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生死诱念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1655字
  • 2016-06-02 21:39:03

林青铜随便翻了翻笔记,又转身进了村子,不一会儿,只听“轰隆隆”一声响,村子房屋全塌了,林青铜从龙门里走出来,龙狮门也随后倒塌。他拍拍手,招呼大家上车。

我依旧和林青铜同车,开到三岔路口,车子突然急转弯,撞向路墩,霎那间天旋地转,车翻下公路,跌入山沟。

疼痛冲击着中枢神经,我看到血在眼前流成了河。林青铜站在我面前,弯下腰,怜悯地说:“啧啧,真可怜,头都掉了。”

我转动眼珠,看到我的身体趴在一旁,它微抬着手,向我求救。我看着它,圆睁睁的眼里流出两行泪来。

他搬出女尸,扭下她的头,安在我的身体上,然后扛起女尸,拎着我的头,钻进一旁的白桦林,挖个坑把我和女尸埋进去……

“嘟嘟——”

喇叭惊醒了我,车子在行进,前面就是三岔路口,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到那样的场景,但我很害怕,从心底里,从灵魂深处泛出寒意。我抢过方向盘,踩下了刹车,车子撞上石墩,停了下来。

爷爷和风雪停了车,慌忙跑过来,我不知道他是在担心我还是在担心他的掌门。

林青铜瞄了我一眼,伸着懒腰打了个呵欠,轻描淡写地说:“有点困了,没看清。风雪,你来开车吧。”

他下车和爷爷同乘,我和风雪一道。车子继续前行,我撇了眼路下的那片白桦林,阳光撒在油亮的叶子上,风一吹,便跳起舞来。有张干瘦的脸在树叶间一闪而过。

我钻出车窗向后张望,风雪扯回我,我问她:“青铜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看了我一眼,莫名其妙地说:“阿延,你不能喜欢他。”

我问:“为什么?”

她反问:“你喜欢卫洋,结果呢?”

我想起卫洋来,忽而发现,他与林青铜那么相像。我开始怀疑林青铜和卫洋的关系,是林青铜在模仿卫洋,还是卫洋在模仿林青铜?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我问风雪,风雪弹弹我的脑门,说:“脑洞不错,都能拍一部连续剧了。”

我不解:“关卫洋什么事?”

她答:“多情总被无情伤,他可比卫洋坏的多。”

“那周商夏呢?”我不明白,他若无情,为何会为周商夏流泪?为何能有那般宠溺的眼神?又为何总在隐忍悲伤?

风雪愣了一下,摇摇头:“也许是物极必反吧,两个无比孤独的人之间的感情反而比任何感情都固执,像爱上了另一个自己一样怜惜彼此。但,那份信任和真挚,只对他们彼此。”

我无法体会她的意思,也许有一天我会懂,人都是孤独的,只是还未遇到另一个孤独的自己。也许我永远都不会懂,像我至今不懂爱情一样。

我透过后视镜看一眼紧紧跟在后面的车子,想起张承,想起卫洋,看一眼蔚蓝的天空,今日风和日丽,我的心里眼里却涌动着暴风雨。

我忽然很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在这儿?今天六月七号,应该是我提交论文的日子,高三的孩子们正在考试,大学的男男女女显得无所事事,又一届毕业生离开了,通常欢送会由我和澈娜主持。但是,我却在遥远的山村里历经生死,承担恐惧,我身边再没有会像某个已逝去的女孩一样突然抱着我哭笑的人,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让我走下去的理由,随便什么理由都可以。但又似乎真如郑源唱的那样,如果真的需要什么理由,一万个都不够。

“风雪,你为什么会和青铜门搅在一起?你原来的生活呢?”

“死了,被我杀死了。以前的生活让我感到痛苦,于是我谋杀了自己,等我醒来,我看到了林青铜,他让我明白,我根本不必痛苦,所以,我决定跟随他,像曾经风间的人跟随我一样。”

“谋杀自己?谋杀自己……”

我一遍一遍地念着这句话,不知不觉已到了家门口,林青铜敲敲车窗,让我下车。

爸爸和爷爷抬着那具女尸去了后花园的仓库,我看着女尸垂下的头发,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我无路可走了,我如此的孤独和痛苦,如果谋杀自己……”

妈妈走过来,抱着我猛拍,口里念叨:“大吉大利!大吉大利!”然后松开我,大嗓门喊:“傻丫头!杵这儿干啥呢?赶紧进去洗洗,哎呦喂,瞧这一身土!”

我掏掏耳朵,跟她顶嘴:“胡湘鸿,我还没聋呢!”

“嘿呀,你这死丫头!”妈妈作势要打我,我哈哈笑着跑进屋去。

爸爸和爷爷进来,六个人围坐在沙发上,爷爷削了个苹果递给我,我刚要咬,想起林青铜是个苹果控,转手又递给他。

他笑了笑,推回给我,说:“爷爷给你的,你吃吧。”

我看了看爷爷,他笑的很慈祥。我狠狠咬了口苹果,果汁从嘴角流出来。

嗯,还是活着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