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条件
  • 神都狂龙
  • 火锅饺子
  • 2558字
  • 2015-12-13 11:00:07

白莲花瓣,艳丽玫瑰,两种风格迥异的花朵,红与白的烘托,将东方玫瑰显现地更是风华绝代。

被叶良辰次次提起,传的神乎其神,何毅想求助的东方玫瑰此时终于出现。

东方玫瑰缓步走来,裙角抖动,像是脚踩荷叶,连那走步的身姿都充满了惊艳,就如同一尊仙女正在向何毅走来。

如此美轮美奂的画面,绝对会令无数观看者沉沦,被其惊艳所迷倒。

何毅同样如此,本是期待,东方玫瑰的真容到底惊艳到何种地步,对东方玫瑰绝对的尊敬。

然则,当体内突然响起的龙吟声,让何毅恢复了正常后,那份期待早已消失。

“魅惑之术?”

“你是说,刚才我身体的突变是因为你的原故?”

此时此刻,对于走来的东方玫瑰,何毅的脸上不再有惊艳,反而是变成了凝重与警惕。

因为他亲耳听到,刚才他身体的变故是对方动了手脚。他对身体忽然失去感知,正是她的原因。

“恐怖女人!”

瞬间,原本何毅对东方玫瑰的一切猜测,一切听说彻底转变。唯一能形容的就是‘恐怖’一次。

就在刚才,何毅相信如果东方玫瑰命他自杀,何毅都绝对会照做。

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被对方控制!

“怎么堂堂何战的儿子,曾经对华夏第一族都敢挑战的何战之子,就这点儿胆量吗?”

“被我的一个魅惑之术,就吓得这般面露惊恐?”

东方玫瑰已经走进,站在了何毅的面前。对于何毅的面目变化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开口便是这般质问何毅。

近处,何毅自然也彻底看清了对方的真容。虽然心中不断提醒自己警惕,但当看到对方容颜的一刹那,何毅瞬间感觉自己又要沉沦下去。

那是一张近乎完美的脸颊,灵眼、翘鼻、美嘴,成黄金比例组成,多一分显余,少一分显缺。

身型婀娜,皮肤白皙如玉,一缕如同青丝的乌黑长发正好挂记腰间。盘着一根发夹,如同古典美女。

莲花白裙虽然遮盖住了女子完美的身材,但还是露出的一小节脚踝。

脚踝白皙如同婴儿般粉嫩,闪烁着荧光,仅凭这点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想象对方的完美身型。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仿佛古人所写的这首诗词,正是对她的最好描述。

“咬!”

如此近距离的面对对方,何毅很有可能再次沦陷,情急之下,何毅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

痛!

舌头出血,瞬间强烈的痛觉席卷何毅全身,令自己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

“何毅见过东方小姐!”

“今日特来拜访,是想寻求东方小姐的帮助!”

强烈的阵痛感让何毅彻底清醒,虽然明知对方极度危险,但何毅还是表明了来意。他不能就这般放弃查询父亲的最后希望。

“嘻嘻……居然用这种办法破解我的魅惑之术。”

“这股狠劲倒是与传闻中的何战有些相似。”

东方玫瑰并没有直接回应何毅,反而在看到何毅用咬舌的办法,使自己保持清醒时,眼中一亮,发出一丝笑声。

“东方小姐,家父正是何战。既然你知道家父的名字,那么自然也知道家父的许多事。”

“今日何毅所求之事,正是想借助东方世家的情报网,帮助何毅查出到底是谁陷害了家父!”

听到对对多次提及何战之名,何毅心中的希望瞬间变大,因为知道他父亲的名字的人少之又少。

“在答应是否帮你之前,你是否应该先把你这身旁的兄弟弄醒?”

“我看要是再晚点,之前他挖的那座坟,看来是要给他自己准备了。另外我可提醒你,我这魅惑之术可是天生的,连我自己都无法取消。”

东方玫瑰似答非答,完美无瑕的脸颊露出狡洁一笑,突然这般提醒何毅。

“什么!这魅惑之术无法取消?不好!”

“良辰,叶良辰你快醒醒!”

被对方突然提醒,何毅面色顿时大变,瞬间想起他身旁还站着一个人,急忙先喊醒叶良辰。

“美……美人……仙女下凡!”

何毅侧脸,看向叶良辰。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此刻的叶良辰同样中了魅惑之术,身体如同木偶动弹不得,被完全控制。

但与何毅所不同的是,叶良辰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是充满了幸福,满脸憨笑。

嘴巴半张,重复着几个词,甚至都有口水流出,十足的一个灵魂出窍的花痴模样。

“良辰醒醒!快醒醒!”

但是何毅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开始不停的摇晃叶良辰的身体,让其清醒。

同时何毅也终于明白,在见东方玫瑰之前。叶良辰为何一定要买纸巾和止血药,还说那些是用来救命得。

原来东方玫瑰的容貌太过于逆天,此刻叶良辰已经是被惊艳到了七孔流血的地步。特别是鼻子处的血液更是滚滚流出,没有丝毫停下的趋势。

此刻何毅就在将同纸巾和止血药,正不断的往叶良辰的身上贴,不停止血。丝毫不敢间断,显然真的是在救叶良辰的命。

“看来只能打醒了!”

最后看到叶良辰都快流了一脸盆的血,还是叫不醒。情况危急,何毅决定将其打醒。

啪啪啪……

手速如电,何毅一连拍了叶良辰数个巴掌。

“啊……痛死我了!”

“是谁敢将我叶良辰打醒的?不知道我正要梦到与东方小姐,发生一段不可思议的故事吗?”

叶良辰被打醒,一连吃了数十个巴掌才清醒,但是清醒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咦?我怎么感觉身体这么虚弱?”

“难道我已经与东方小姐发生了一段不可思议的夜晚?还有这地上这么一滩血是怎么回事?”

不过被打醒的叶良辰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更是不知道他刚才差点儿丢了性命。

“良辰到我身后来,不要东张西望。”

就在这时何毅的声音响起,提醒叶良辰走到其背后。

“咦?是何老大!”

显然叶良辰由于刚才的完全沉沦,还没有彻底清醒,在听到何毅的声音后还是有些愣愣的回应。

“好了,东方小姐,现在我想知道你的答复。”

“就是你是否肯帮何毅这个忙,帮何毅找出诬陷家父的仇人!”

一把将叶良辰拉到身后,何毅回到了正题,面色犀利且坚定的看向对方。

“嘻嘻……就算我帮你查出对付你父亲的人,你就确定你一定能报仇?”

“据我所知,与你父亲相识的人全都是大势力,大门派。就凭现在的你,就算你知道了对方是谁,我看也不可报仇成功。”

面对何毅这把坚定的请求,东方玫瑰却是带笑反问何毅,又或是在让何毅放弃为父亲证明清白。

“仇如何报,自是何毅之事。现在何某只想求小姐帮忙,查出家父的仇人是谁!”

东方玫瑰的这个提醒,何毅并不是没有想到。在决定为父亲洗刷罪名的那一刻起,何毅就知道自己将来,所遭遇的必将是重重危机。

“如果小姐愿意出手相助何毅一把,这份恩情,何毅有朝一日必将十倍、百倍奉还!”

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何毅更是这般许下承诺。

“要报答不必将来,现在就可以。”

“你只要答应做我一个条件,我就答应替你查出对你父亲出手那些人的来历!”

面对何毅郑重许下的承诺,东方玫瑰却是这般开口。

“什么条件?”

既然对方这般说,何毅自然不会放弃。

“条件就是你答应做我为期一年的手下!”

在何毅的好奇中,东方玫瑰给出了这般一个要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