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惊梦青铜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3293字
  • 2017-12-01 15:12:37

一声惊雷打断了我的思路,狂风刮开窗户,吹灭了满地的蜡烛,屋里陷入一片漆黑。我正好背对着窗户,冷风吹进来,背后阴森森的凉,我对面是澈娜的遗像,边框是夜光的,青绿的幽光映着黑白照,烘托着恐怖的气氛。

我感觉背后有人,我想回头看,但脖子因为紧张而僵硬了,转动不了半分,我生怕一回头看到一个披头散发、七窍流血、面色苍白、怒目圆睁的厉鬼。

突然,一丝光亮从身边亮起,慢慢向前移动,我吓得闭上了眼睛,直冒冷汗。怎么办?难道今儿真要挂了?我遗书都没写呢。我大脑飞速运转,那一刹那,好多事都想起来了。

我妈曾经偷看我的日记,发现了我写给卫洋的情诗,以为我早恋,非要我带她去找卫洋说个明白。

我爸爱喝酒,收藏了许多珍品,但因为我妈不许他喝,他只能一直收藏着。一次,我跟同学打赌输了,偷了他一瓶国酒茅台,他怕我妈知道他藏酒的事,不敢张扬,只能暗里着急,好长一段时间都跟我抱怨:“咋就没了呢?哎,一定让你妈送去烟酒回收店了,可惜啊,我一口都没尝呢。”

我又想起爷爷,那个古怪的老头,明明有丰厚的积蓄,偏偏要独自居住在乡里,爸妈多次要接他到市里,他都拒绝了,说要等什么“掌门人”。

回忆戛然而止,因为我感觉到脸上有东西,应该是一只手,一只冰凉的手,那手在我脸上摸了一把,又收了回去。

我心想,这鬼不掐我脖子,摸我脸干嘛?难道是澈娜?想到这里,我迫不及待地要睁开眼抱着她痛哭,忽然又想到,万一不是澈娜,是一只色鬼怎么办?

我内心是崩溃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

“你冷吗?”

那鬼说话了,是男人的声音,就在我对面。我彻底崩溃,“哇啊”大叫一声向后退。

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挣扎了一下,一点用都没,那手握得并不重,可就是甩不脱。

靠,劳资跟你拼了!我猛然向前一撞,那鬼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摆在我们之间的那支蜡烛也被带翻,熄灭了火焰,周围又是一片漆黑。

我正疑惑,鬼还知道疼?而且,在撞上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他不是鬼,是个大活人!那就更奇怪了他是咋进来的?不会是入室抢劫吧?

我趁着黑,悄悄爬到沙发后,想去拿茶几上的水果刀,不料因为摆了一地蜡烛,我又在最中间,一路爬过去撞翻了一溜,我顾不上掩盖行踪了,拿到武器才是关键。

磕磕绊绊好不容易爬到墙角,伸手一摸,却摸到那只冰凉的手,我吓得大叫一声,向后一跌,转身又爬回原地,刚歇口气,面前的蜡烛亮了起来。

火光中,我看到一张绝对英俊的脸,不敢说比卫洋好,但绝不输给卫洋。只是,那眼睛太阴冷,透着一股邪气。

我正打算再次逃跑,他幽幽地开口:“你最好别动。”

傻子才不动呢!我暗暗骂一句,以秒速实施我的计划——抓起桌上的盆栽,瞄准他的天灵盖就砸,因为怕下手太重砸死了人连累自己坐牢,所以砸的时候没敢使全力,力求砸晕就行。

我猛地一挥,手直直地从他身体穿过。

······尼玛,到底是人是鬼?给个准信儿啊!

我“嘿嘿”一笑,采用柔情路线:“哥,吃过没?你饿不?我给你煮面去。”我抱着烟灰缸想溜之大吉。

“坐下。”他极其淡定地蹦出两字。

我“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两岁半的幼儿,一家老小全靠我养活,我不能死啊······”

我哭的感天动地,他却面无表情,伸出右手抬起我的下巴,慢慢凑近。

完了,守了二十几年的贞操,今儿要交代了?卫洋,我对不起你!

“你是谁?”他莫名其妙地问了句。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是谁?”我趁机拍开他的手,小样儿,手还挺好看。等等,我又能碰到他了,而且还有体温,所以,不是鬼?还是说爷爷跟我讲的鬼没有温度是骗人的?

他盘起左腿,曲起右腿,右胳膊支在右腿上,手撑着下巴,眯着狭长的不知道什么眼直勾勾盯着我看,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咳嗽一声,盘腿坐好,问他:“你三更半夜私闯民宅有何贵干?”

他慢条斯理地回答上一个问题:“我是林青铜。”

我严重怀疑此人反射弧过长!不过,林青铜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你来我家干什么?你认识巴澈娜吗?你怎么进来的?还有,你到底是人是鬼?”

他拨了拨蜡烛火芯,漫不经心地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我是谁关你屁事啊!”

他皱了皱眉,道:“法道孙家的人都这么没有礼貌吗?”

法道孙家说的就是我们家,小时候爷爷跟我说过法道孙的由来,爷爷的爷爷是一位很厉害的大师的徒弟,大师叫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姓张,人们都叫他张天师。爷爷的爷爷从张天师那儿学了了不起的本事,下山造福万民。爷爷的爷爷下山后以法道孙为号,四处游历,看风水,驱邪秽,名声大造。后来时代发展,阴阳灵异学派受排挤,爷爷的爷爷安定下来,成家立业,虽不再涉足阴阳行列,却暗中将法道孙的衣钵代代相传。

我不知道眼前的陌生男子是怎么知道法道孙家的,听他的言语,他早知我是法道孙的后人,如此看来,他极有可能是冲着我这一身份来的。

苍天啊,孙家到底怎么惹着这位祖宗了,居然都找上门来了,也不知是敌是友,如果是仇家,我一个弱不禁风手无寸铁的丫头片子可怎么应付啊!

“那个······”我试探性地问:“你跟孙家有仇吗?”

他摇摇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你跟我有仇吗?”

他点点头,突然一掌劈向我的后脖颈,我最后骂一个“草”字,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再睁开眼,发现身在荒野,四周全是碎石子。我揉着脖子爬起来,一片迷茫。

这哪儿啊?我不会已经死了吧?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四下一望,发现有一对男女正向山上走来,我立刻便确定我还活着,因为那个走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啸彦。虽然不知道他怎么跑这儿来了,但起码碰到了个熟人,心里踏实。

我欢呼着向那两人跑去,他们却像看不见哦,说着自己的话,完全不理会我。我挡在周啸彦面前,大喊:“喂!你怎么······”

我话还没说完就惊呆了,周啸彦竟然从我的身体中穿过去了,或者说我从他的身体中穿过了。我不知道是我死了还是他死了,我好想捡块石头给自己脑袋来一下。

晴天里响起一个霹雳,转眼间风起云涌,暴雨倾盆而至。

周啸彦对那个穿桂花白清旗袍的古典美人说:“快!魔灵兽要冲破阵法了,青铜和商夏的力量不够,我们快去帮忙!”说完,两人脚底生风似地向山上窜去。

我心想,得跟紧他们,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他们的速度太快,我怎么追都追不上。黑云压下来,如在头顶,伸手就能触到,一道闪电在身前不远处劈下,斗大的石头倾刻分崩离析。借着光我看到一片巨湖。

湖心一个巨大的漩涡,雷电被吸到旋涡中,一只形状怪异,头似牛身似蛇尾似鱼的庞然大物在旋涡中挣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水面。湖边一对男女正做法压制那只水怪。

那只水怪大约就是什么魔灵兽吧,那湖边的人,一个是之前打晕我的林青铜,另一个女子,我怎么都看不清她的脸,只觉得很熟悉。我努力想看清,心里不停地想:“近点,离她近点。”这么想着,竟然真的离湖边越来越近,像飘过去一样,又像是我在看电影,镜头换成近景了而已,这变化与我无关,我没动,也没操控摄影焦距。这一切,就像是精心为我制作的nD电影,真实而虚幻。

我看到湖上方悬着一面雕花古镜,镜子散发出金光笼罩着湖面,那光时强时弱,很不稳定,尽管后来又加上了周啸彦和那个古典美人,镜子光还是一点点暗淡下去。

魔灵兽吼一嗓子,震得地面都晃了几下,它的眼睛像两盏巨大的青灯灯笼,发出凶狠的光。

那个看不清脸的女子说话了:“青铜,这样下去不行,必须魂祭。”

林青铜冷冷道:“不许!”

周商夏道:“若封不住魔灵兽,殃及苍生,我们身为鬼神意义何在?”

林青铜沉默不语,使出全身力量去压制魔灵兽,我看到他眼里隐忍的痛。

我的心莫名一抽,如针扎。

魔灵兽的大半个身子都已钻出水面,它怒吼一声,眼里射出两道青光,青光冲向古镜,与金光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周啸彦和古典美人被气流冲飞,狠狠摔在地上,双双吐出一口鲜血。

周商夏突然席地盘腿而坐,手上结一个印,口中念:“以吾之魂,献祭青铜,灵镜为媒,天地为证,沉湖青海,不死不生!鬼眼,开!”

两道红光从她眼中飞出,那是她的灵魂,她要以青铜镜为媒介,魂祭苍生。

刺目的金光乍现,镜子落入漩涡中,压着魔灵兽沉入湖底,耳边是林青铜撕心裂肺的呼唤······

我心脏一抽,吐出一口血,再次昏死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