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艾德琳·帕特
  • 望世
  • 小奇瑞兵
  • 8962字
  • 2014-08-02 19:30:38

我看了看自己的新名字,感到非常满意。这可能或许就是我新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名字可以说是称呼,也可以说的是崭新的开始,而我就是后者。

现在,我已经舍弃了以前的名字,看样子要对以前的事情舍弃掉。虽然很难,或许很简单,但是我会尽量的。

沃伦·辛就说:“你好像满意自己的名字。你以前的档案我都删除了。”

我点点头说:“这样最好不过了。谢谢你。”

看来他把我的事情都了如指掌。

“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只是闲着没事干而且。对了,什么时候去那小女孩那里?”

沃伦·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就说:“先等等,我还请了一个人。”说着,就对着我神秘一笑:“这个人就是艾德琳·帕特的父亲弗雷德里卡·帕特。”

弗雷德里卡·帕特,我在心里默念着。

“这个人不知道你的身世,也就不知道你的过去,我只是叫他先过来看看你,可能要来试探你的身手的。”

我不禁笑了笑说:“这你就放心,我虽然已经好久没有和别人打架了,可是,我的身手我自己最清楚不过了。”说着,我就和了一杯酒,来滋润自己的嗓子。

沃伦·辛也喝起酒来。变表情像是放松了许多。

刚喝完,又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这脚步声有些沉重,但是却飞的稳固,像是非常沉稳的人正在向着这里走来。门被打开,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进入到包厢里面去,这男子看起来很有气派,看起来像霸主一样,有着高贵的气质,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有着领导范的感觉。我想,他就是弗雷德里卡·帕特。

在他旁边的还有俩个高大威武的人,还带着墨镜,穿着西装,我觉得他们应该是保镖。

那领导者就坐在我的面前和沃伦·辛讲话这悄悄话,我一点也听不见,不过也大概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就没有理会他们,再次拿起筷子吃、

保镖们就站在这人的旁边,没有理会我,不过····

过了一会儿,沃伦·辛和这位领导者谈完了话,就对我说:“来,K·K,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艾德琳·帕特的父亲,也是顾你做保镖的人——弗雷德里卡·帕特。”

沃伦·辛叫我K·K这名字刚开始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大概是不习惯,不过就马上回复了反应,就站了起来说:“你好,我是K·K。”说着,就想着弗雷德里卡·帕特伸出手来,这是一种礼貌。我在做流浪汉的时候还没有忘什么事礼貌。

其实,在我说出这名字的时候声音有些僵硬,而且怪有些变扭,大概是我对着这名字还不太熟悉吧。不过这种问题是非常容易解决的,只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那弗雷德里卡·帕特也站了起来也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手说:“你好,中国的小伙子,我叫弗雷德里卡·帕特,很高兴认识你。也谢谢你做我女儿的保镖。”

我看了看弗雷德里卡·帕特,觉得这个人很亲切,也很幽默,就说:“哪里哪里,要是真的谢谢我的话。”我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又往这人身后看了看两个保镖,稍微一惊,随即我就笑了笑,对着弗雷德里卡·帕特说:“麻烦你叫你的保镖吧短刀收回去好吗?”

这话非常的突然,让弗雷德里卡·帕特和后面的那两位保镖顿时大吃一惊,保镖们连忙把刀收了回去。弗雷德里卡·帕特不愧是沉稳之人,稍微吃惊一下就立马反应过来,解释说:“对不起,我的这两位保镖无意冒犯,而且,我有些不小心你的身手,所以就想试一试,还请你多多包海。”

我看了看这弗雷德里卡·帕特,不禁想要笑,一些高层领导人都要爱面子所以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向保镖。明明是自己要试探自己。不过这也能理解,现在的人,尤其是高层的人都是飞非常的慎重的人,没有这样的慎重,他们就不会走到今天的。于是就说:“无所谓,我理解他们。”说着,就向保镖点点头,意思是可以理解。

弗雷德里卡·帕特看了看我说:“不过,我有一个疑问?”

我可以知道弗雷德里卡·帕特要讲什么,就说:“是什么?”

弗雷德里卡·帕特一直盯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拿起刀来。”

这句话虽然只有这一句,却包含着一些意思,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就已经表明了是弗雷德里卡·帕特已经知道我已经知道是自己来试探自己,而且还有包含一些讽刺,我开始有点后悔做他的保镖了,这个人是不是瞧不起我是中国人啊?而且还和我作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在试探我,刚才那句话还包含着一思,就是这个人用对话来试探我。现在我虽然有点讨厌他,不过还是佩服的很,心机竟然藏的这么深,而且还深不可测啊。

于是我也装谨慎,和这位弗雷德里卡·帕特说:“我是一进来就已经感觉到这两个人的行动和气质,他们的动作很不寻常,像是要准备着什么,而且,我还感受到他们两个的不安,像是要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一般来说保镖是什么都敢做,就是不做刺杀人这些事,他们保护人还行,做这种事想必是第一次,后来他们那东西的时候,我听到了细小的金属的声音,而这声音不是枪,因为枪是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枪的声音像是按什么开关的声音,而这种声音很细,也很脆,一听就知道是刀的声音,可是我没有发现刀,就知道是短刀发出的声音,也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了。”

弗雷德里卡·帕特听了我的叙述,就在一张无人做的椅子上,在空杯子上倒了酒,喝下去,顿时,就哈哈大笑。这笑声把整个包厢给给包围了,也把我和沃伦·辛吓了一跳

我心想,我把你的计给识破了,你还有心情喝酒,还哈哈大笑,我刚才说的话都是讽刺他的,他应该不会听不出来的。我就看了看沃伦·辛的脸。

沃伦·辛的脸也表示了他自己也不明白弗雷德里卡·帕特为什么要哈哈大笑。

弗雷德里卡·帕特把笑容停止了,想必是笑累了,于是,他就再次把酒倒上,喝下去说:“好久都没有那么开心了,也好久没有人职责我了,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你是第一个,我想应该也是最后一个,这是我最豪放的一天。”

我感到莫名其妙,明明知道我在职责他,他竟然还笑得出,刚才那话像是在表扬我一样,我有点搞不懂这个人了。不过至少,我对他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

弗雷德里卡·帕特继续说:“请原谅我刚才的举动,我也是作为保险才出此下场,刚才的试探我已经证明你又能力保护好我的女儿了。我的女儿比较调皮,是我在这世界上最不放心的事情,为了我女儿的保险才做这些事情的。我的内人已经死了,女儿是我的一切。所以我必须做出保险,甚至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好我的女儿。”说到这,弗雷德里卡·帕特就哭了起来。

我听了弗雷德里卡·帕特的解释,可以理解弗雷德里卡·帕特所做的一切,也明白家人是多么重要,像我无父无母的人,最终成为了流浪汉。家人是我最渴望的一件是。

对弗雷德里卡·帕特这人我也稍微有些好感起来,认为这人对家人是非常的重视的,至少现在他为了自己的女儿而试探我。

我点点头说:“我可以理解。”

弗雷德里卡·帕特像是放松警惕了一样,已经不再对我有试探心了,而是热情。

我也热情起来了。就是不知道是这里的饭菜好吃的热情还是这个人态度热情。总而言之,我已经不再像刚才一样讨厌他了。

弗雷德里卡·帕特说:“我女儿的情况想必沃伦和你说过了,你也应该了解了情况,我就不说什么了,就想说一句,好好的保护好我的女儿。”

我点点头,意思是明白。

弗雷德里卡·帕特又说:“也请你希望我女儿做什么都不要计较。”

我想是不可能的,你女儿的调皮我已经知道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把保镖一个一个给弄走呢,不过嘴上却说:“我在看看你的女儿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弗雷德里卡·帕特点点头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听了这位中年大叔说了一声谢谢,顿时心里在想: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和弗雷德里卡·帕特还有沃伦·辛这些奔三的人都在这包厢里稍微和了一些酒来淡淡自己的事情。我现在是三十一岁,沃伦·辛是三十九岁,弗雷德里卡·帕特也是三十九岁。在这里,也算是大叔们的营地了。

我是没什么好谈的,我说我只是一个小流浪汉。还在监狱里呆了三年。本以为弗雷德里卡·帕特会建议自己做过牢,没想到这位大叔却异常的热情。还说男人坐牢是很正常,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有些人只要坐过牢,就会觉得自己在坐牢之前是很渺小的,到坐牢之后才会长大,会成熟,会认识自己。

我听到这些话,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无奈,做过牢是做了严重的错事才进去的,可是,坐牢是为了让自己成长。这句活说的是不错拉啦,可是怎么总觉得很变扭。感觉我以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

或许弗雷德里卡·帕特说的对吧只有在犯错事坐牢,才能够让自己长大。

弗雷德里卡·帕特只是把自己的状况和我说了一下,他说他是莫斯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社长,什么业绩啊,销售啊,推荐啊,生产啊什么都做,就是不做犯法的。

我也听说过莫斯公司,这家公司在十年前就已经建立而成的,是一个非常文明而且讲诚信的公司,在商界那棵树有头有脸的公司,我还听说这公司生产和销售的主要是电子产品,也可以说是生产机械产品的。有最新的科技手机啊,有最新的触本电脑之类的生产品。

在我眼里,弗雷德里卡·帕特也是一个成功人士。

在聊聊沃伦·辛,他是一位在警局里待得非常久的老警察,没有结婚,和弗雷德里卡·帕特视为兄弟,把艾德琳·帕特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

还有,沃伦·辛还和我说了一件事,说:“K·K,我忘了和你说一件事,就是做了艾德琳·帕特的保镖的人都辞职了这我已经和你说过了。”

我点点头,表示是说过。

“可是,我还想托你调查了一些事,就是这些辞职的保镖都莫名其妙的消失,而且姓名,籍贯,甚至是个人资料都没有了,像是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一样的,或者是不明死亡,这些人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当过艾德琳的保镖。”

弗雷德里卡·帕特插话说:“是的,这些事沃伦也和我说过,像是中了什么诅咒一样,只要是当艾德琳的保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所以,我想恳求你看看到底是谁在做这种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听了以后,开始有点好奇起来,说:“有意思,真有意思。好,我可以帮你。”

弗雷德里卡·帕特说:“谢谢你,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艾德琳,我不想让她知道。

我点点头,意思是明白。

说着就把上班的时间,工作的时间还有工资的事都和我说了一下,我现在都无所谓,对于我这样的一个流浪汉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可我就是想看一下这传说中的艾德琳·帕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真的是像他们所说的非常调皮。

没过多久,我们就结了帐。

沃伦·辛就回到局里,说是在局里还有事情。弗雷德里卡·帕特和沃伦·辛说了一声别把自己累着。沃伦·辛就应了一声就离开的我的视线。

我,我就和弗雷德里卡·帕特一起走,做了他的车。半个小时候,这辆车就把我带到了一座别院。

说实话,这里的别院是我见过的最有气派的别院,虽然像普通别院一样的构造,但是感觉却不一样。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也只能看得出大概。

这里有一座屋子,不过这屋子却大的出奇,灯光在窗户里闪耀,照射在外面。外面,光从地上照射出来,这个别院里,路灯是在地面上照射过来的,显现出地面上的亮光。树在别院的路上一颗一颗的竖立着,大晚上的看起来还有点恐怖,它们像一座雕像耸立着。也像巨人在这里俯视着。

我来到了这座别院的房子,里面更是豪华,我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就用一个成语,叫做金碧辉煌,里面各式各样的家具装备都有,而且还是最新的,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最新的。而且这里的女佣人和保镖都很多,加起来大约有二十多个。

此时女佣人一见到弗雷德里卡·帕特从门口进来,就在门里的两边,恭恭敬敬的说:“欢迎老爷回来。”

弗雷德里卡·帕特就摆了摆手,和其中的一个女佣人说:“小姐呢?”

“小姐在自己的房间里。需要我叫小姐吗?”

“不用,你们去忙吧,我待会自己上去。”

说到这,弗雷德里卡·帕特就带着我来到了三楼,说:“我先让你见见我的女儿先。”

我点点头,想:反正是迟早要见这个小恶魔的,早点见做好心理准备把。

于是,就打理打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弗雷德里卡·帕特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在门口处,站着两个保镖。

弗雷德里卡·帕特敲了敲门说:“艾德琳,在里面吗?是我,爸爸。”

在屋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虽然隔着一道门,可是声音却没有被覆盖住,非常清脆,动人。只听里面的人说:“有什么事就在门口说吧。”

我看了看弗雷德里卡·帕特,感受到作为一个父亲的失落,无奈。不过,身为一个男人,却表现的那么坚强,自信。

这时,我现在是有此心中的感动和敬佩。

弗雷德里卡·帕特接着说:“你先开开门,我给你找了一个保镖。”

门里面没有动静。我再次从这男人的声音感到他还没有放弃。作为一个父亲想见见自己的女儿,哪怕只有一扇门的距离,都可望要见自己的女儿。

从这点我可以肯定,他们父女两感情不是很好。

过了一会儿,房门渐渐的打开了,里面出现的一个人,是一个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看起来有七八岁左右,眼睛非常大,可以让你的目光吸引住,轮廓也非常的好看,典型的西方小女孩,棕褐色的头发上扎着小马尾辫子,非常有精神。一个小萝莉就出现在我面前。

此时,这个小萝莉的表情有些严肃,看样子是是对谁都不待见,眼睛扫了扫周围,把目光看向我。

小女孩的眼睛非常的漂亮,也非常的清澈,非常适合这样的脸。而我很淡定,非常非常的淡定。

弗雷德里卡·帕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现在在看着我,于是就互相介绍,先指了指我说:“艾德琳,这位就是你新的保镖——K·K。”然后就指了指小萝莉说:“这是你要保护的人——艾德琳。”

介绍好了之后,我就伸手,想要和她握手说:“你好,我叫K·K。”

艾德琳就看了看我用一个清脆却又像是逐客令的语气说:“就站在门口吧。”

说着,就回到的屋里,把房门关上了。

我现在的感觉是哭笑不得。有点感叹:现在的孩子啊!

弗雷德里卡·帕特说:“你就在这里看守把。”说着就一副失落的表情走了。

我可以感受到弗雷德里卡·帕特他的失落,就走到这些保镖的面前,互相介绍了一下。

站在左后的叫弗里达,看起来非常的高大,有两米多高,像个黑猩猩,因为他的皮肤都是黑色的。

右边的叫做克莱门特,是一个白人,看起来也有两米多高,脸上还带着个墨镜。

我和他们互相相识了之后,就分配了一下,有我先负责前前半夜。他们负责后半夜。分配好了之后,他们他们两就先走了。我想他们一定是累了,也或许是在欺负我这个中国人。原因已经无所谓了。

我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在门口,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说不是滋味,就是站在门口一直就这样呆着呆着,呆着呆着,说实话比过流浪汉的日子还要无聊,我还有点怀念当流浪汉的日子了。

时间已经走向八点了,我知道我自己站在这样已经有一个小时了,我也清楚的记得我自己是从七点开始工作的,这是我在今天做的最无聊的一个小时了,也是没有意义的一个小时了。

突然,房门被打开了,从里面出现了一个小女孩,我在刚才见过这个小女孩,就是艾德琳·帕特。

此时,现在的她升上充满着香气,看上去是那么的精神,头发从马尾辫放了下来,湿漉漉的棕褐色长发黏在脸旁,衣服和刚才的不一样,显然是换过衣服的,现在她穿的是白色的连衣裙,显得非常的动人可爱。我可以断定,艾德琳·帕特这小女孩刚才在洗澡。

艾德琳·帕特抬头看了看我,没有做任何表情,说了一声:“我想出去走走,你跟我来吧。”

我稍微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因为我站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就对艾德琳·帕特说:“好的,大小姐。”我稍微学了一下佣人的说法。

艾德琳·帕特没有说话。就走到往下走的楼梯。我就跟着一起往前走,下了楼梯,就走出大门,一直走别院的院子里。

我看了看夜晚的院子,灯照亮着院子,把夜晚的黑暗照的通明,把院子里夜景的景象显现出来。夜晚的院子里很亮,是路灯把它们照亮的,和白天的院子完全不一样,虽然我没见过这里白天的院子,不过,我还是能够想象出来。

在这院子里,我和艾德琳·帕特在这里走走,也就是散步,我也算是复活过来了,站在门边已经有一个小时了,脚都快要抽筋发软了。现在出来走走,终于可以让自己的脚我活动活动,让自己的脚舒张一下。这对我来说终于解放了。

艾德琳·帕特看了看四周,突然问我说:“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当我的保镖?”

我愣的一下,没有想到艾德琳·帕特这个小女孩会冒出这样的话,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是你的爸爸托我来保护你,还是我说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才当你飞的保镖。也或者说是要调查一些事情才做你的保镖的。到底该怎么说才好呢,我正在痛苦的思考中。

于是就用了一个比较老土,却可以稍微混过去的理由。我反反复复的想了一下,只有这样的理由才行,于是,我就说:“我是因为我没有钱了,所以我要做保镖的。”

说完我就后悔了,这是什么理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理由啊,这样的理由谁也不会相信啊。不过,我想,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应该可以蒙骗过关吧。

可是,这位小女孩说了也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只听她说:“你要是没有钱的话我可以给你。”

这话显然是相信了我说的话,可是,我也没有想到这位小女孩会说这样的话。这让我顿时有点手忙脚乱的。这不像是一个七八岁小孩子说的话,难道有钱的人都会这样说吗?连小孩也这样?不过,这也说明她现在书不喜欢我做她的保镖。不过,我不能示弱,于是,我很淡定,非常非常的淡定说:“那你能给我多少钱呢?”

艾德琳·帕特看了看我,有把头抬上去看了看天,星星在天上闪烁着。我看着她有点不可思议,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既然会做出这样的动作,这是一个人烦恼时所作的动作啊,看天上的星星,就是要解除这样的烦恼,亦或者是要让自己的烦恼减轻。不知不觉中,我有点佩服这样的小孩。

艾德琳·帕特又把目光看向我,说:“我的全部家当只有五百美元。你要的话就把它拿走吧。”

我显然大吃一惊,一个小孩竟然会说出这样的,我看了看这个叫艾德琳·帕特,感觉有点摸不清她,于是,就稍微奸诈一点,稍微开玩笑的说:“你那点钱就能把我打发走吗?对不起,如果我当你的保镖的话,我会领来更多的钱。”

艾德琳·帕特摇摇头,说:“看来你和那些保镖一样,都是见钱眼开的人,我已经劝你你就是不听,等到比别人杀你的时候,那你就后悔吧。”于是,就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了。

我听这位大小姐的话,感觉这样的话不止已经对我说过,好像还对其他人说过,不过,和我一样都没什么用,给他钱也劝不走,而且,她说什么等到比别人杀你的时候,难道,她知道自己当她的保镖的事情。也知道保镖出了失踪这事。

我就跟上前去,不禁有点佩服我眼前这位小女孩,这小女孩的观察力和明锐力可以说是无懈可击,长大的话,肯定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而且,她现在长得都那么可爱,长大以后还怎么得了啊。肯定是个美貌双全而且聪明的女人。

艾德琳·帕特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跟着,突然,我感觉到有一股气。

我感觉到这气很隐秘,是躲在暗处的,不过,这气不太像是杀气,这气感觉像在警告些什么,暗示什么。也感觉这气不会对我和艾德琳·帕特下手,点多就是要吓唬我和艾德琳。

我顿时有些奇怪,按理说这里是不会有入侵者的,我进来的时候看了看这里了墙壁,都是比较高的,不容易进入这里。

马上,这人就出现在我和艾德琳·帕特的面前。

此时,他脸上包着黑布,像一个土匪一样,只能看到那黑漆漆的眼睛。身体,手和脚都用黑色的衣服和裤子,鞋子,甚至还有手套都是黑色的。全身像一个黑人出现在这里。

我看了看这黑衣人,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来说,可疑的人出现,那些保镖甚至是保安他们都会出现,而且,艾德琳·帕特看着这黑衣人,很淡定,像是已经知道这个人会出现的样子。顿时我就明白了全部。

不过明白归明白,我却不能说,我给给这位艾德琳·帕特小姐一个面子,于是,就上前说:“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那黑衣人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我和他僵持了片刻,那个黑衣人就开始往我这里跑了,已经是要攻击我了。

那黑衣人在跑的时候就拿出了一把短刀用双手握在左下腰边,这是要行刺我的准备。不过,我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个人发出的杀气。

于是,等他冲到我的面前,用刀要来刺向我的时候,我就马上把握在手里的刀用右脚踢飞了。那个人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用双手抓住他的左手。

一般来说,如果拿刀要攻击敌人的准备,是右撇子的话,双手放在腰上也是在右边。而他是在左边,这很显然,这位人士是一个左撇子,他的力度更向于左手。

那个人的左手被我抓住,顿时大吃一惊,显然,他也是预料之外,也很显然,他的确是个左撇子。

我把他的手抓住了之后,就立马转身,把手往肩膀一方说了一声:“过肩摔。”就马上用手用力一拉。

顿时那个人就失去了重力,就这样翻了个跟头,身体重重的往下沉,迅速的头朝天,背朝地的躺在地上。

我见那个人的眼睛很痛苦,没有露出太多的仁慈,就马上把他超一百八十度的旋转,把他的头部往下,背部往上,不过,我把他的双手放在后面,让他不能逃脱。

说实话,这人在我眼里太弱了。我还没有使用全力,才两三下,我就把他解决了。

那人哀声叫鸣,像是很痛苦的样子,也看起来哼冤枉的样子,这是我的想法。

我看了看艾德琳·帕特,听的样子也很难看,于是,我边放开这个人。艾德琳·帕特这样的表情,让我更加确定这人是艾德琳·帕特她派来的,就是不知道是要试探我还是要威胁我赶我走。

想到这,我就看了看艾德琳·帕特,也想起了她说的话,确定她派来的这个人不是要威胁我,而是要赶我走。

于是,我就走到艾德琳·帕特的身旁笑了笑说:“要赶我走就直说吧,干嘛要伤及无辜呢!”

艾德琳·帕特顿时就有些气,我的这句话就已经明确了我是知道她的计策了,艾德琳·帕特看了看,没有说话,就跑到屋子里去。我就跟在后面看着艾德琳·帕特进到了屋子。艾德琳·帕特进到屋子里就马上回到的自己的房间,表情有些在生气。

我见艾德琳·帕特进到了屋子里,就没在跟着,站在门外。到了下半夜,我就去弗雷德里卡·帕特那想他要一个房间,之后就躺在想事情了。

领走前我没有在意黑衣人,我想他会走的。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这位小姑娘已经和我结仇了。看样子我下面的日子肯定会不好过啊!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也没有想到自己出狱竟然马上会出此出现这样的变故。虽然这只是我新的人生中了一个开始,但是这样的变故对我来说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用不了多久我就会习惯的。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我就在思考中睡着了。

这一觉是我获得新的人生中睡的最舒服的一个夜晚,在当流浪汉的时候,我只能睡在那冰凉的地面上,或者就是睡在公园的长凳上。没有人在意。这还岁算好,至少在那时我有地方睡。要是一些的流浪汉的话都会为了抢地盘和别人争夺,最后赢的人才有资格占领这地方。

这就是流浪汉的弱肉强食,为了生活而去抢。不过,当流浪汉的好处就是有些自由,不用受到社会上的拘束,也不用受到上司的责骂。至少,我当流浪汉的时候完全是自由的,虽然过的有些苦,但是那是我在过去的人生中稍微有些解放的一件事情。

虽然说以前个有这样的日子,但是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到了最后才会成为流浪汉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