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鬼眼风雪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2456字
  • 2016-05-17 18:02:22

“怎么了?”她见我发呆,问我:“你是不相信我是李靳,还是不相信我是风雪?”

我摇摇头,“都信了,只是太惊讶而已。”我抛掉胡思乱想,告诉自己那只是个梦而已。

我重又打量眼前的女子。原来岁月真的可以将一个人改变的如此彻底,我突然想,是不是有一天,我也会变得像她一样,漠视一切悲欢?我怕那份寂寞,但我又隐隐希望像她一样强大。呵!她又唤醒了我体内的野性。

她像看穿了我的心思,扑哧一笑,说:“想不想看看不一样的世界?”

我楞了一下,不明就里。她站起来,向我伸出一只手,霸道地说:“跟我走。”是确定的,不容拒绝的语气。

我不知道去哪里,但我想,至少这里呆不下去了。

走之前我想跟卫洋道个别,风雪说不用了,他不会在意任何人的去或留。我发现她真的坚强的可怜,她看透了一切,却不悲不喜。也许我应该学着像她一样,这样虽然寂寞,但不会难过。

她带着我从天台后墙上跳下去,穿过夜色中的饮冰,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

我们开车到火车站,天微微亮,火车站一个人也没有,出奇的安静。我感到奇怪,已经快6点了,按理说火车站这种地方,早该热闹起来了。

我打开车门,想下去看看。风雪突然抓住我,一把关上车门上了锁。

“怎么了?”我这几天的所见所闻都太匪夷所思,她突然的动作让我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她一言不发,眼神犀利地盯着前方,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不远处有一个穿旧旗袍的老太太佝偻着腰向我们走来。

清晨六点,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阴风阵阵,一个古老的像从鬼故事里走出来的老太婆……这个场景,有点慎人。

我一下抓住风雪的胳膊,紧紧盯着那老太,法道孙家人的直觉告诉我,我们摊上事了。

忽然,那个老太不见了,这太糟糕,你看不见危险,才是真的危险。我坐立不安,转动身子四下寻找,忽而眼前放大了一张脸,干瘪的脸如同枯死的树皮,眼皮耷拉着,半盖住凹陷的双眼,这导致那唯一的一点黑眼珠被遮蔽,乍一看,只有惊悚的眼白。

我大概脑子被吓短路了,竟然不去避开,隔着玻璃和那老太对视,丢了魂似的。

风雪伸过手挡住我的眼睛,我这才回过神。忽听到那老太凄厉地叫喊了一声,发狂地拍打挡风玻璃。紧接着一阵巨响,玻璃碎裂。风雪翻身将我护在身下。

玻璃全碎了,老太跳上车头,鬼手撕扯着风雪的衣服。

她方才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护住了我,我突然想哭。我从上初中开始就从家里搬了出来,爸爸在大学路附近给我购置了一套小房子,初中到高中毕业,我一直一个人住,高中毕业后才搬回去。我从未体会过被一个人这样直接地保护着的感觉。

我推开风雪,一下跃起,掐着鬼婆的脖子摔出车,冲愣神的风雪大喊:“快跑!”

风雪看着我和鬼婆互扯头发,噗嗤一笑,漂亮的大眼睛里出现了重瞳。她打开车门,优雅地站到我边上观战。

鬼婆嗓子眼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嘴里不断渗出泥浆类的液体,她乌黑的长指甲掐着我的脖子,我能感觉到大动脉的求救。

我呼吸不了了,主啊,我来了。

在我快晕厥的时候,风雪一把抓住鬼婆杂草一样的头发,狠狠摔出去。鬼婆怯弱地躲进墙角,风雪还挥着拳头恐吓她。

我咳嗽着爬起来,还没站稳,那鬼婆瞅我一眼,发狂似的咆哮起来,挥舞着黑指甲,蠢蠢欲动。

风雪一闪身,到了鬼婆面前,又一闪身,提溜着鬼婆归位。她将鬼婆踩在脚下,指着我说:“想要她?”

鬼婆仰起头看我,枯浊的眼里忽而有了光,贪婪的光。

风雪加重一脚,问那鬼婆:“饲主是谁?”

鬼婆一下垂了头,一动不动,安静的像死了一样,哦,她本来就是死人。

风雪松了脚,鬼婆瞅准时机滑出三米远,又畏惧地朝着风雪跪下。

风雪拍拍鞋上的土,第二双眼睛变得血红,甚至遮盖了原有的瞳,她周身挟裹着暗黑气息,脸上蔓延出无数血丝。

她一手揽过我,声音变得暗哑空洞:“她是我的,鬼眼也是我的。回去告诉周未,我会去找他。”她向四周扫了一圈,冷斥道:“全都滚!”

我已蒙逼,不解释。

四周忽卷起一阵风,随那鬼婆一道窜返,我隐约看到了无数亚透明的鬼影。

风雪紧紧搂着我,好半天了一动不动,我推了推她:“风雪?李靳?喂!”

她松开我,低着头莫名其妙地来了句:“你可以走了吧?”

她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血丝褪去,血色红瞳也隐没。她猛一下摔在地上,脸色苍白。

“风雪!”我赶紧扶起她,“你怎么了?”

她咬着牙,神情痛苦,指了指车,虚弱地说:“上车,结界马上要消失了。”

我扶着她上车,刚坐下,就听到人声鼎沸,抬头看时,一切恢复了正常。

风雪说:“找个宾馆住下,我暂时没法行动了。”

我代驾,将车开出车站,找了家酒店,风雪看了眼豪华的酒店招牌,哭笑不得地说:“大姐,我们都这样了,能低调点吗?找家小宾馆。”

我又开回车站,扶着风雪在车站对面小巷子里找店住。一个肥胖的女人迎上来,打量了几眼风雪,问我:“姑娘,住店吗?”

我点点头。

那女人领着我们拐了两道弯,在一座旧楼前停下,跟我说:“来,你先跟我来登记一下。”

我看了圈,楼下有个砖堆,椅子高,我扶着风雪坐到砖堆上。“等我会儿,我去登记。”

过一会儿我又回来,风雪问:“好了?”

我摇摇头。

“怎么了?”

“我证件全在巴金酒店。”

风雪叹了口气,“扶我过去。”

我扶着风雪到登记处,风雪和那女人附耳说了几句,那女人就说:“行!你俩跟我来。”

我们住进三楼最尾的一间房,风雪很虚弱,直接睡了。我坐在另一边床上,盯着她发呆。

坐了会,我下楼买了点吃的,回到房间,风雪已经醒了,坐在床边发呆。

我:“醒了?”

她:“嗯。”

我:“感觉怎么样了?”

她:“好多了。”

我:“我买了粥,喝点吧。”

她:“我以为你走了。”

我:“我干嘛走啊?”

她:“你不怕吗?”

好了,终于说上正题了。

我看着她,很严肃很严肃地问:“风雪,你是什么东西?”

她一口稀粥喷出来,表情有些复杂。

我:“你不是人吧?你会变成那样。你还有两双眼睛……”

风雪擦了擦嘴,几口喝完稀粥,打了个嗝说:“是鬼眼。”

“什么东西?”

风雪又窝回床上,说:“不知道,类似于天眼阴阳眼之类的吧。”

“那为什么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风雪闭着眼打了个呵欠,最后说:“因为它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怎么又到你这儿了?你是不是能看见鬼啊?你是法师吗?那些鬼好像都怕你唉!”

风雪没吱声,她睡着了。

我看着她轻轻阖着的双眼,觉得她体内有什么东西,莫名亲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