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今夕是何年
  • 三国之帝国文明
  • 冷剑情
  • 2234字
  • 2019-12-02 13:13:39

大学宿舍里,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正在抱着手机玩游戏,只见手机屏幕上三个骑着马的小兵正围着一个武将,他不断点着“武将后退”的选项,那插旗的小兵原来就是代表着武将,可它就是不后退,再一看武将的头上赫然是一个“止”字,武将计策“咒止”,能令对方武将三回合不能行动。

随着三个骑兵的攻击,武将的的体力从97下降到52最后降到9点,这时一个骑马的武将一下子突进了过来,对他的武将完成了合围。手机屏幕一闪,进入了单挑界面,右边武将头顶血条已经空了很长,只剩红色的两格。

再看左边的武将血条还是满的,更要命的是还是左边武将先手,只见左边武将纵马扬刀,一刀砍下,右方武将仅有的两格血条瞬间清空

——“暴击成功!”右方武将终于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叮,系统提示:“关羽体力值耗尽,华雄夺得敌将装备--青龙偃月刀!”

只见那人羞愤得将手机一扔,拿起杯子猛喝两口水,说道:“唉,又输给他了。”

他的一个室友闻声过来:“张文渊,我真不知道你玩这种游戏怎么玩得这么嗨。哇,关羽被华雄杀了,你真厉害!”

那人原来名叫张文渊,W市某二流大学学生,张文渊整理了一下他的鸡窝头,解释道:“这是当年小霸王游戏机上的游戏,我现在用的是模拟器玩的,只不过这个可以和别人对战。还有历史上没有什么关羽温酒斩华雄,那是小说《三国演义》虚构的,《三国志》里面记载华雄是被孙坚所杀......”

这时他的另一个室友提着旅行箱过来:“行了,打住。对了,小卢,你暑假准备干嘛。”

刚才那个被叫作小卢的室友说道:“当然是继续去肯德基兼职喽,我那经理都催我了,亮仔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不了,我还要复习准备考研了”两人说着就提着旅行箱一起走出了宿舍。

听到两人的谈论,张文渊一口水喷了出来:“差点忘了,和小胖约好了去马来西亚旅游的!下午4点钟的航班!”

看了下手机,还好才上午11点钟,学校离机场也比较近,去学校澡堂洗了个澡、吃了饭回来整理了行李就坐车赶往机场。

此时学校放假人已走得差不多了,大三暑假考研的考研,兼职的兼职,张文渊则还是每天在宿舍过着颓废的日子。他不想再这样一副屌丝样了,快毕业了,当然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和同村的好哥们王靖琪办了护照和去马来西亚的签证。

到了机场,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王靖琪。张文渊搂着他的肩膀说道:“小胖,我跟你说,这可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等去了马来西亚咱们好好玩玩,我带你去泡外国MM!”

“你可拉倒吧,你个24K纯屌丝连女孩手都没牵过吧?”王靖琪一脸嫌弃。

“你牵过?”

“.........”

两人终于满心欢喜地登上了飞机。飞机飞到一处海域上空时,机身突然出现剧烈抖动,机舱里的乘客全都吓得不知所措,

他们不知道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飞机终于挣脱不了这股力量被吸了进去,随后空气中渐渐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公子,快醒醒啊!”听到模糊的声音,张文渊渐渐张开了双眼。

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六旬老汉,身穿粗麻衣服,盘巾束发。

“老人家,这是在哪啊,你怎么这副打扮?”张文渊问道。

“公子你醒啦,这是在老朽家里啊。”老者答道。

“你说话怎么文绉绉的,看你这身打扮咱们是不是在拍古装戏呢?”张文渊感到很疑惑,“我记得乘坐的飞机不是失事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小胖有没有事?飞机上的其他人呢,大家都没事吗?”

“公子你说什么,老朽听不懂啊,什么古装戏,还有飞机是什么东西?”老者问道。

“我去,难道我真的穿越了?”张文渊惊呼道。

“公子莫要说胡话了,待老朽给你打水洗漱。”老汉说着就要出门。

张文渊叫住了他,“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刚要坐起身发现身上一股剧烈的酸痛,痛得又躺了回去。

“公子莫要逞强,你受了很重的伤,还是让老朽来吧!”老汉连忙说道。

老者端了盆水进来扶张文渊起身洗了把脸,透过铜镜,张文渊发现镜中的自己只是个十一二岁的陌生少年。难道说飞机失事后自己已经死了,跟穿越小说里写的一样灵魂穿越?

张文渊学着老者的语气问道:“敢问老人家,今夕是何年?”

“光和六年啊。”老者答道。张文渊一头黑线:“我最烦这些年号什么的了,光和六年是公元多少年啊?算了,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朝代,还有,当今的皇帝是谁?还是说大白话比较爽!”

老者说道:“公子不必烦恼,我等山野之人平日里说话也不寻章摘句,只是当时发现公子时公子一身大户人家打扮,才这样说话的。当今自然是大汉朝,至于皇帝的名讳我等庶民不敢直呼。”

张文渊凑耳过来,“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怕啥。”

老者才告诉他如今在位的是刘宏,张文渊才知道自己来到了东汉末年,而且这汉灵帝刘宏现在已经30来岁了,张文渊记得他整天纵欲享乐,重用宦官,活了30多岁就嗝屁了。而他在位晚期爆发了黄巾起义,那可是大乱世到来的开端啊,每个人心里都有个三国梦,自己怎么能不激动。

看着张文渊一脸兴奋的表情,老者说道:“当时在山沟里发现公子时发现公子身旁有包行李,老朽给你拿过来。”打开行李,里面有一封信,一块铜牌,几件华丽的衣服和几铢铜钱以及很多碎银子。

要知道东汉时蔡伦已经改进了造纸术,但由于价格昂贵只有贵族能用得起,张文渊心想我这身份怎么滴也得是个王公贵族吧,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上面毛笔写的繁体字和文言文令他头疼。

他依稀看懂一些:“玄儿,此去长沙......河内郡近日有盗贼作乱...愚兄守坞堡.....勿念,兄韩浩。”

张文渊一头雾水,玄儿,韩浩,那他就是韩...没错他就是韩玄!本以为是个王者,没想到是个青铜。无论在演义里还是正史和三国游戏里,韩玄都是个战5渣,文不成武不就,这孙子显然是个草包。一个小山村的屋子里,传来了张文渊,不,是韩玄的哀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