弟子,但也少得可怜。

而李城,此时才不过十五岁,远远超出了七大宗的标准。

“不错,今后你在功法上若是有任何的疑问,尽管来问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位长老!若有谁敢对你藏私,你尽管上报家族。”传功长老也应了一声。

“嘶!”听到这种承诺,在场的少男少女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目尽皆充斥火辣辣的羡慕之色。

而那李城却是没有答话,缓缓收回拳势之后,转过了身去,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地对着李浩宇道:“我不要首席弟子,也不要入七大宗!我只要他死!”

“嘶!”听到李城这满含杀机的话,所有人的心都不禁一沉。

谁都知道,那个他指的是谁,正是害得他李城一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白名!

下意识地,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向了白名。

说完,李城赫然再次转身,朝着白名遥遥一指,咆哮道:“你个杂/种,可敢上台和我一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