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驱逐
  • 神都狂龙
  • 火锅饺子
  • 3616字
  • 2015-12-05 01:03:04

冷,寒颤般的冷!

暮色袭来,天色已是接近傍晚,雨水早已打湿了何毅的全身。

何毅再次回到了别墅区,他回来是要带走自己的一些东西。

“呦,不是说再也不回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虽然你那罪犯老爹丢尽了何家的脸,但是他至少还算是个有骨气,说一不二的人。想不到他这儿子倒是差了许多,刚说过得话就后悔了……”

“说!你怎样才肯搬出去住?”

别墅门前,何毅全身湿透,模样有些狼狈,虚弱的身体带着发白的脸色。

但还未等其走到门前,老远就看到中年妇女正冷笑的站在大门前看着他,故意在看着何毅出丑。

“我何毅说过的话自然算数,我来拿走一些东西,就会离开这里……”

何毅样貌虽然狼狈,嘴唇发紫,可消瘦的身体始终坚挺如松,眼神坚定。面对中年妇女的冷笑,不卑不吭的回答。

“呵呵,回来拿你的东西?这栋别墅里如今哪里还有你这废物的东西?当初可是你那罪犯老爹亲口答应,只要我收养你到十八岁,这别墅里的所有东西就都归我了!”

“怎么?你还想不认账不成?哼,我看你是嘴巴硬,想来求我这婶婶继续收留你吧?”

中年妇女声音刻薄,看着面前的何毅,眼中充满了厌恶与冷笑。

哪里将何毅当成了侄儿,完全就当成一个连外人都不如的乞丐。

哐当当……

“何毅,我看你回来是想要钱的吧?这些钱足够你在外面住一段时间了,带上你的这些垃圾赶紧离开这里。免的脏了这地方……“

突然别墅门内传来一阵物体碰撞的混乱声,以及男子的声音。便是看到一位男子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男子年纪与何毅相仿,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比何毅魁梧,皮肤白皙,倒也算是仪表堂堂。

只是男子此刻像是在丢垃圾,用脚正踢着一些破箱子从里面走出。同时手里甩出了几张百元大钞,丢在何毅面前,俨然将何毅当成了一个乞丐。

“何超才,你敢动我的东西!放下!”

何毅不卑不吭,原本打算回来拿走自己房间内的东西就离开。那些东西都是他这些年收集到关于父亲的情报。

此刻,见到眼前男子竟然将他的东西像丢垃圾一般,用脚踢出来顿时大怒。

这出现的男子正是中年妇女的儿子,何超才。逼何毅搬走,给狗住的这种事情,也正是他指使中年妇女做的。

同时他也是何毅的堂弟。在何毅父亲未出事前,他曾是何毅的小跟班,对何毅极为的推崇。只是如今他早已不将何毅当作堂哥看待。

“这些破东西看着就烦人,要不是念在你也姓何,我早就一把火给烧了。”

何超才声音高冷,无视何毅的呵斥。粗鲁的将东西给踢到了何毅的面前,扬言要烧了这些东西。

“何超才你莫要欺人太甚!”

何毅强忍,拳头捏的绷紧,发出咔咔声响,最后一次警告何超才。

这些东西都是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收集到的,被自己好好珍惜保存,可以说是如今何毅最为宝贵的东西。

现在却是被眼前的这男子如此随意乱丢,怒火瞬间冲上天灵盖。

“怎么?我的好堂哥,你还想动手?”

“啧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威胁我?藏獒给我咬死这废物!”

何超才冷笑,看着何毅冲火的眼神,不怒反笑,紧接着对身后吹了个口哨。

汪汪……

突然狗声传来,声音恐怖,一头高有一米,全身长满黑色毛发的藏獒从屋内冲了出来。

藏獒,被称为最为凶残的宠物,性格暴躁。

何毅便看到这头藏獒面色狰狞,听到何超才的命令,张开血盘大嘴,猛地就是朝他扑来,是要真的将何毅活活咬死。

“何超才你……”

何毅怒火攻心,身体发出剧烈的颤抖。就是因为这条藏獒,为了这头畜生,中年妇女逼迫何毅搬走。

此刻他们更是命令这条畜生,要活活咬死自己。这哪里是什么亲戚,这是想要何毅的命,恐怕这对母子早就预谋对何毅不利了。

同时也足以想象这些年何毅在何家,受到了多少冷眼嘲讽,受到了多少身心暗伤。

“我跟你们拼了!”

“就凭这畜生还要不了我的命!你们欺人太甚!”

忍无可忍,何毅发出最后的咆哮,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面对飞扑来的恶狗,他只能以死抵抗。

唰!

何毅爆发,拼尽全力,伸出拳头击向那头藏獒。五指成拳,拳掌发亮,呈半月状在半空闪现出一道亮光。

“嘿嘿……我的好堂哥,就你那病怏怏的身体也想对付我的狗……”

“实话告诉你,这藏獒就是我专程带回来对付你的!哈哈……”

看到何毅竟然还手,远处的何超才更是冷笑连连。

别说是何毅,就是一位中年男子恐怕都不是藏獒的对手。同时还说出了其带回这条藏獒的真正目的。

恶狗猛扑,面目狰狞,白齿中流淌着骇人的凶光。何毅只有全力一击,兴许才能逃过一劫。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在何毅出拳的同时。位于其胸口,那件军装上似蛟似龙,金丝银线勾勒的图腾,突然莫名的闪过了一道亮光。

砰!

空气荡漾,爆发出巨大的碰撞声,何毅的重拳击在了藏獒身上。

然则,就在何超才自信满满何毅必被轻易扑到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恐怖的藏獒在受到何毅那一拳的瞬间,居然直接发出一声哀鸣,那庞大的身体更是飞了起来。

嗷呜……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哀嚎,藏獒的身体就被击飞到了十米开外,重重砸进了草堆中。

静!

极致般的静……

这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一幕,瞬间将这里陷入了安静。

“这……”

“这怎么可能?……”

爆炸性的视觉冲击瞬间惊吓了何超才,他的那张脸更是早已凝固。

看了看何毅,又看了一旁如同死狗一般,哀鸣不停的藏獒,一脸的难以置信。连同中年妇女呆呆的傻愣在了原地。

“刚才那力量是?……”

震惊的同样还有何毅,他也被自己这突然爆发的力量所吓到。

对于自己这虚弱的身体,他自己自然最为熟悉。因为身上的怪病,别说是刚才那种恐怖力量,就是五十斤的石头他恐怕都抱不起。

“难道是……因为那套功法吗?”

“可父亲不是说它就是一套强身健体的普通功法吗?”

困惑间,满脸迷茫的何毅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去感受自己的身体。

“果然是那种温暖的感觉!”

飞快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何毅那迷茫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一丝惊喜。

正因为何毅天生怪疾,身体虚弱,其父亲便教了他一套功法。

功法的名字何毅并不知,但是其内容招式,何毅早已是背的滚瓜烂熟。

招式并不特别,就是教人一种吸吐呐吸的规律,以及一些最为寻常的健身体术,与太极拳法有些类似。

一定要说不同之处,那就是每次何毅修炼完后,都能感到脚底会升起一股热流。

这股热流很是神奇,每次一出现就会自动从脚底游向身体的四肢百骸。如同温泉洗涤,让何毅的全身都瞬间变得极为舒坦。

对于这套功法,何毅每天都会练习一遍,不论春夏秋冬都不曾断停过。

也正是如此,何毅原本病怏怏的身体,才能坚持到今天。可是像刚才那爆发出的恐怖力量,何毅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

而就在刚才,他在爆发出那股力量的手上感觉到了那股热流。

“这么说父亲教我的那套功法,并不仅仅就是强身健体?它还能增强我身体的力量?!”

一想到这些,何毅眼中的精光顿时大亮。

“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你不是天生怪疾?所有医生都说你活不过十八岁吗?”

许久,何超才才有点儿回过神。一脸恐惧的看着何毅,颤抖着嘴巴,是一连抛出出数个疑问。

何超才无法想象何毅突然拥有这般强大的力量,他可是知道何毅身染怪病的事实。

面对何超才的疑问,何毅并没有回答,也不想解释。冷漠的看了这对母子一眼,便一步步的朝着两人走去。

“何毅,你……你想干嘛?你别乱来,你不能对我们动手,我可是你婶婶!”

一拳打伤藏獒,这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看着一步步走来的何毅,中年妇女那惊恐的脸上顿时发出惨叫。

何毅冷笑质问道:“婶婶?”

“可笑,你既然从未将我当作侄儿看待,我又何需将你当作婶婶?刚才你和你儿子不是还命令藏獒,想活活咬死我吗?”

对于这对母子,这所谓的婶婶与堂弟,何毅是没有一丝的情感。因为他们刚才还想要何毅的命!

何毅冷酷,一点点逼来,他要教训这对恶毒母子。特别是何毅的那对眼眸,中年妇女能感受到何毅对她们的怒火。

“何毅,好你个白眼狼。我让你白吃白喝这么多年,没要你一分钱,你竟敢对我们动手!”

“你这个连娘是谁都不知道,爹还是罪犯的野种,就应该活活饿死在外面!”

也许被何毅这时的模样所恐惧,中年妇女内心崩溃,突然像是泼妇骂街,与何毅彻底撕破脸,一脸的扭曲对着何毅大声辱骂。

“闭嘴!”

啪!

掌声响起,嘹亮空间,中年妇女的如此难听辱骂还未说完。就看到何毅手若弧光,快若流星,左手掌已是拍在了中年妇女的脸上。

“你没有资格说我母亲,更没有资格说我父亲!”

听到中年妇女的辱骂,何毅的面色变得更加冷酷。

今天虽是清明,却也是何毅的生日。而眼前的中年妇女,堂弟,这些所谓的亲戚却是逼迫何毅搬出自己的家,是何其的讽刺与恶毒。

冷漠地看着两人,何毅突然提高了声音:“我何毅说过会离开这里,自然就会离开这里,但在离开前我还是要转告你们,包括那些故意躲着我的何家所有人一句话。”

何家有如今的地位与势力,全是因为我父亲的帮忙!但是你们却是忘恩负义,在我父亲落难时,非但不救他,反而是将他逐出家门,甚至连他的房子都不放过!

“现在我要你们记住,只要我何毅活着一天,我也要让何家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稍时,何毅离去,带着被踢出来的箱子离去,是背脊坚挺的离去,最后更是留下这般一句话。

“让何家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看着慢慢消失在夜幕中的那道身影,以及刚才的誓言,中年妇女与何超才的心中,却是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恐慌。

因为这是十八年来,她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何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