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蝮蛇!!

“怎么了?吵吵什么呢?”车上的司机不耐烦地在后窗吼道。

闻言,刁兵脸色尴尬地对司机说道:“那个长官,我们都一天没上过上厕所了,都快憋炸了,能让我们去释放一下吗?总不能在车上解决吧!”

而这时,其他一些新兵也装着捂着肚子,仿佛一不小心就会释放出来似的。不知哪个活宝这关键时刻“噗”的一声,真他妈完美配合啊!

“我去!”

“娘的!谁啊?”

顿时,车里一个个捂着鼻子叫骂起来。

司机也是一脸黑线,赶紧关掉小叶窗,同时还放出一句话:快去快回!

闻言,刁兵一众皆是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哗啦啦下去十几个人。

因为是十月天了,伊犁这边的夜里有些凉,刁兵一众离车大概一百多米远,接着树林的掩护,大家都蹲了下来。

“嘎嘎···好了,等一会留下五个兄弟,我们去找蛇烤蛇肉,剩下的人先回车里,给我们打好掩护,等到第三个盘山道时,你们再找借口下车,然后我们会和,一起回到车上,放心,我们会多抓几条蛇,烤肉不会少各位的!”刁兵一脸大义的表情说道。

闻言,王大川突然眉头一皱,说道:“那老大,咱们能赶上吗?抓蛇可不好抓啊面还有再加上靠蛇肉的时间,这···”

闻言,其他新兵也一个个担心地看着刁兵。

“切!我可是抓蛇高手,以前和老爹一起抓过蛇,你们放心吧!再说三道盘山公路,那可是要四十多分钟才能跑完,加上那个大解放车,更是慢的和蜗牛一样,我们随便赶上!”刁兵一脸运筹帷幄地说道。

闻言,其他人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回去吧!记住打好掩护,等着哥凯旋归来!”刁兵一脸雄心壮志道。

“好吧,那你们小心点。”六七个新兵怀着忐忑地心情回去了。

刁兵看着几个回去的新兵不由笑了笑,自己小时候就已经在山里玩过了,什么危险没见过,害怕危险吗?那些都不是事。

“走,我们去抓蛇,嘎嘎···”刁兵一脸兴奋道。

闻言,王大川不由问道:“老大,你咋知道你就一定能找到蛇呢?”

闻言,其他几个新兵也是怀疑地看着刁兵。

见状,刁兵不由咳嗽声,然后说道:“蛇,一般会在雨前,或者雨后,亦或者气候潮湿的时候出来,而现在这山林里气温潮湿,还有些闷,蛇,肯定会出来,而且别忘了蛇是什么时候出来猎食的!”

刁兵指着天意思天已经快黑了,蛇宝贝们就要出动了。

闻言,其他几人都有些迟疑,这天色将黑,怎么捕蛇?会不会有危险?

见状,刁兵拍了拍胸脯道:“你们放心,不会有危险的,你们都听我指挥,不要乱走就是,都跟在我身后,等着吃香喷喷的蛇肉吧!”

闻言,其他几人本来就肚子饿的厉害,再加上刁兵的身手和经验都很丰富,所以大家都很听话的跟在了刁兵身后。

“蛇类一般会生活在潮湿的地方,有些石堆里也会藏有蛇。”刁兵一边寻找蛇一般说道。

闻言,一个新兵有些害怕的问道:“那···那会不会有毒蛇呢?”

毕竟,大家对蛇还是存在着一种恐惧。

闻言,刁兵笑道:“毒蛇倒是有,但是都是些毒性不强的蛇,只要不去主动招惹这些家伙,就不会有事。”

“啊!”

几个新兵不由傻眼,还真有毒蛇啊!!

“老大,那···咋样区别毒蛇呢?”王大川也是有些害怕,吞了口口水小心的问道。

闻言,刁兵不由失笑道:“好吧,给你们讲讲,免得你们到时候手忙脚乱。”

接着,刁兵就开始讲起来,一边也不忘了寻找蛇的踪迹。

“许多人都说看舌头是否呈三角形或者尾巴是否粗细,亦或者颜色是否鲜艳来区分是不是毒蛇,这很不全面,例如,虽然毒蛇头部呈明显的三角形,但也有的毒蛇头部不呈三角形;而无毒蛇当中的伪蝮蛇,头部却是呈三角形的;五步蛇、蝮蛇和眼镜蛇尾巴确实很粗大,但烙铁头的尾巴却很细长;又比如,很多色泽鲜艳的蛇并非毒蛇,例如,玉斑锦蛇、火赤炼蛇;而蝮蛇色泽如泥土和狗屎样,并不鲜艳,却毒性强大!”刁兵边用木棍拨弄草地边说道。

“所以要区分蛇是否有毒,那就要从三个方面来决定了,首先,毒腺,凡是具有毒腺的蛇就是毒蛇;毒腺是由唾液腺演化而来,位于头部两侧、眼后方,包藏于颌肌肉当中,所以一旦被它眼中,不及时救治,那就算完了!第二点,就是毒液管,连接在毒腺于毒牙之间;第三,那就是毒牙,它位于上颌骨的无毒牙前方或者后方,比无毒牙长又大!”刁兵很熟地说出这些知识,这些都是他小时候从他老爹那学的。

“那···那哪些毒蛇和无毒蛇会让人混浠呢?”王大川脸色紧绷地问道。

闻言,其他几个新兵也是紧张起来,毕竟他们对这方面很是陌生。

“一般经常被认成毒蛇的是虎斑游蛇、赤练蛇,因为它们的外形特殊,色斑鲜艳,再加上性情凶猛,就被人们误认为是毒蛇。而背面有黑黄相间的横纹的黄赤练经常被误认为金环蛇;黑背白环蛇经常被误认为银环蛇;伪蝮蛇由于体粗尾短,背面呈棕褐色,有两行粗大的深棕色斑块,头部略呈三角形,经常被误认为蝮蛇或者硅蛇!还有翠青蛇由于通体翠绿经常被误认为是竹叶青!”刁兵一口气说完。

突然,前面的刁兵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身后没有跟上的脚步声,不由诧异地回过头去,却见到王大川等人一脸见鬼地盯着他。

“额!我脸上长花了?”刁兵奇怪道。

闻言,王大川几人摇摇头,然后齐齐对刁兵竖起大拇指,异口同声道:“牛逼!”

“我去!”

“哈哈哈···”

十分钟后,刁兵几人来到一个小山坡前,上坡上散布着树木,还有一丛丛灌木,在暗淡的天色下仿佛一只只狰狞的怪物。

“奶奶的,不应该啊,怎么没蛇呢?”刁兵一边走一边郁闷的摇摇头,想不明白,按理说,以他的经验,很快会找到蛇的踪迹并且按图索骥抓住蛇的,可是他已经扑空了三次了,这真他奶奶的熊啊!

“兵哥,要不咱们赶紧炒近道回去吧,这天已经模糊不清了,碰不到蛇还是好事,不然多危险啊!”一个新兵一脸退缩地劝道。

其他几人也是脸色变换,显然是动摇了初衷。

刁兵也有些尴尬了,可这时,王大川突然跳了出来怒道:“你们太不够义气了吧,老大冒着被惩罚的危险出来帮咱们找食物,你们这会突然退缩了,真他妈不仗义!”

闻言,其他几人脸色一红,也不好反驳,刁兵感动地看着王大川就要说感谢的话,但话到嘴突然变成了低吼:“站住,别动,一下也别动!”

闻言,王大川一愣,但潜意识里信服刁兵的他,真的没有动,静静地站在那!

其他几个新兵,也有所感地望去,却发现一条体粗尾短,背面呈棕褐色,有两行粗大的深棕色斑块,头部略呈三角形的蛇,正朝着王大川吐着蛇信。

“蝮蛇!!!”

几个新兵惊骇地低喝出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