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治病之法
  • 神都狂龙
  • 火锅饺子
  • 2420字
  • 2015-12-28 17:15:37

“何毅,以后别人要是问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你就说是我聘请的新保镖!”

“还有以后不准将我跟凤姐相提并论,否则本小姐现在就解雇你!”

蔚蓝天空,白云朵朵,一架私人飞机上,何毅与柳冰冰正坐在其内。

只是一大早,柳冰冰就板着个脸,撅着小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而且还时不时翻白眼,幽怨的盯何毅几眼。

“明白,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何毅回答的极为干脆,不过在看到柳冰冰那满脸幽怨的脸色,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原来今早柳冰冰在带何毅离开,准备去武当山拍戏时,正巧又碰到了昨日的那位酒店经理。

酒店经理一见到柳冰冰出现,自然极为兴奋,如同一个疯狂的粉丝,喊着要柳冰冰的签名。

原本他是绝不允许任何人抹黑柳冰冰,谁敢抹黑柳冰冰,就是和他有血海深仇。

然则这一次,他却是不同,居然自己公开抹黑柳冰冰。大喊柳冰冰长得丑,连凤姐都不如,高举自己是黑粉的旗帜。

最后还屁颠屁颠跑到柳冰冰面前,满怀期待的询问,他是不是可以像何毅一样和柳冰冰单独相处。

这般阵势,如此疯狂的粉丝,柳冰冰虽然久经娱乐圈,但毕竟是个才二十不到的小女孩,还是被惊吓到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何毅叫来警察将酒店经理带走,两人才上了飞机。

只是在酒店经理被抓时,他却是不停的质疑:“现在不是流行黑粉,黑粉才是真正的粉丝吗?”

一场虚惊,在上飞机后,何毅出于好意,解释了那位酒店经理为何会变成那般,告诉柳冰冰是个误会。

不曾想,最后柳冰冰将在这事全部怪在了何毅头上,一路上对何毅翻白眼。

惹的何毅一脸的哭笑不得,最后只能选择乖乖闭眼,养神定闲。

“龙前辈,武当山上真有治好我体内怪病的药?”

气定神闲,何毅装作在闭目养神,其实是再次来到虚之空间。

自从上次死而复生后,何毅发现自己的身体真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最大的变化就是他发现,在他的胸口处居然多出了一个图案。这突然似蛟似龙,居然与父亲留给他的那件军装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同时,当何毅将心神注意到胸口的图案时,他惊人的发现,自己居然再次进入了虚之空间。

也就是说胸口的图案,是虚之空间的入口!

何毅没有忘记在酒店里,金色血液的话。虽说复活后,何毅的身体变好了不少,但既然有办法根治自己的怪病,何毅又岂会放弃。

现在他即将到达武当山,自然想知道详细一些。

“前辈,龙前辈你在哪儿?”

虚之空间,黑雾朦胧,何毅化作一缕精神烙印,再次进入。四处找寻金色血滴。

“好了,小子你别在鬼叫了,老夫在这里!”

四野相望,空空荡荡,并没有见到金色血滴。就在何毅疑惑金色血滴去哪儿时,一声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

“前辈?”

何毅听声辨位,快速找到了金色血滴的位置,急忙跑过去。

不过当何毅找到金色血滴时,脸上的表情却是明显一愣,目光闪烁震惊。

何毅看到眼前的金色血滴,不再像之前那般油光发亮,琥珀之色。而是发现其此刻金光暗淡,大小也小了一圈。

正落在一块干裂的石头上,看上去极为虚弱。

“前辈,你怎么变成这般了?”

毕竟对方曾两次救了自己,何毅急忙关心的问道。

“怎么变成这样?还不是为了救你,消耗了老夫太多的能量。”

“气煞老夫,气煞老夫,这回损失可大了啊……”

面对何毅急切的关心,金色血滴像是正在气头上,对着何毅就是一通说教。

原来金色血滴为了救活何毅,忍痛割爱分离出那滴米粒大小的金血,却是蕴含了其三分之一的力量。

故此,它才会变成这般虚弱。

“前辈,那我怎样才能帮你复原?”

祸因何毅而起,何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急忙询问恢复的办法。

“小子你要帮我恢复?就算你那先天灵胎,给我一百个,这回也恢复不了。”

“算了,还好有这女娲石,我还能自己慢慢恢复,就是时间久了点。”

听到何毅想帮忙,金色血滴直接无视,完全是一副嫌弃的样子,直叫它自己能慢慢复原。

“女娲石?那是什么石头?”

听到金色血滴说自己能复原,何毅的担忧自然减轻了不少,却是好奇的看向眼前的石头。

这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巴掌大,暗黑色。上面充满了裂纹,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粉碎。

至于金色血滴正好落在石头的正上方,静静停住。

“小子,这石头可是大有来头,威名还远在轩辕黄帝的轩辕剑之上。”

“你听过古神话中,女娲用七彩石补天的传说吗?这块石头就是从那七彩石上掉落的一小块。”

“这可是我活着时,拼了老命才找到的宝贝!”

看到何毅对眼前的破石头充满了疑惑,金色血滴开口解释,就像是在说自己最心爱的宝贝,甚是得意。

“这世上真有女娲石?”

虽然何毅知道,每次金色血滴都会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些惊天信息。此刻见到眼前的破石头居然女娲石,倍是震惊。

“好了,小子你来找我定然是想问,在武当山怎么治好你的病。”

看着何毅满满的震惊,金色血滴忽然收嘴,转移话题。

“我也开门见山,直接告诉你就是。武当山作为道教圣地,曾出现过许多道家圣人。”

“你要是能找到道家的开山祖师老子的遗物,便能治好你的病!”

“什么?要我找到老子的遗物?老子他不是数千年的人物,早已伏牛西去了吗?”

当听金色血滴所说的治好自己的病,是这般办法时,别说是何毅,就算任何人听到都以为是在耍人。

“怎么?小子你不信我的话?”

金色血滴何其老道,自然看到了何毅满脸的不信。

顿时就来气,大喊道:“小子,你连蚩尤、黄帝都信了,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别忘了,老夫现在可是跟你在同一条船上!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

金色血滴显然还在郁闷救何毅的事,嚷着大嗓子,叫何毅赶紧去找。

“的确,死而复生这般神奇的事都发生在了我身上,还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

“道祖的遗物,我去找来便是。”

被金色血滴这般提醒,何毅顿时想通了不少,暗自决定。

……

“喂!木头人,臭何毅,我们到地方了,赶紧给我醒来!”

忽然,何毅感到身体一震摇晃,像是有人在推摇他。

睁开眼,便是看到柳冰冰正气鼓着腮帮子,十分抱怨的盯着他,大眼对小眼。

嘴里还不停的嘀咕道:“果然是木头人,死懒猪,居然睡了一路。枉我还费尽心思,才将你从东方姐姐那里救出来,哼……”

一通幽怨的嘀咕,柳冰冰便扭头就走,先下了飞机。

“我又得罪她了吗?”

看着气鼓鼓走去的柳冰冰,何毅同样满脑子疑问,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摸摸鼻子,摆出一个无辜的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