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静观其变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16字
  • 2017-02-09 20:56:10

寒风呼啸,冰冷彻骨。雪原尽头的小木屋在风雪中呜咽地呻吟着,木屋的主人裹着厚厚的几层棉衣,身边跟着一只鬣狗,逆着凛冽的寒风,在皑皑的白雪中艰难地前行着。

这里地处浩瀚大陆的西北部,终年寒冷,冬季漫长无际,夏季却极其短暂。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人们就脱下便捷的轻衣,再次换上厚重的兽皮袄。

因为这里是极寒之地,这里是万年冰山,这里是浩瀚大陆最为寒冷的地方。

当地传说,远古时期,这里的守护神得罪了天帝,天帝下令派冰雪之神将这里永世冰封,因此形成了如今的万年冰山。

尽管自然条件极其恶劣,但万年冰山内精纯的冰属性元气气场依然吸引了许多冰属性元气修炼者。他们成群结队的来到这里,淬炼自己体内的元气,使其越发精纯。

但万年冰山吸引他们的原因可不止这些。传说,在万年冰山的深处,有一灵物稳坐群山之巅。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三万年一现,转瞬即逝,当地人称得到它就得到了永远。

它叫冰山雪莲,与它共生的是一团火焰,名为红莲业火。

算一算,今年就是冰山雪莲重现的时刻了。

这冰山雪莲,一直都是各方强者拼命争夺之物。据说曾经冰山雪莲出现的时候,两个宗门为得到这冰山雪莲掀起了一场血战,最终闹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冰山雪莲也为外人所得。

各方强者眼中冰山雪莲强大的魔力在于,将其吞噬炼化后可以得到其无比精纯的力量,并能在战斗时得到一具坚硬无比的雪莲战甲,大大提高修炼者的防御能力。而且,想要成功炼化红莲业火,使其为己所用,冰山雪莲是必备之物,只有它的万载寒气,才能镇压住红莲业火滔天的烈炎。

如此种种,自然使冰山雪莲成为了各方强者的争夺之物,并引发一场场争夺战。

而与此同时,大悲天的人马已经抵达了万年冰山内。

这绝对是近几十年来,哦不,应该说是从大悲天成立以来,大悲天的第一次倾巢出动。普陀山上的内门弟子、长老,携带着大悲天藏经阁中的部分强大法器,走下云雾缭绕的普陀山峰,不远万里来到了浩瀚大陆西北部的万年冰山。

在得到冰山雪莲即将出现这一消息的时候,邙天就表示对冰山雪莲势在必得,并下令大悲天弟子全部出动,争夺冰山雪莲。

如此浩大的阵仗,远非其他宗门所能比拟。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大悲天并不是要和其他宗门争夺冰山雪莲,他们的竞争对手确实有,但是只有一个。

炽天皇族!

炽天皇族力量之强大,即便是号称“大陆第一宗门”的大悲天,有时也只能敬而远之。

眼下炽天皇族并没有派人前往万年冰山,这使邙天松了一口气,开始筹备起得到冰山雪莲的计划来。

“听说冰山雪莲的身边,有一名实力强大的神力者守护,只有击败这名神力者,才有可能获得冰山雪莲。”邙天喃喃自语。

巨剑尊者走上前,说道:

“听说那个神力者,是从远古时期就守护在这里的冰雪之神。比起远古神众有过之而无不及,以我们的力量,想要击败那冰雪之神,怕是难度不小。”

说到这里,邙天嘴角突然划过一丝冷笑。

“击败冰雪之神?这种事又何须我们出手,以炽天皇族的力量,足够击杀那家伙了。”邙天冷笑道。

“那我们呢?”巨剑尊者问道。

“坐山观虎斗,等待时机。”

……

此时此刻。

炽天帝都,皇家赌场。

异端审判庭飞鱼卫冲进赌场内,将皇家赌场中的所有人团团包围。

林立缓缓步入皇家赌场,手臂一甩,林焱下达的逮捕令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如赌场内,如刀般深深切入赌桌上。

“现在是逮捕时间!”

飞鱼卫战士拔剑出鞘,齐刷刷地向前方冲去。

一个平常的日子,并未在帝国政坛上掀起任何波澜。

但却将皇家赌场这一帝都内的黑暗势力从地下连根拔起!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炽天帝国,人们都为林焱的铁腕手段做震惊。

一时间,黑道上的势力再也不敢有所活动,生怕重蹈皇家赌场的覆辙,被林焱派兵消灭。

……

炽天皇宫。

勤政殿内。

林焱端坐在御案前,一如既往地认真地批阅着奏折。

近日呈上来的奏折,多是地方上交中央,其内容主要是向朝廷反映推行新政后地方情况的有所改善。每次看到这里,林焱便会想起梦烟云。对梦烟云,他也只得叹息一声。如果没有差错,他应该是一个文武兼备、运筹帷幄的朝廷重臣,然而他却起了谋反之心……

“算了,不去想这些了。”林焱心中暗道。

自从登基以来,林焱背负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和痛苦。权力很神奇,能吸引所有人为之疯狂,也可以让拥有它的人变得更加敏感,时刻担心会在一瞬间失去它,于是便用手掌紧紧握住权杖,愈来愈紧。

他放下手中的笔,轻闭双眼。

这时,李雯雯从凤仪殿来到勤政殿,打破了他宁静而又短暂的休息时间。

李雯雯双臂环抱着林焱的脖子,呵气如兰,红唇在他的侧脸上轻轻一吻。林焱也回吻着她,任她从背后抱住自己疲惫的身躯,微微一笑。

“陛下,听说那冰山雪莲,就要再次出世了。”李雯雯说道。

“朕早已听说了,大悲天的人已经抵达了万年冰山,只是为了争夺冰山雪莲。”他回答道。

他明白李雯雯话中的意思。公孙羽多次觐见,希望林焱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林焱仍不为所动,表现出满不在意的态度。

“朝中刚刚发生了这些事,需要休整一下。”

李雯雯自然知道林焱所指的“这些事”,她嘟嘟嘴,但却没有说什么。

“静观其变吧。”

林焱睁开双眼,喃喃自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