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女鬼申冤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2353字
  • 2016-05-17 18:07:00

风雪一直睡到下午两点才醒,我差点以为她醒不过来了。她一醒来,坐床上发了会儿呆,悠悠问我:“有吃的吗?”

我摇摇头:“我已经吃过了,原本给你带了饭,你一直没醒,我就帮你吃了。”

她翻了个白眼,下了床,拽着我出门:“陪我去吃饭。”

她开着车到市区,找了家高级餐厅,要了高级包间,点了一桌子美味,可惜都是素的。

我看着一桌子美酒佳肴,忍不住问:“不是说要低调吗?”

她小饮一口红酒,说:“我身体已经恢复,不用低调了。”

汗……这就是强者的任性吗?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吃饭,吃完去商城。”

“去商城干嘛?”

“买衣服。”

“买衣服干嘛?”

“穿。”

“你不是穿着呢吗?”

她瞄了我一眼:“脏了。”

“我靠,脏了就买新的?有钱任性吗?再说,也没见你那么爱干净呀,之前不还坐板砖呢吗?”

“之前,我受伤了,处于劣势,得忍。现在,我恢复了,不能忍。”

我还想吐槽,无奈她眼神犀利,吓得我一句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吃饱喝足了,又跟着她逛商城。我以为传说中的风雪应该是雷厉风行,冷若冰霜的,一开始她也的确表现得如此,可是,才一天功夫,我就看透了她。果然,再厉害也还是个女人。

她一逛就是几小时,衣服换了无数,却没一件看得上,最后还穿着自己那身回住处,临了还说:“算了,住这地方,换了还得脏。”

……那么,为什么还要逛整整四个小时?我腿都快断了!

我不敢抱怨,这大小姐,哦不,二小姐,一旦精神了,有的是折腾人的办法。

回到宾馆,那个胖女人叫住了风雪,风雪让我先回去,我不想回去,我不喜欢我信赖的人有任何事情瞒着我,但我还是回房了,我更不喜欢让我信赖的人为难。

我手机也没带,刚到金都的时候,周啸彦把我所有东西都收了,给我的手机也是新的,里面只有简言和他的电话。在饮冰的时候,我把那只手机也丢下了。

我躺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夜已降临,风雪还没回来,我打算下楼去找她。

刚到楼梯口,忽见一道人影跑到楼上去了,楼道太黑,灯早退休了,看不清,大概是楼上住的人吧,我没多想,继续下楼。

到二楼楼梯口,又一个人匆匆跑楼上去了,骨子里属于法道孙的敏感告诉我,情况不对。

我忍着好奇,继续下楼,心想,快点到风雪身边就没事了。

一楼,我在一楼看见了楼梯口,此时此刻,我无需回头看墙上的楼牌,就知道我被困住了。

我继续下楼,又一个楼梯口。再下楼,还是楼梯口。恐惧催促着我奔跑起来,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找到风雪!

不知道下了多少楼,我跑不动了。有脚步声,有人上楼,不,我不能确定上楼的是不是人。我退后,靠在墙上,心脏跟着脚步声跳动。

一只白净的手从拐角出现,粉红色的衣袖。它停住了。我往前两步,探出头去看。她穿着粉红色裙子,不对,那是白裙子,红色的,是血!

我吓得一个趔趄,险些栽下楼梯。她还是一动不动。欲擒故纵?妈的,总不能跟个鬼僵持着,这等死的感觉比见鬼还难受,我决定主动出击。

我一步步下楼,我看到了她。

“风雪?”

没错,她穿着被血染红的短袖裙子,白净的手臂扶着楼梯,披头散发。她有重瞳。

她笑了一下,很奇怪的笑,她叫我:“小延子,过来。”

我抬起脚,突然明白了哪里不对。风雪的左胳膊,是有伤的。

她不是风雪。

我转身就跑,后面的女鬼阴森森地笑。连上四楼之后,我到了楼顶。我突然发现我被耍了,那女鬼,就是要我上楼顶。她原本想作怪把我困在三楼,我发现不对就会往回走,也就是上楼,但我固执地往下走,她急了,又变成风雪的样子来骗我,结果我认出了她,但,结果的结果,我还是被她吓上楼顶了……

那扇门,门后就是楼顶,我身后是女鬼。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女鬼,我更畏惧楼顶。我蜷缩在墙角,死不踏上楼顶。女鬼静静地站在我对面,不说话也不动,就看着我,看着看着,两行血泪就流了下来。

我吓了一跳,试着跟她交流:“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她点点头。

“你想说什么?”

她张张嘴,说不出话,急得血流满面,那样子实在惊悚。

“你你你,你别哭了,你再哭我先被你吓死了!”

她收住眼泪,指了指楼门。

“你让我进去?”

她点头。

“你还是弄死我吧。”那股对门后未知的莫名恐惧感太强烈了,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不能去。

突然,女鬼尖叫一声,扑通跪下了。她“吚吚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什么,血泪簌簌往下流。

“你,你干什么?你是有什么冤屈吗?”

她狂点头。

“那你找我没用啊!”

她摇着头,一脸血,嘴里嘟嘟囔囔。她指了指我,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鬼神……”

“鬼神?我?”

她点点头,又指指自己,挤出一个字:“冤!”然后又是给我叩头,又是哭喊。

我真怕她一个暴走就弄死我。我小心翼翼地解释:“我不是神,我是人,你认错人了……”

她看了我一眼,眼里竟是绝望。她哀嚎一声,消失了。

我狂奔回房间,捂进被子里。

片刻,有人开门进来。

“孙淳延。”是风雪。

我一下跳起抱住她,大叫:“鬼!有鬼!”

风雪嫌弃地扯开我,整理着衣袖问:“看到了?”

“你早知道有鬼?”

“是啊,不然干嘛留下来?”

“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出人命的?”

她脱掉风衣,我看到白衬衫的袖子被血染红了,大概我刚刚抱她的时候扯到了她的伤口。

“呃,对不起……”我理亏,不敢再计较女鬼的事。

她:“没事,明天再买件就是了。”

我:“……我没说衣服,我说你的伤口!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这个女人,是不把自己当人看吗?这个时候,居然只想着换衣服。

她看了看我,咧嘴一笑:“小伤而已,没那么娇贵。”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像古人装仙丹的那种。她脱了衣服,自顾自地在伤口上倒了些粉末,又手嘴并用地包扎好。我在一旁干站着,想帮忙都插不上手。

她穿好衣服,拉着我坐下,问:“怎么样?你受理了吗?”

“什么?”

“刘燕燕啊,那个女鬼,她的案子你接了吗?”

“哈?什么意思?我学个法律还得给鬼打官司不成?”

“你是鬼神呀,鬼的事你不管谁管?”

“鬼神是什么东西?”

“嘘!”她突然捂住我的嘴,眼神变得警惕。

风雪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远比我强,她一旦警惕起来,就说明有危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