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怪物夫妇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1488字
  • 2016-06-02 21:31:30

她静静地站在林青铜身后,入定似的看着他发呆。

林青铜不知道我已经不是我了,他叫我站远点,小心四周。她配合地退开几步,继续盯着他发呆。

林青铜将龙剑插到墙壁上,借龙剑之力攀上悬树,他一伸手,龙剑像有灵魂感知一样挣出墙壁,飞回他手中。

他在树枝上跳来跳去,突然钻进树冠里,不见了踪影。

我看向她,她还在痴痴地盯着树冠看,就好像那层层叠叠的树叶是透明薄膜,她正透过树叶看着林青铜。

过了好久,林青铜还不出来,我开始担心,爷爷和风雪一直没有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拍拍她,提醒:“林青铜进去很久了。”

“嘘。”她神秘兮兮地竖起食指,说:“听,她在唱歌。”

我竖起耳朵探听,果有细细的蚊哼声在唱歌,很古老的曲调:

小媳妇,要嫁人

阴天过了就结婚

小媳妇,要嫁人······

我毛骨悚然,那声音戚戚怨怨,从四面八方钻进耳朵,像从地面上来,像从悬树上来,又像从地底下来。我仔细分辨,忽而头皮一麻,那声音,从我的身体里传了出来。

我看着陶醉在歌声里的她,她没有张嘴,歌声却从她的喉咙里飘出来。我还没害怕,眼泪就先下来了。

我伸出手去碰她,她突然抬头,血瞳扩张开,布满整个眼眶,像两个血窟窿。

她逼近我,掐住我的脖子,嘴边挂着残忍的笑。

我真傻,真的。明知道她是个魔鬼,还把身体让给她。我闭上眼,忏悔的眼泪源源不断落下。我想家了……

“周商夏!”突然一声怒喝,她甩开我,闪到一边。

风雪挡在我前面,手里一把赤龙剑,和林青铜那把一模一样。风雪指着她说:“从孙淳延的身体里滚出去!”

她笑:“我的鬼眼,你怎么能这么跟你的主人说话呢?见了我,还不跪下!”

她一挥手,赤龙剑移动到她手中。风雪突然跪下,浑身颤栗。

她抬起风雪的下巴,阴阳怪气地说:“欠我的,是要还的。”她举起剑,对着风雪的眼睛刺下。

“商夏?”

剑在风雪的眼皮上停住,她抬头,林青铜扛着一具女尸站在树下,衣服上到处是血。

“夫君……”她喃语,血瞳褪去。

林青铜放下女尸,体力不支,跪倒在地。她丢了剑跑过去,扶抱着林青铜,心疼的要死掉一样,眼泪簌簌往下落,比我还能哭。

林青铜擦去她的眼泪,柔声哄她:“我没事,别哭了。”他看了看我和晕倒的风雪,摸着她的耳朵,说:“商夏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会想要杀人呢?”

她像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不敢看他。他勾住她的脖子,抵着额头说:“商夏乖,再睡会儿吧。我保证,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团聚了。”

他在她脖后按了一下,她睡了过去。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我回到身体里。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先回到了地面。风雪的眼皮被划破了,我看着那道伤口,仍觉惊心动魄。

林青铜伤的不轻,风雪帮他简单包扎了一下,我担心感染,要送他去医院,他摇摇头。

风雪往眼皮上抹了点药,开着玩笑说:“他又不是人,医院哪治得了他呀,兽医还说不定。别管他,过会儿就复元了。”

他“哼”一声,往兜里一摸,掏出个苹果啃了起来。

我碰碰风雪:“他真不是人?”

风雪点点头:“活了这么久,又不肯飞升,肯定不是人了。”

“那他是什么?鬼吗?”我想起他总是神出鬼没,形体时有时无。

风雪道:“也不是,没死怎么能算鬼呢?”

“那他到底算什么?”

她想了想说:“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大约是个怪物吧。”

我耸耸肩,对她的定义非常满意。怪物,奇怪的生物。

天快亮了,爷爷问林青铜怎么办,林青铜将女尸丢进车子后备箱,说:“回吧。”

风雪不解:“东西拿到了?”

青铜摇摇头:“来迟了。”

风雪问:“有人捷足先登?是谁?”

“不知道,不过,除了他,没有谁敢与我为敌。”

“周未?”

“嗯。”

风雪皱起眉,不再说话。

爷爷掏出一本破旧的黑皮笔记,递给林青铜说:“我在惊门里发现了这个,好像是翠灵师叔的。”

林青铜打开笔记,我看到扉页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古,翠,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