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离奇葬礼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2143字
  • 2015-12-02 14:11:01

晚上,卫洋来接我,他订了去S市的夜航班,我们不是去约会,而是去参加巴澈娜的葬礼。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可就在卫洋来的前一个小时,爷爷突然跟我说,孙家卷入了一场战争,此去关系到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死存亡,爸妈也一脸严肃地表示:“爷爷说得对!”

我虽不甚清楚,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就是参加个葬礼吗?又不会死,去就去呗。

于是,我和梦中情人携手出现在了婚礼,哦不,葬礼上。我以为是多大排场的葬礼,需要卫洋亲自参加,到了一看,一个厅堂,一幅遗像,一立灵牌,一口棺材,两个纸童,一盆火。黑红交错的色调,要多渗人有多渗人。偏偏天阴着,冷风吹个不停,招魂幡扬在门口,跟个披头散发的鬼似的。

我不敢进去,拉着卫洋问:“这参加葬礼的,不会就我们俩吧?”

卫洋看我一眼,高深莫测地一笑,道:“不,是只有你。”

他突然发力将我甩进灵堂,闪电般地从外边锁了门。我愣了一秒,阴风吹进衣领,才吓清醒。

“卫洋,你奶奶个腿儿!你放我出去!卫洋?大哥,大爷,祖宗!”我拍着门胡喊一气。

外边传来卫洋低沉悦耳的声音:“阿延,如果你熬过这一劫,我就带你回家。”

“回你奶奶个腿儿,你放我出去,会死人的·····”我几乎是哭着哀求他。

他没有再回应,估计走了。我这才后悔没有把母亲和澈娜的告诫放在心上,小心卫洋,我小心了,却没上心。呵,我常说自己是脑残粉,现在才发现,我果真是脑残。

外边锁上了,这栋别墅的位置又偏僻,估计没有吃饱了撑着的人会溜达到这儿来救我,我还是想办法自救吧。

灵堂在二楼,跳下去应该死不了。我打开窗户研究了一下,楼下是个游泳池,可惜里面没水,我要是技术好点,跳下去顶多断一条腿。嗯,还是算了。

我急得在屋里来来回回转,转的圈连起来可绕地球两圈。天色越来越暗,一点办法没想出来不说,肚子还饿的咕咕叫。我一天了一口水都没喝,胃疼的难受,于是我恶向胆边生,瞄向了供桌上的大肥鸡。

跪在澈娜面前诚恳地祈祷了一番,拿供鸡填了肚子,肚子是饱了,可心里越发虚了。

天已经黑实了,我在供桌抽屉里翻出了一打蜡烛,用油灯点着,在屋子中央摆成个圈,把自己圈在里边,周围的亮光让我稍稍有些安全感。

我真是作死,在这种氛围下居然打起了盹,但这突然袭来的困意很奇怪,我明明很清醒,可身体却乏得不行,眼皮不由自主地往下耷拉,内心的挣扎根本没有用,我终究是两眼一闭,过去了。

再醒来时依旧在灵堂,还是阴森森的氛围,但比之前更惊悚的是,那口黑漆棺材“叮铃哐啷”响,好像里面的东西要撞开棺材跳出来,我第一反应是冲上去压住棺材。

我的双手穿过了棺盖,因为冲的猛,我的半个身体也穿过棺盖,和里面的人打了个照面。乍一看,有点眼熟,再一看,卧槽,这躺在里面梨花带雨的小美人不就是姑奶奶我吗?

我吓得一下跳开老远,我咋到棺材里去了?不对!里面那个是我,那我是谁?

有人推门进来,原来已经天亮了。我看到卫洋和爷爷,还有爸妈和一众亲朋好友。我心想终于得救了,泪流满面地冲上去抱老妈,然而······是的,我穿过了他们的身体。

难道我真的已经挂了?那棺材里那个真的是我?可棺材里那个我还没断气呢呀,我这算咋回事啊?灵魂出窍?

爷爷和卫洋领着一众亲朋好友走向棺材,在供桌上放了一面镜子,又在镜子前点了根白蜡烛,然后七大姑八大姨我大舅我二舅抬起了棺材。

门口又进来一个人,那人举着招魂幡,围着棺材走了一圈,走到我面前时把我吓蒙了,那人竟然是巴澈娜!

巴澈娜站在棺木前喊一声:“出殡!”一众人就乐呵呵地抬着我出了门。

我急得趴在棺材上喊:“停下!快停下!我是孙淳延啊!爷爷?爸?妈?你们干什么?”

他们没有反应,我想他们应该听不到我说话,我这样安慰自己。事实上,就算他们听不到灵魂说话,可棺材里一个大活人的挣扎也听不到吗?

他们,就是要活葬孙淳延。

棺材里的挣扎声越来越微弱,我感觉到自己的魂体在慢慢雾化,我大概猜到了其中的关系:棺材里的我一死,我的灵也会消散,我就彻底玩完了。

我绝望了,我碰不到他们的身体,无法阻止他们,除了泪奔,只能泪奔。

“孙淳延。”

有人叫我?“谁?”

“这只是一场梦,快醒过来。”

“梦?我在做梦?”

“这是囚生阵,你若死在梦中,现实里的你也会死去。”

吓死姑奶奶!我咋醒啊?从来都是做梦的人控制梦境,哪有梦中人叫醒做梦人的?而且,做梦的人会知道自己在做梦吗?除非是梦中梦,那这个声音难道是我的梦中梦?该不该信呢?算了,生死攸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怎么才能醒啊?”

“熄灭元灯,妖法自破。”

“元灯?元灯是什么灯?在哪儿呢?”

那个声音不再回答,我看到卫洋往这边扫了一眼,似乎察觉了什么,我赶紧闭嘴。

到了一个阴森的树林,他们停了下来。我看到一棵老柏树,树干粗大,目测得四五个人环抱的周长,里面放个棺材都绰绰有余。

一语中的。他们抬着我下到一个地穴,穴顶就是那棵空心柏树,四周有铁链垂下。他们用铁链拴住棺材,把棺材倒着悬挂在树干中。

我立刻感到呼吸困难,好像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喘不上气。

爷爷领着众人离开地穴,卫洋走在最后,我恍惚听到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你奶奶个腿!卧槽,我真是瞎了眼了喜欢上你,衣冠禽兽!

我的双腿已经完全雾化,我必须尽快找到那盏元灯,灭火自救。

元灯,灯,哪儿有灯?一路上过来都没有看见什么灯呀。对了,灵堂,灵堂的蜡烛!

我飞奔回灵堂,吹灭那支白蜡烛,火光消失的瞬间,我似乎在镜子里看到一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