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命运转折
  • 鬼神经之荒梦冥冥
  • 红颜非笑
  • 2071字
  • 2016-05-24 16:56:19

我叫孙淳延,性别女,属性逗比,年方二十,就读于Z市政法大学,家在N市。我之所以远离家乡来此求学,是为了躲一个人,此人老谋深算,古板刻薄,自以为是,最爱规限他人的命运,我上辈子不小心砸了老天爷的饭碗,老天爷惩罚我,所以我成了那个人的孙女。

爷爷孙岐是个算命先生,坑蒙拐骗几十年,最后把主意打到了亲孙女身上。六年前我高考完回家,正思索着报哪个学校,老爷子义正言辞地告诉我:“退学,替你爸爸接孙家的法位。”

我知道爷爷在算命这一行混得不错,还有个外号叫“法道孙”,可混的再好有什么用?不顶吃不顶穿的,我爸爸当年就不肯听他安排,毅然离家下海,现在虽说不上家财万贯,却也是乐享富贵。

爷爷在爸爸那儿没能得逞,就把坏心眼打到我这儿来了,死活要我跟他学奇门遁甲,降妖除怪之术。这玩意儿听着挺新鲜,可学会了有个屁用?除了蹲在“古易园”拱门下给人看看面相算算命,还能干啥?这太平盛世上哪儿找妖怪除去?毫无疑问,我拒绝了。我报到Z市上学,离老头子远远的,看他能咋滴。

星期日难得睡个好觉,春梦正做一半,活活被楼下一声尖叫吓醒了。好姐妹巴澈娜端坐窗前,执笔描眉,秀发轻绾,白裙曳地,美不胜收!

“娜娜,外面咋回事儿啊?”楼下喊声震天响,我也睡不着了,索性起床洗漱洗漱。

巴澈娜化好妆,收拾了桌子,指着墙上的海报说:“他来了。”

我正刷牙,惊得一口泡沫吞了下去,冲进厕所吐的涕泗横流。巴澈娜捏着裙角,靠在洗手间门上,笑话我:“他不是你梦中情人吗?怎么给你恶心成这样?”

我懒得跟她斗嘴,火急火燎地洗漱打扮,巴澈娜看不过我把宿舍弄的一团糟,找出吹风机帮我吹干头发。我兴奋的念叨:“快点快点,一会儿人走了。”

巴澈娜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别抖!急什么急?他是来做电影宣传的,要在Z市留一天,今晚还得出席粉丝见面会,现在只是来见校长订景的。你瞧楼底下那帮花痴,一大早就守在校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我随便化了化妆,揪着澈娜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不会是狗仔队的队长吧?”

澈娜拔了电吹风,狠狠瞪了我一眼,说:“真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你做室友,俗不可耐!卫洋在你们眼里是遥不可及的神,在我眼里不过是邻家小哥而已,他的事我最清楚。”

我不想跟这个公主病晚期的大小姐吵,巴澈娜什么都好,就一点:太高傲。当初进校,班上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中等四人间,有些选了六人间,就她一个非要住单人套房,学校根本没有单人学生宿舍,最好的也是双人宿舍。班主任跟她好说歹说,她总算屈尊选了双人宿舍,然后她又要在班上选一个舍友,说费用她一人包,班上没人愿意和她住,班主任就让我“委屈”一下。得,看在巴澈娜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委屈一下。

住在一起一个月后,巴澈娜就后悔了,常常说我当初装出一副高雅的模样骗了她,我说让她换个人,她又不换,肉麻地说已经跟我处出感情了。

说实话她除了嘴上不饶人外,也没别的毛病。我倒觉得偶尔揶揄她几句还挺有趣,她的家庭背景如何我不知道,这么娇贵肯定不差,但没想到她还认识卫洋欧巴,这简直是冥冥之中天助我也!

晚上电影放映完,开始互动,卫洋欧巴随机选出三名观众上台和他亲密接触,灰常不幸,我是98号,欧巴选了97、99和111。我心灰意冷,感觉人生从此没有希望了,就在这时,97号的澈娜拉着我径直上了台。

卫洋欧巴近距离地看着台上四个人,含笑不语。主持人忙来对号,97、99、111都在,就我一个晾下了,我脸都红到耳后根了,这下乌龙了。我偷偷后退,打算默默下台,卫洋忽然拉着我的小手说:“这位是刚刚选出的校方代表主持人,今天由她主持互动环节。”

先前的主持人机灵地把话筒和台本交给我,默默退到台下。我的心肝脾肺肾啊!看着欧巴我已经要晕了,还主持个屁啊!

我手抖个不停,对着话筒一个声都发不出,卫洋突然给我一个拥抱,在我耳边轻声说:“加油,我相信你。”

我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对着话筒呵呵傻笑。巴澈娜咳嗽一声,拽了拽我,我反应过来,赶紧回到现实。

我和澈娜原来就是学校各类活动的主持人,台下都是本校学生,我看着台下几个一起主持过的熟人,心里踏实了不少,开始主持:“大家好,我是法系研二的孙淳延,接下来的互动环节由我主持,大家想要什么福利,赶紧说出来哦。”

下面立马沸腾,喊得什么根本听不清,我也懒得去听,刚刚不过是为了调节自己的紧张随口一说。

在欧巴温柔的鼓励下,我总算主持完了互动,交台的时候,欧巴又拥抱了我,柔声说:“孙淳延,你逃不掉了。”

我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没兴奋两秒,就石化了。我逃不掉的,逃不掉什么?我逃什么了吗?我逃的,只有一个:法道孙!

巴澈娜拉着我下台坐好,我还在神游,逃什么?我逃孙老头关卫洋什么事?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欧巴说那句话什么意思?也许不是指爷爷,而是欧巴看上我了呢?哇哦,霸道总裁强势爱啊!

“孙淳延,回到现实吧。”巴澈娜在我头上拍一巴掌,“给人家让道。”

99号的姑娘站在我旁边,等我让道。我不好意思地起开,让她过去。巴澈娜拧着我的耳朵说:“我给你创造了接近卫洋的机会,你怎么谢我?”

我开玩笑地说:“小女子无财无势,只能以身相许了。”

她突然诡谲地一笑,说:“我不要你的身,我只要你的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