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鸠占鹊巢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1213字
  • 2016-05-30 19:31:29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翠灵,古翠灵,你在这儿吗?我感受到你的气息了,你痛苦的气息。是谁?谁这么残忍,将你囚禁在圣檀中,生不得,死不能?

我很难过,古翠灵是谁?为什么我这么难过?是她在心痛吗?她在用我的心表达自己的悲伤吗?

我踩过地上纵横交错的树藤,站在那棵倒长在洞顶上的檀木下。它真像个倒吊着的女人,长发垂在空中。

树干动了一下,藤蔓青蛇一样扭过来,我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退。

突然,双脚离了地,我被拦腰抱起,几个起落后,到了墙上凸起的一块大石头上。藤蔓聚在石下,蛇信子似的吐纳着,始终不敢爬上来。

林青铜放下我,盯向悬树,手里凭空多出一把龙纹古剑。

我想问他这里什么情况,但一张嘴话却变了样。我知道是她在控制我,那个藏在我身体里的魔鬼。

她唤林青铜:“夫君。”

林青铜身子一震,缓缓回头,眼带泪光。

她牵起他的手,放在我的脸上,眼泪“啪嗒”落下,深情而唤:“夫君,夫君……”

林青铜呆呆站着,由她投进怀里。他没有拥抱她,也没有推开她,只是隐忍着泪水。

我一咬牙,找回身体的控制权,推开了他。他深呼吸一下,收回情绪,往地下撒一把硫磺,藤蔓受惊似的退开,缩回树上。一阵悉索后,树上掉下许多白石头来。他拉着我跳下去看,还未到跟前,我便惊的跳开老远。那哪儿是什么石头呀,碎了一地的,全是人头骨啊!

心口突然一揪,疼得我直不起腰,一只芊芊玉手扶住我,关切地问:“没事吧?”我以为是风雪。

“没事。”我抬头,对上自己如花似玉的小脸。“妈呀!”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吓个半死。

她奸笑一声,指着我的身体说:“借用一下。你太累赘了,挤在里面影响我行动。”

我愤愤不平:“你鸠占鹊巢!”

她亮出血瞳瞪我,我秒怂了,低声下气地讨最后一点条件:“那你小心着点,别用坏了。”

这话说得我自己都毛骨悚然,从未想过把自己的身体借出去,物品一样。我突然怜惜起我的身体来,那是我生命的载体,我却不知珍惜。熬夜抽烟喝酒吃泡面,我这样糟蹋它,它却从未背叛我,顽强地与一切病痛对抗。终有一天,它倦了,然后它放弃了自己,抛弃了我,我的身与灵便分离开来,各自消亡。

她隐去血瞳,含情脉脉地看向正在查看悬树的林青铜。她叫他夫君,那她是他的妻子咯?林青铜的妻子,呵,好让人羡慕的身份呢。

我看着自己的脸,自己的身,恍惚有种我才是林青铜妻子的错觉。忽而想起巴金酒店的那位姑娘,她说看过我们的结婚证,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那是不是说,我,孙淳延,才是林青铜的妻子?也许,我只是沾了那具身体的光,爱情,从来跟躯体无关,他爱的,是隐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艹,我在想什么?干嘛纠结这个问题?跟个妒妇似的!缺男人缺疯了吧我!

我摇摇头,甩开杂念,开始思考另一个严肃的问题。她是怎么跑到我身体里去的?是林青铜让她躲进去的吗?还是说她早就存在了,林青铜正是为她而来?或许,所有的人都是为她而来,而非为了平庸的我,巴澈娜,卫洋,风雪······我突然有了危机感,她会不会就这样霸占了我的身体,夺走我的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