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凶煞死门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1012字
  • 2017-12-01 16:12:18

那棵树,很奇怪。它的枝全部朝下长,像柳树,而且全在一面,像人的头发。

她一阵风似的刮过去了,我是魂体,但我居然飘不起来,我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去。

突然,身子向下一陷,我条件反射往后倒,拔出腿来,鞋子已经不知哪儿去了,仔细一看,脚下一片沼泽,直蔓延到古木前。

我徘徊许久,试探多次,都无法越过沼泽半步。得,我一灵魂,被一沼泽打败了。

雾气弥漫,远远看去,已经找不到她了,只看到一棵大树。她不会陷进沼泽了吧?那可是我的身体啊!我在这边干着急。

凄凉的月光,雾蒙蒙大地,前方是沼泽,后面是坟地,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捡起脚边的一颗石子丢进去,好怪,那一块小小的石头居然变成了一个大方石,台阶一样立在沼泽里。我踩上去,石块很稳。我回头捡了一兜小石子,丢一个走一步,走一步丢一个,就这样走到了古木前。

她和一个白胡子老头站在树下,老人说:“这是一口上好的棺材,商夏啊,等你死了,爷爷就把你放在这儿。”她看了眼古木,突然掐着脖子急促地呼吸,好像喘不过气似的。她抓起一把钝斧,砍向老人,老人闷声倒地,但他还没有死,斧子太钝了,不像利器,能一刀致命。她爬过去,高高举起斧头,砍在老人的脖子上,一下、两下、三下,血喷了一地,老人的头滚落一旁。她拨开古木的“头发”,将老人的身体塞进去,又在树下刨了个坑,把老人的头埋进去。

我倒退一部,踩折了一截树枝,她猛地回头,眼里沁出两道血来。

我往回跑,来时的垫脚石不见了,我一脚踩空,落进了沼泽里,泥浆灌入耳鼻喉,我挣扎着,陷进无边黑暗里。

有光,金色的太阳一样的光。我看到一条金龙在和一条黑色巨蟒打斗,一头火红的狮子冲过来,驮起我就跑。前方有一扇门,门外是光明,那扇门正在关闭。

金龙飞来,撞开那扇门,火狮驮着我闯过长满倒刺的石门,一头栽进光明里。

刺目的光让我短暂的失明,我闭着眼睛,好半天才缓过来,睁开眼,看到爷爷和风雪。

爷爷一巴掌拍下来,脱口大骂:“兔崽子!让你跟紧跟紧,你乱跑个什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风雪扶起我,叹息着说:“你误闯了死门,差点没命。”

我知道死门,八卦八门,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死门。其中开、休、生为三吉门,死、惊、伤为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在预测术中,死门为凶门,不利吉事,只宜吊死送丧,刑戮争战,捕猎杀牲。在八门阵中,死门断魂,有去无回。

可是我怎么会到死门里去呢?我明明进的龙门呀。我放眼四顾,心下骇然,前面的村子在月光下显现出朦胧的轮廓,八路八方,八门八部。八卦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