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神秘金血
  • 神都狂龙
  • 火锅饺子
  • 3256字
  • 2015-12-09 11:04:28

何毅身上的怪病最后还是发作了。

来势汹汹,病情严重,何毅根本就难以抵抗,一头重重栽倒在了地上。至于昏倒后的事情,他自然也不知道了。

“我何毅果然是活不过十八岁,就这样离开这世间了吗?”

“父亲的罪名,我最终还是无法洗刷了吗?”

眼眸已经闭上,脑袋变得越来越模糊,就连何毅自己都认为,他也许就这样倒下了。

因为他对自己身体内的怪病最熟悉,最了解自己的身体了。

只是在思维消失的最后时刻,何毅还是充满了不甘心。

……

“魂归,梦兮!”

“醒来……年轻人快醒来……”

似梦非梦,就在何毅的思维即将完全消失时,隐约间他听到有一道声音在呼唤他。

这声音空洞、虚无,当又实实在在的存在。

“是谁在呼唤我?”

“难道这就是人临死时,天堂召唤的声音吗?”

何毅无法知道自己是否已经真的死去,凭借最后的一点儿思维,对于听到声音,何毅只能这般解释。

同时何毅能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像是一艘竹筏,在一片漆黑的海洋中浮浮沉沉,渐行渐远。那是生命在流逝的感觉。

嗡!

突然,一道金色光芒出现,金光闪闪,就如同金麦穗化作一条光路,划破了这漆黑的大海。

“这是!”

气息渐弱,思维即将彻底消失的何毅,被这突然出现的金光顿时一阵。

金光温和,旭日阳刚,扫过何毅的思维,如同温泉一般居然让何毅的思维开始渐渐清晰。

“魂归,梦兮!”

“少年郎,醒来!”

同时那道空洞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了这无尽的黑色空间。

“难道说我还没死?”

何毅面目异样,看着这四周漆黑一片,静谧无声,只有一条金色大道的景象,不免发出一声质疑。

“年轻人,你的确还未死。”

就在何毅疑惑间,空洞的声音确定了何毅的猜测。

“你是谁?”

“这又是哪里?”

听到对方说自己的确未死,何毅的心中顿时闪过一丝喜悦。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眼前的景象,对此时此景充满了神秘感。

既然他没有死,那么眼前这片黑暗的空间又是哪里?

是现实世界吗?可是又不像,还是说是在何毅的梦中?

“年轻人,这里既不是现实世界,也不是你的梦中,而是一个‘虚之空间’!你也可以认为是在你身体里!”

金光大道尽头,空洞的声音给出解释。

“虚之空间?我自己的身体里?”

何毅诧异,充满不解。

既然他还没有死,那他理应醒来,回到现实。而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是你将我带到这个空间的吗?你要对我做什么?”

何毅现在感觉就仿佛是一缕魂魄,飘忽不定。对于眼前的世界一无所知,唯一能询问的便是这空洞的声音。

虽然他无法确定,他会出现在这里,是否就是对方所为。

“呵呵……这地方是你自己进来的,并非是我所为。”

空洞的声音再次响起,由远到近传来,并且是从一个方向传出。

“在那里!”

这一次何毅捕捉到了声音的源头,反应敏捷,迅速看向声音的传播位置。

“那是……!”

沿着声音的位置,正好是金色大道的尽头,何毅看到了发出空洞声音的主人。

然则,当其看到声音主人的模样时,面色却是瞬间大变。

“血!”

“那是一滴血,一滴金色的血!”

即使何毅现在是灵魂状态,但还是能看到其此刻震惊的脸色,充满了震撼。

何毅震惊,远远看着那滴金血,心中顿时百感交集。对眼前所见,充满了颠覆性的冲击。

那是一滴金色的血液,拇指大,晶莹剔透,如同琥珀。就像是一轮袖珍大的金日,挂落在前方,闪烁金光,让人匪夷所思。

不过很快何毅就想到一件更为惊奇的事,那就是刚才与他对话的声音,就是从这滴金色的血液中传出!

“一滴血怎么会说话?”

何毅作为华夏人,自然从小就接受过举世闻名的九年义务教育。

从小就被老师灌输相信科学,坚信科学。知道科学才是第一生产力,对灵异事件自然不会相信。

但是此刻,他却是亲耳听到,刚才那声音是从这滴金色血液中传出的。这无论如何都震撼到了何毅。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神还是鬼?”

何毅震撼,强行逼迫自己镇定,漂浮的灵魂之躯问向那滴金血。

“哈哈……年轻人,看来你的胆量还挺大的,发现声音是从我身上传出,竟然没有被吓得直接晕倒。单从这一点看,你比你父亲要强一点点儿。”

“你可以称我为‘龙’!”

金色血滴停在空中,鎏金闪烁,看到何毅一脸的震惊,居然大笑而起,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称呼。

“龙?”

“你说你叫龙?”

听到对方如此的称呼,何毅明显一愣,表情古怪。

‘龙’,作为华夏人的何毅自然听说许多。那是一种并非凡间的生灵,神秘而又神圣。是华夏人的图腾代表,受到万人祭拜。

世间万物也没有任何生灵敢自称为龙,因为这是对龙图腾的尊敬。

可是此刻,这一滴仅仅就是拇指大的血滴,虽然会说话,但其却说他叫龙,这岂能不让何毅联想许多。

“年轻人,你不用好奇,‘龙’仅仅是我的一个称呼而已。”

金色血滴像是知道何毅心中的疑惑,打断了何毅的猜测。

“等等……你刚才说我比父亲强一点?”

“这么说,你认识我父亲?!”

对于对方说自己叫龙,何毅虽然还百般不解。但当听到金色血滴居然提到了他父亲。那原本震惊的脸瞬间变得迫切,目光中闪烁激动,比得知自己还活着还激动。

不论对方到底是什么,但是既然它认识父亲,那么何毅就能了解到父亲的更多信息。

“呵呵……年轻人,你父亲我自然认识,而且还知道他的许多秘密。但却不能告诉你……”

停在半空的金色血滴没有否认,更是表明对何毅的父亲了解甚多,只是不能告诉何毅。

“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能知道父亲的许多事,但当听到对方说不能告诉自己时,何毅岂能甘心,急忙大声质问道。

“年轻人,这是你父亲与我之间的约定,是他要求我不告诉你!”

金血滴给出解释,说是何毅的父亲自己要求。

“父亲他为何不让你告诉我?难道父亲真的放下大罪,怕我知道后失望吗?”

何毅不愿放弃,一再恳求金色血滴告诉他一切。

“好了,年轻人,你父亲的事,我因约定必然只字不可提,你如何恳求都没用。”

“现在咱们来聊聊你吧,也好看看你有没有资格。”

金色血滴停在金色光速的上空,静静漂浮,金光散发。突然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何毅的眼前。

“资格?什么资格?”

对方不愿告知何毅关于父亲的事,何毅也强求不得。突然听到对方说出什么资格,他不免一脸茫然。

“呵呵……小家伙,你不想知道你身上的那怪病是怎么来的吗?”

看着何毅一脸的茫然,金色血滴悠悠笑起,莫名的这般问向何毅。

“难道你知道我身体内怪病的来历?”

何毅心思缜密,听到对方这般问,自然能猜到对方可能知道。

因为他自己也想知道,缠绕他整整十八年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嗯,我自然知道你体内怪病的原因。”

金色血滴没有否认,神神叨叨的点头道:“因为你这怪病就是我动的手脚。”

“什么?你说我体内的怪病是你弄出来的?”

“卧艹……!”

何毅满怀期待,想知道病因。却是听到对方说,这病是因他而起,顿时就彪出了脏话。

说不愤怒那是假的,就是因为这个怪病,何毅从小就受到异样眼光,被人称为灾星,更是受尽了屈辱折磨。

如果他没有身患这怪病,身体健康如常人。何毅相信父亲在出事后,他绝不会像如今这般,饱受中年妇女,以及那般亲戚的羞辱。

如果何毅现在不是灵魂状态,没法出实拳。就算对方真是牛鬼蛇神,估计何毅都想将其轰成碎渣。

“小家伙年纪不大,脾气倒是挺大。不就是吸取了你身上几滴胚胎精血嘛,又没有要你的命……”

“再说我又不是白拿,刚才不是补偿你,救了你一命吗?”

金色血滴看到何毅如此大的反应,非但没有感觉自己罪大恶极,反而是觉得何毅反应过度。

胚胎精血据说是婴儿还在母体中时,产生的最为纯洁之血。据传这种血拥有神秘力量,左右人一生的成长。

许多婴儿出生时先天畸形,或患先天疾病,甚至夭折,都是因为这胚胎精血消失而造成得。

“救了我一命?难不成我还得感谢你让我得了怪病?”

何毅此刻感觉自己都快气炸了,让他得怪病的罪魁祸首。非但不感到内疚,反而还要何毅感谢他。

“正是,你是应该感激我。”

“刚才你出车祸时,如果不是我出手,你现在早就去见阎王爷了!”

金色血滴上下跳动,像是在表达何毅的确该感谢他。

“感谢你全家!”

何毅发飙,就算这滴金血真与龙有关,他也不能忍了。灵魂状态的身体猛然是朝其扑去。

叮!

时钟敲钟音,空间震荡。

然则,就在这时何毅飘起的灵魂,突然定在了空中。

再然后,他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将他剥离这片空间。

……

“呵呵……想不到这小家伙第一次进来,就能待一分钟!”

只是在何毅离去后,并没有听到金色血滴的最后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