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日向日月
  • 火影之黑白日向
  • 圈圈呆呆
  • 4426字
  • 2016-07-30 23:24:13

木叶村,日向家宅。

天气晴朗,蔚蓝的天空中悠闲地飘着几朵白云。清风拂过茂密的森林,阳光在树叶掩映的道路上洒下缕缕金丝。大路的尽头是那树木环绕着的繁华村镇——木叶村。

标志性的火影岩上,雕刻着三个巨大的头像,它们默默地见证着木叶从诞生至今所经历的风风雨雨。陡峭险峻的火影岩下方是大片风格各异的房屋,以火影办公楼为中心,呈半圆形向外扩散开来。街道宽敞而整洁,店铺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不少平民百姓悠闲的行走在街道上,享受着普普通通的一天,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安详。

日向家是木叶村中的大家族,在木叶村的地位不低,聚居地自然是占了很大一片地方,大宅小院错落有致。在家族聚居地中一处颇为偏僻的宅院里,一个4岁的小男孩,静静地坐在小院中水池旁的石凳上,看着池水中自己的倒影愣愣出神。

小男孩一头黑发自然垂下,长长的斜刘海遮住大半前额,但还是可以看见额头处那明显的绿色“卍”字型印记。大大的眼睛,却是纯白色的眸子。光洁白皙的皮肤,却没有多少血色,显得很苍白。圆圆嫩嫩的小脸,挺挺的小鼻子,两撇刀削似的剑眉,显出一个俊美少年的雏形。

他双手抱在胸前,眉头紧皱神色颇为凝重,加之一脸的苦闷表情,有着同自身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感。倘若有人在一旁见到男孩的这般神态一定会认为他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大人。

他伸出手掌看了看自己瘦瘦的白嫩小手,“唉……”男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赵明居然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火影世界……”赵明用手托着下巴,回想着脑子中还有些杂乱的记忆。

赵明是个普通的现代人,父母早逝。从小就自立的赵明立志成为一名医生,通过近二十年的不懈努力,这个梦想终于如愿以偿。29岁的他,是一名顶级的心外科医生,在医院里是心外科的王牌主刀,在医学院也颇有名气,不满30岁就被聘为客座教授。在穿越之前赵明只记得自己连续做了两场大手术,花了14个小时自己累到不行。还没出手术室,结果两眼一黑就倒在了手术台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明醒来之后头疼欲裂,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质风格的古老宅子里,周围一切都很陌生,身体也变成了现在这副小孩子的模样。自己的记忆更是出现了严重缺失,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是谁?为什么脑袋这么疼?这是哪里啊?”他一想这些问题就头痛,脑子里一片浆糊。好在后来在榻上躺了好多天后他渐渐想起了自己是谁,记起了原来的事情。

但紧接着赵明的脑袋里又回忆起了一些新的事情——自己是一个4岁的小孩子……这些孩子的记忆虽然比较短,却让他感觉极为熟悉,仿佛自己才经历过一般,反而赵明对自己原来二十多年的记忆感觉有些陌生。细细回忆了一遍孩子的记忆后,赵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穿越到了火影世界。

要说赵明对火影忍者也有着蛮深的感情,从大学就开始,赵明在宿舍中有空的时候,就是看各种动漫。他可是从19岁开始追火影,追了10年的铁杆粉丝啊。虽然对原来的世界挺不舍的,但是能穿越到火影的世界,赵明也颇为兴奋,毕竟这是不少人的梦想,而且自己也曾经幻想过。可是结合了今生小孩子的记忆以后,赵明就高兴不起来了。

日向日月,是赵明现在的名字。木叶村日向分家的一员,是日向日足、日差俩兄弟的远房堂弟。现在的日向日足还不是日向家的家主,他的爷爷才是家主。所以目前日足、日差以及他们的父辈这些属于他爷爷直系的后辈们都算是日向宗家的一员。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长老同他们的子嗣也划归为日向宗家,拥有继承家主之位的权力。而日向日月这一脉很早就是宗家的旁支了,日月自然属于日向分家。

日向日月的母亲千手奈子,是千手一族旁支中的一个普通人,她是一名医生,原来在木叶医院上班,生自己的时候难产去世了。父亲日向田,日向分家的上忍,两年前留下日月一个人去了战场,从此再也没回来。赵明根据记忆判断所谓的战场就是第二次忍界大战雨之国战场,而父亲应该是战死了,只是那些叔叔阿姨们瞒着年幼的日月罢了。毕竟要瞒住一个3、4岁的小孩是很简单的,不过赵明可不是3岁小孩。想到日月的父母亲已故,赵明也心中难过,看来两世都是做孤儿的命啊。

而且从宗家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赵明感觉父亲战死这件事很不简单。父亲才去战场,赵明,也就是日向日月立马就被日向宗家的长老打上了笼中鸟咒印。宗家的人更是经常欺负自己,比如那个家族长老日向秀吉的儿子日向日新,听说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之一,是日向日足的竞争者。日向日新比日月大了8岁,没事就打骂欺辱日月。从日新对日月极为厌恶仇视的眼神中,赵明可以明显感觉到敌意,这不是一个孩子欺负一下弱小这么简单,而是他父亲秀吉指使他这么干的,这强烈的敌意肯定是大人给他的。赵明估计日月的父亲被派去战场,宗家的长老日向秀吉在背后肯定玩了不少小动作,甚至父亲的阵亡也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一个多月前,日新带着他的小喽啰们又把日月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原来的日月只是瞪了他一眼,日向日新一怒之下,居然发动了日月额头上的笼中鸟咒印。日月头痛欲裂,生不如死,终于咬牙猛地一头撞在了柱子上,血溅当场。

赵明估计那时4岁的日月就死了,而自己的灵魂刚好穿越到了这小小的身体之中,同原本日月的灵魂记忆结合在了一起,自己的灵魂附体让日月的身体又多了一口气,活了下来。当然这些只是赵明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后来,日向分家的人及时赶到把自己送去救治,才捡回了一条命。赵明醒来后又在床上足足躺了二十多天才能下地走动。

在原来的日月的记忆中,那一刻真的很黑暗。那个拳头狠狠打在他的脸上,伴随着四周的嘲笑辱骂声,日月趴倒在地上。接着拳脚就像雨点一般落在身上。

“日向日月,你这个废物!”

“垃圾,你不配日向之名!”

“你的死老爹再也回不来了!哈哈哈……”

“嗯?你这是什么眼神,想袭击我吗?尝尝咒印的厉害!”

“笼中鸟就是给你这种分家垃圾拴的狗链子!”

“哈哈哈!你可以去陪你的死老爹……”

那种脑袋仿佛要撕裂的记忆实在是太清晰了,赵明觉得自己真的经历过一般。身上拳头留下的那份痛楚似乎未曾消散。屈辱、痛恨、不甘仿佛就是赵明自己心中的伤疤,每当想起来赵明就怒火中烧。看来日月一直过得很痛苦吧,看着倒影中那个小不点,赵明握紧了拳头。

“居然把笼中鸟咒印发动的方法交给了一个孩子,宗家那些人真的想要我死啊。而且那个日新到现在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更没有人向我道歉,这是什么世道!?”赵明眉头紧皱。

“别人穿越不是轮回眼就是木遁,老天你好歹给我一个红眼病啊,再不济给个晶遁、迅遁、冥遁、冰遁、磁遁之类的也行啊。居然只给个白内障!给个白内障也就算了。白眼是不纯的分家血统,还加了一个笼中鸟。最要命的是宗家的人还想害死我!老天爷,你这是要玩死我啊!”赵明忍不住抬头指着天空吐槽。

众所周知,日向家的白眼洞察力很不错。有了白眼,其实已经是一个侦查感知型忍者了。但是日向家的人查克拉属性一般表现为无属性,并不在五大属性之中,家族专攻的是柔拳体术,所以基本上日向家的人是不能使用主流的五大遁术的。日向家对研究刀法、剑术、医疗忍术、封印术、结界术、幻术也很少涉及,唯一一个咒印术算是厉害的,还都用在对付自己人身上。除了配合白眼的体术外,其他术算是被日向家都给舍弃了。

所以日向家的忍者中远程攻击能力很薄弱,就算学了八卦空掌也只是弥补了一点远距离攻击不足的缺陷。你一个应该呆在后方的高级雷达,战斗时却要跑去最前边和敌人肉搏,赵明想想都觉得头痛。赵明还记得火影中有一次宁次不断被敌人用远距离操控的回旋镖攻击,宁次只能使出回天进行防守,完全没有还击的手段。还有宁次被音忍五人众的鬼童丸用弓箭远距离狂虐,这就是没有远距离战斗能力的下场。

日向家的忍者在下忍和中忍时期很厉害,毕竟白眼强大的洞察力和点穴攻击的优势在那摆着。可到了上忍阶段就有些疲软了,大部分日向忍者都成了侦察辅助型忍者,要是说实力想要更进一步达到影级基本就不用想了,日向家几十年就出了一个天才——日向宁次,还是十二小强中死得最早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赵明看动漫的时候就不太看好白眼,相比于另外两大瞳术写轮眼、轮回眼的种种逆天能力来说,白眼的能力确实不强。而且日月已经被打上了笼中鸟咒印,不仅受制于宗家,白眼有死角不说,让赵明更加郁闷的是自己完全学不到宗家的绝学。

“麒麟、豪火灭却、硬涡水刃、螺旋手里剑这些忍术可以不用考虑了,影分身术倒是可以学,因为只关系到查克拉的分配问题。医疗忍术应该也可以学,因为是阳遁,同样不在五大属性之中,但是要求强大的身体能量和查克拉的精密操控能力。封印术和时空忍术到时候再说吧,能不能学还是个问题呢。螺旋丸应该可以修炼,毕竟是查克拉形态变化的极致,和属性变化无关。但是螺旋丸以上的性质变化就没办法了,有些鸡肋啊……”赵明继续思索着。

“白眼倒是可以进化成转生眼,转生眼可是超逆天的啊……问题是我又不是什么大筒木后裔拥有强大的仙人之体,也不是纯正的白眼血统,没有高纯度的白眼。宗家的人倒是有纯净的白眼,但是要强夺无辜者的白眼,这种事情我可干不出来。老天爷啊,可不可以送我一架阿波罗10号登月飞船?我好去月球找一下大筒木羽村的后裔,说不定可以弄个转生眼出来。”赵明无奈地笑了笑,开个玩笑自嘲着。

“老天啊!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嘛……没修真功法也就算了,给个龟派气功、元气弹之类的外挂也行呀!要不送我一把斩魄刀也可以啊,不用多厉害的,流刃若火、镜花水月之类的就行。恶魔果实看着给一个嘛,火影里边又没有多少海……”赵明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似乎在和老天商量,可是天空是只有云彩在缓缓飘动,可没人响应赵明的‘简单’要求。

“唉,穿越到火影世界,本来想干老本行,当个医生算了。可是日向宗家的人想要玩死我,我就是想独善其身也不行啊!我赵明可不是一个任人随意揉捏的人,既然要玩那我就奉陪到底!”小男孩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站了起来,眼神变得坚毅无比。

赵明想起自己原来学医时的样子:一天拼命看书,拼命做实验,还要学外语,看外文资料,天天在图书馆、实验室来回跑。实习以后又拼命的积累经验,为了磨练自己的技术,他还主动参加了非洲人道医疗队,在各种困难的环境下治病救人。一次次外科手术,挽救生命的同时,也是在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自己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临床经验就已经超过了很多老医生,不论外科、内科还是中西医,赵明都有涉猎。在心外科上,更是取得顶级的。要说努力,自己还真没怕过谁。

他指着水中自己的倒影说道:“既然老天让我又活过来了,那么自己这一世就要好好活下去!这也是为了原来的日月活着。现在既然有人不想让我活着,那我只能发愤图强!活得更好!”

“哼!有笼中鸟咒印又怎么样?不能用遁术,只能用柔拳又怎么样?分家的人学不到宗家绝学又怎么样?成为宗家的眼中钉又怎么样?难道日向分家的人就注定要比宗家的弱?难道分家被宗家打压就只能毫无还手之力的任人宰割?难道白眼就不能成为最强的血继限界?难道没了千手和宇智波,日向一族才可以成为‘木叶最强一族’?哼!你们太小看我赵明了!”赵明坚定地点点头,很难想象一个4岁小孩有着这般的气势。

“从今天起,我就是日向日月!往后,没有人可以欺负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