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宗族之碑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29字
  • 2017-07-05 22:33:31

林焱取出审判者之心,随手舞了个剑花,火属性元气源源不断地注入到两把长剑中,在剑刃表面生成一层炽热的火焰。那火焰包裹着剑刃,高温使剑刃周边的虚空都发生了扭曲。剑魔老人看后心中一惊,这等高温,即便强横如承影剑,也有可能被熔断在这烈焰中。

“你的把戏结束了吗?”林焱冰冷的声音传入剑魔老人的耳中,那帝王般的威压铺天盖地般的席卷而来。这时候剑魔老人才注意到,林焱体表的伤势早已全部愈合,而且力量隐隐有增强的趋势。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九龙焚天炎那强大的自我治愈和恢复能力,使林焱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完毕并得到了力量的增幅。

林焱手提双剑,脚尖蹬地,冲上高空,两道纵横交错的剑光暴掠而去。

随后,他便脚踏龙影身法,体表隐隐有金光隐现。他的身影飞快绕到剑魔老人的身后,天命挑起他手中的承影剑,同时审判者之心重重地斩在剑魔老人的后背上。

剑魔老人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未等落地,就看见两把寒光闪闪的剑刃在他眼前飞速掠过。

“噗!”

鲜血染红了林焱的脸庞。天命剑穿透剑魔老人衣服里的软甲,刺穿了他的心脏。林焱抽出天命,一股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天命剑尖指地,剑刃上仍有血液缓缓滴下。

一旁的烛坤看得目瞪口呆,他深知这场战斗从头至尾他都无法插手。在林焱击杀剑魔老人的过程中,他似乎嗅到了一丝特别的味道。不同于他修炼元气,也不同于远古龙类血脉中的龙血。

“这就是传说中的帝皇之血吗?”烛坤口中喃喃道。

传说中,天帝拥有世间最纯正的帝皇之血。在与魔王的最后一战中,正是凭借帝皇之血燃烧后的力量,天帝才以压倒性的优势斩杀并封印魔王。

帝皇之血向来是排山倒海、天翻地覆的力量。

这等力量,还真是恐怖啊……

林焱体表淡淡的金光逐渐褪去,他收起天命和审判者之心,拾起地上的承影剑,将其中剑魔老人留下的元气印记生生抹除。

他取下剑魔老人手指上的须弥戒。这枚须弥戒是紫红色的,是较为高级的须弥戒。想必里面的东西也不会差。

果不其然,林焱在里面发现了众多珍贵的天材地宝。包括他所寻找的四圣之印、稀有的药材、近十卷高阶武学、一些剑魔老人收藏的宝剑,还有一张神秘的黑纸。

林焱对这张黑纸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将其取出,吹了吹上面的尘土,随后缓缓展开,只见四个烫金大字映入他的眼帘。

“融剑。”

他仔细地阅读着。原来这是一种武器锻造的秘法,可以通过这种手段将两把宝剑融合在一起,达到优势互补合二为一的效果。

林焱想到了天命和承影剑,二者都是神剑,一个削金断玉一个有影无形,将二者相融或许会得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这时,他想起了院长的话。

“天命中有某种恐怖力量,但这种力量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能掌握。”林焱说道。

他收起须弥戒,和烛坤一起步入剑圣氏族的领地。

这里,早就没有了昔日团结一致欣欣向荣的景象。那些神秘人控制剑圣氏族后,就不断有族人寻找机会逃出浮空岛,走出万年冰山和亲人到浩瀚大陆生活。但大多数的人,还没能到达浩瀚大陆,就已经葬身在了万年冰山的寒潮中。

剑圣氏族领地的中央,是一片开阔的广场。广场的中央,是一块玄武岩铸成的高大石碑。林焱走上前去,阅读着上面镌刻着的一个个名字,心中颇为感慨。

“这就是所谓的宗族碑吧。”

他运转元气,想要在宗族碑上刻下上古剑圣及其双亲的名字,却被宗族碑将元气反弹了回来,发出了沉重的撞击声。

领地里余下的族人都被这声音所惊动,纷纷走出屋子,看见一个年轻人正站在宗族碑前,似乎想要在宗族碑上刻下一个新的名字。

他们不知道将被刻下的名字会是什么,但他们的眼神无一例外地充满着羡慕和敬仰。在剑圣氏族,只有在剑术上取得一定造诣的人和为族人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才能被刻上宗族碑,无论是哪一种,在剑圣氏族都会得到所有人的尊重。

因为他们,是剑圣氏族的代表力量,是剑圣氏族遭遇危机时的中流砥柱,是剑圣氏族族人永远的守护者。

他们才是所有人公认的“剑圣”。

林焱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他取出承影剑,在宗族碑上刻下了三人的名字。

承影剑表面流转着雄厚的元气,那元气凭借高温渐渐融化了坚硬的石碑,在上面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痕迹。

林焱听见,身后传来嘈杂的议论声。

“怎么是他们?”

“是啊,他们不是早就被逐出氏族了吗?”

“谁知道呢,大概是因为他曾经是族长吧。”

“那家伙是谁,为什么要在宗族碑上乱刻,赶快滚出去!”

“对,滚出剑圣氏族!”

“滚出去!”

……

林焱嘴角掀起一丝冷笑,只见他缓缓举起手中的承影剑:

“我是炽天帝国林焱,剑魔老人已经被我击杀,这是他的佩剑。”

看到承影剑出现在林焱的手里,议论声更大了。

“太好了,这老不死的终于被杀死了。”

“可不是嘛,这个本来不是族长的族长。”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炽天帝国的人?”突然有族人问道。

林焱运转起炼气决核心,阔别多日,炽天神龙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暗属性元气席卷而来。他握紧承影剑,目光炯炯,眼中好像有烈焰在燃烧。

“死侍。”

“这回,我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

话音刚落,他便冲上前去,救下了死侍利爪下的一个孩子。

“斩妖瞳!”

两道光柱横扫而过,那种帝王般的威压再次到来。

王座之下,一切皆为蝼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