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午夜归魂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2284字
  • 2016-04-22 00:00:08

“孙淳延,你又用了我的毛巾!”

“孙淳延,你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呀?像个男孩。”

“阿延,你期末考挂定了!老师点名了。”

“阿延,救我······”

惨白的脸无限放大在我眼前,我惊醒坐起,大喘着气,吓出了一身冷汗。

烛光摇曳着,将微弱的光亮投在我身上,像母亲轻轻安抚熟睡的婴孩一样。我伸出手去触碰火焰,被烫了一下清醒过来。我对光过分依赖,从出生起我就怕黑,黑暗就像一个囚笼,让我透不过气,甚至会让我狂躁不安。上学后我总是带着一盏台灯,一亮就是一整晚,刚和澈娜住一起的时候,我怕得罪她,没敢用台灯,尽量在熄灯前睡着,有一次半夜醒来,眼前一片漆黑,我“蹭”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撞到了椅子,扯翻了电脑,澈娜惊醒,看到我蜷缩在床角,第二天,她抱来两盏台灯,一盏放在我床头,一盏放在洗手间,六年来,我们俩的宿舍总是充满光明。她都没有问我,就知道我怕黑,我一直认为这就叫“知己”。

我面向澈娜盘腿坐下,突然想起,澈娜死了。她刚死的时候,我意识不到她死了,当我突然需要她,而她再也不会出现的时候,我才真真切切地明白,她死了,彻底离开了。

眼泪决堤。

“澈娜·····”我咬着拳头抽泣。

烛光摇晃了一下,仿佛在安慰我,遗像前的蜡烛滚下两滴浊泪。照片中的澈娜紧锁眉头,神色悲戚,眼睛里却透出坚定,像极了《狼图腾》里从悬崖上一跃而下时候的母狼,视死如归。那样活灵活现的神情,好像她就站在那里,正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那个决定会要了她的命,所以她悲伤,但那是她的信仰,所以她视死如归。

我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想要窥得某个秘密。

我端起一支蜡烛,走到红桌前,触摸着冰冷的玻璃相框,“澈娜,我该怎么办?我的生活成了一团乱麻,原来的路被生生截断了,可新的路却不知道在哪儿······我似乎被逼上绝路了,命运之手将我推向了另一个世界,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没有人愿意告诉我这当中的规则。我好怕,怕一步踏错就万劫不复。澈娜,你在就好了······”

悲哀让我模糊了双眼,我转身去找纸巾。

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如芒刺在背。我回头,烛火摇曳,澈娜在玻璃相框中笑靥如花,除了我,这里没有任何人。错觉吗?

我掐掐自己的脸,放松神经,手指捏着脸蛋牵出嘴角的弧度。一声惊雷炸开,蜡烛从手里滑落。刚才,澈娜她,在笑?

起风了。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开的,风钻进来,在地上卷一圈,蜡烛逐个熄灭。我抬头,黑夜暗无边际。

第二个人存在的感觉越加强烈,我摸着桌子蹲下,颤声问:“澈娜,是你吗?”

闪电在屋顶划过,带给我瞬间光亮。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站起来,茫然不知所措。又一道闪电落下。钢琴前坐了一个人,黑色长裙曳地,秀发如瀑。

我接着曦光摸过去,在她背后一米处站定。

她枯瘦的指尖敲在钢琴键上,沉默着弹奏《梦中的婚礼》,那么美的一首曲子,此刻听来,却是格外的刺耳和恐怖。

“澈娜······”我颤抖的右手轻轻落在她单薄的肩上。

她停止弹奏,嘴里咕嘟咕嘟说着什么,我听不清。

“澈娜,你想告诉我什么?”

她浑身开始发抖,突然,她向后倒过来,而下半身还端端正正地坐着,她下腰一般垂着头,表情痛苦,嘴里含糊不清地念:“七英同盟······”

我早已吓得跌坐在地上,她坚持念叨:“七英同盟······”我不明白她说什么,牙齿打着颤问:“你,你是想告诉我,是七英同盟害了你?”

她疯狂扭动着上身,但下身像被定住了一样,限制了她的行动。闪电还在继续,我看到她流下了两行泪。雷鸣远去了,屋子陷入黑暗。我感觉不到澈娜的存在了。

远处有脚步声靠近,不多时便到了楼下,灯光一下亮起,刺得我眼睛疼,我挡住眼睛,透过指缝看向钢琴,澈娜消失了。

卫洋冲上楼来,急切地喊我的名字:“阿延!”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带着哭腔回应:“我在这儿!”他冲进来,踩过一地蜡烛,将我抱在怀里,心有余悸地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让所有的恐惧和迷惑都滚蛋吧!我只想要我的卫洋。

楼下吵吵嚷嚷,似乎有不少人。卫洋扶起我,我本打算和他一起走下楼,没想到他突然抱起我,我懵了一下,甜蜜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我把头靠在他胸前,暗下决心:从今天起,减肥!

楼下挤了好多人,坐着的,站着的,我大概数了数,不下二十人。站着的人里好多熟悉的面孔,周啸彦,简明,简言,还有张承和之前在警察局见过的何军和女警官,其他的都没见过。不过看站的,大致分两拨,一边是啸彦和简家兄妹为头的,我猜是古易园的人。另一边以张承为首,目测是刑警大队的便衣。

坐着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八爷,另一个是年轻女子,看着眼熟,细一想,正是帮过我的那个李靳!她的左胳膊似乎受了重伤,血从衣袖里流出来,滴在地板上。

卫洋抱着我到李靳左边,轻轻放下我,弯腰的时候扫到地上的血迹,有一瞬间愣神。

张承看到我,奇怪地问:“阿延?你怎么在这儿?”

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是来找卫洋的,然后卫洋让我在这儿等他,我就在这儿等了。

卫洋挡在我前面,对张承说:“她是我女朋友。”

我惊呆了,没有一点点防备,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李靳突然剧烈咳嗽起来,生生咳出一口血。我吓了一跳。卫洋慌了,大吼:“木末!”一个小姑娘从人群里钻出来,跑到李靳身边,八爷赶紧让位,小姑娘坐在一边,抓过李靳的手把脉。卫洋看着李靳还在滴血的左手,缓缓蹲下,小心翼翼地抓起李靳的左手。她的胳膊被利刃划开了一道大口子,外套和衬衫都已凝固在一起。

“受伤了为什么不说?”卫洋的责备里更多的是心疼。

“小伤而已。”李靳漠然抽回手,木末忙丢开右手给她止血。

卫洋就蹲在那儿,看着她的伤口,一言不发。我突然觉得自己多余,女朋友什么的,只是开玩笑吧。

我慢慢挪开,起身退入人群。一旁的周啸彦拉了拉我的手,轻声说:“傻丫头,别哭,我们明天就回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