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鬼棺阴树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1961字
  • 2016-05-27 20:57:04

我打了个冷颤,后怕地问:“我怎么出来的?”

风雪呶呶嘴,指向在一旁火堆边盘腿打坐的林青铜。他不知啥时候换了衣裳,牛仔裤,连帽衫,大大的帽子遮住了半张脸,嘴边隐约有一道血迹。

我走过去,蹲在他身边,叫他:“林青铜。”他不应,我又叫:“青铜。”他还是不应,我轻轻碰了他一下,他软绵绵地倒向我怀里。

“呀!爷爷!”我吓了一跳,忙呼叫爷爷。

爷爷和风雪跑过来,爷爷把脉,风雪检查身体。

“心脉受损。”爷爷说。

“右肩有伤。”风雪道。

心脉受损没办法了,只能先看伤。风雪脱掉青铜的上衣,露出右肩来,我看到他身上趴着只火红的狮子,从胸膛到右肩一直蔓延到手臂。是火狮纹。肩膀的伤位正在狮子的脖侧,我想起狮子冲出死门时被门上的倒刺划到了脖子。

风雪翻出随身带的那个小瓷瓶,把剩余的药全部倒在青铜伤口上,爷爷找出绷带给他包扎。

“他没事吧?”我担忧地问。

“外伤没什么,内伤有点麻烦。”爷爷瞪了我一眼。

爷爷和风雪照顾着林青铜,我默默闪到一边。我讨厌自己的弱势,讨厌拖累别人,但我却一直在重复可悲的错误。

“是啊,真是悲哀呢,你为什么还要活着?”

耳边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我吓得一个趔趄,倒跌在地上。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别人。爷爷又瞪了我一眼。

我爬起来,想走远点,省得碍他眼。他又吼住我:“哪儿去?还嫌惹的事不够多吗?”

我在原地踌躇,不敢抬头。风雪打圆场:“好了,别总冲她嚷嚷,惹恼了那位,有你受的。安静点吧,青铜需要休息。”

爷爷闷哼一声,盘腿打坐。风雪拨着火,守着青铜,叫我过去:“别傻站着了,休息会儿吧,青铜不醒,我们没法进去。”

我坐到她的身边,问:“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她笑了,“你说这话确实很没用。”

我自责:“我只会拖累别人,什么事都做不好。”

她抬头看了看月亮,说:“什么叫没用呢?没用就是你永远在想后果,不想办法。”

她说的对,我永远在想后果,却不想办法,以至于一点作用不起,还成了别人的包袱。怯懦,是我最大的敌人。

月亮走西的时候,林青铜醒了。他一醒来就扯掉了身上的绷带,嫌丑。他的伤口已经愈合,连疤都没留,火狮纹慵懒地卧在他肩上。

他站起来,扭着腰活动筋骨,爷爷和风雪收拾了东西,扑灭火堆,静等青铜指示。

林青铜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指着一条路说:“麻利点,生死相连,转瞬即变。进!”

爷爷和风雪闻言,一阵风似的冲进去,林青铜拉着我紧随其后。一路狂奔,冲进了村子中央,或者说,八卦阵中。

爷爷掏出自己的家伙什,红绳牵烛,小鬼指路,爷爷弯着腰跟在纸人后,像在寻找什么。风雪的重瞳又出现了,扫描仪一样一寸寸扫过去。林青铜往旁边一站,不知打哪儿变出个苹果来,一口一口咬的脆响。

我凑上去,问:“你怎么吃上了?”

他一脸委屈:“我为了救你,损耗了太多真气,吃个苹果补补不行啊?”

我瘪嘴,指着扫雷的爷爷和风雪,问:“这是找什么呢?”

他答:“阴沉木。”

“啥玩意?”

“埋在地下的树。”

“阴树啊?”

“嗯。”

“你苹果哪儿来的?”

“他们供的。”他指向身后,我回头一看,房子全变成了坟墓,雾气弥漫在倒斜林立的墓碑间,像亡灵痴缠的眷恋。

等等,树?

我退到一个歪斜缺角的墓碑前,目测了一下方向,数着步子向前走。一步一石,一石一步,共九九八十一步。就是这儿!

我跪下去,刨开一个坑,眼前赫然一颗骷髅头。

我想喊,但嗓子像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它空洞的眼窝看着我,像透过历史注视着杀死它的凶手。

“在这儿!”我终于鼓足勇气喊了出来。

林青铜扔了苹果,一闪身到了我旁边。爷爷和风雪随后聚拢过来。

青铜蹲下来,一手按在地上,一个八卦图纹闪着金光没入地下,不多时,他站起来,左转三步走,再左转七步走,然后停下来,跺跺脚,眼里泛着寒光,说:“挖!”

爷爷和风雪拿出锄头铲子忙活起来,挖了个三米宽,七米长的坑,我帮着拉绳子运土。挖到三米左右深的时候,他们爬了上来,我看到坑里有一个黑漆棺材。

林青铜跳下去,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夹在两指间,嘴里念念有词,念叨完,他将黄符贴在棺材上,金光一闪,黄符隐入棺材中。

他围着棺材转了一圈,选了个方向,一脚踹向棺盖,棺盖“xiu”一下飞到一边。他纵身一跃,跳到棺材里去了。

我惊得目瞪口呆,他这是干啥?躺尸吗?

爷爷掏出一张符,手一晃,燃烧起来,火烧到一半晃了几下,灭了。

爷爷脸色“唰”地苍白,叫风雪一起下去,留给我两道符和车钥匙,让我呆在上面。

“别乱跑,好好呆着,一有危险马上离开。”

“不,我要下去。”

“你下去添乱吗你?”爷爷瞪我。

不是我,是她,她又来了,她在操控我,她要下去。

我盯着爷爷,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下去。”

风雪拉开爷爷,给我让出道,我的腿毫不犹豫地迈开,我跳下坑,敏捷地扶住棺边,轻轻一点地,跃进棺材。

棺材不是棺材,是个地宫入口,跳下棺材,落在一个电梯间大小的台子上,有十八层台阶通向地下宫殿。

我的身体不听话地走下去,我的眼泪留不住我前行的脚步,那是地狱,我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