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王之盛宴 爱别离(上)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212字
  • 2017-01-26 11:30:30

皇城高,高万丈,青石板街玉盘悬。

玉盘悬,婵娟暖,独映帝都落雁楼。

落雁楼,温老酒,清香直上飘天宫。

天宫寒,铜镜冷,遥对青天楼外楼。

这首耳熟能详的歌谣响彻在炽天帝都的大街小巷,孩子们哼着这首童谣,在帝都悠长的青石板街上蹦蹦跳跳的。他们手中拿着糖葫芦或风车,在帝都繁华的集市中穿梭着,一会看看这里,一会又逛逛那里。欢乐的笑声回荡在幽深的巷道中,久久不肯散去。

这里是炽天帝都夏季的早市,人潮拥挤,将整条街堵的水泄不通。

一个小女孩手中拿着波浪鼓,自己一个人行走在长长的街道上。波浪鼓两侧的小鼓槌轻轻地敲打在牛皮鼓面上,“叮咚叮咚”地响着。然而这点声响在嘈杂的早市中,微弱地可以被人耳忽略。

不知谁在远处大喊了一声:“让路!”嘈杂的街道一瞬间宁静了下来,马蹄声从远处传来,渐行渐近。人们纷纷退到路两旁,为来者让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来。

然而小女孩并没有退后,她依旧自顾自地玩着波浪鼓。听见那阵马蹄声渐渐接近,她好奇地转过头去,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看着远处奔来的战马一眨一眨的,颇为可爱。

突然,一阵劲风在街道中掠过,“咚”的一声,小女孩手中的波浪鼓掉在了地上。她撅着嘴,跺着小脚丫来表达自己的生气,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溜溜地打转。

眼看她就要哭出声来,前方一名青年跃下战马,捡起掉在地上的波浪鼓,蹲下身来,笑着将它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柔软的小手接过波浪鼓后,立刻破涕为笑,肉嘟嘟的小脸蛋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她轻轻地跺着双脚,开心地笑着,摇着手中的波浪鼓。

青年俊逸的脸庞掠过一丝笑意,他跃上战马,带领着身后的军队继续前进。

“看到没有,这就是朝廷的龙骑军!”

“那身铠甲真是威风啊,老子一生也穿不上这等铠甲。”

“听说为首的那个将军,就是当今的太子林玄。”

“真是仪表堂堂……”

……

顺着这条街道一路行进,便是宫城了。

炽天帝都占地面积庞大,整个帝都分为皇城和宫城两大部分。其中,宫城是整个帝都的核心所在。宫城位于帝都中心,而宫城的中心,便是皇帝每日听政议政的地方――龙吟殿。

青年行至龙吟殿前,跃下战马,左手轻抚佩剑,独自一人步入龙吟殿中。

他大步上前,双手作揖,用洪钟般的声音说道:

“儿臣参见父皇!”

“玄儿免礼。”

“谢父皇。”

林玄说道:“南方战乱已经平定,儿臣率领众将士沿大道赶回帝都。此役共伤亡一千一百人,毁损机械战甲十件、巨型火炮两架。但一举拿下了西南四城,平定了西戎蓄意挑起的战乱,凯旋而归。”

“好!”听后,天成帝龙颜大悦,“传朕旨意,奖赏三军将士!”

“谢父皇。”

“父皇。”林玄突然说道,“儿臣在军中听闻,北上的飞虎铁骑旷日苦战,却难以攻下北境的沧澜城。”

提到这个话题,成帝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段时间,战报一个接一个地传来,其内容也无非是沧澜城久攻不下,军备物资告急等等,这也是令朝廷十分苦恼的一件事。沧澜城北连妖龙腹地,南抵北境守望塔,又有险峻的地势作为保护,实在是易守难攻。成帝派兵挥师北上,打击北部妖族,却因为沧澜城守将不肯,而迟迟不能进入妖龙腹地中。

“这沧澜城,算是个中立的城市。既不属于我炽天,也不属于妖族。占领沧澜城的,是当初浩瀚大陆名震一时的强者杨战霆。朕记得当年,西方教皇国曾想要吞并沧澜城,将这座城市作为他们的制造机械战甲的基地,却被杨战霆率领一支骑兵击退。从此再也没有哪个国家敢于染指沧澜城。”

林玄听后,略思索了一会,说道:

“儿臣愿率龙骑军火部队,攻下沧澜城。”

霎时间,龙吟殿内一阵沉默。

不久后,这阵沉默才被打破。

“这可不是儿戏。”成帝的语气中透出一股令人敬畏的严肃。

“军中无戏言。”林玄的话语自信而坚定。

……

翌日。

林玄率领火部队,沿大道北上,顺利抵达沧澜城外。

林玄手握长枪,稳坐战马,来到阵前。

“来者何人?”

沧澜城的城墙上,突然出现一个曼妙的身影。她手握长矛,冲着城下的林玄喊道。

“炽天,翊军王林玄。”

“呦,来的还是个王爷。可惜了,我家小姐有令,任何客人来都不能开城门。就算是炽天的皇帝过来也不行。”

林玄的目光变得锋利起来,他看了看沧澜城的四周以及城墙,回答道:

“那就休怪客人无礼了。”

“攻城!”

他长枪一挥,火部队将士便架起火炮,展开攻势。

“轰!轰!”

炮弹不停地轰击在沧澜城的城墙上,城墙上的守城士兵纷纷拿起弓弩,向下方射击。

不难发现,这些守城士兵,无一例外都是女人。

林玄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弓弩对上火炮,就像是小孩子和大人打架一样。这样的沧澜城,在火部队的攻势下根本撑不过三个时辰。

最后一颗炮弹重重地轰击在城门上,一声巨响过后,林玄身先士卒,想要率领火部队冲进城中。

“砰!”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闷响。林玄转过身去,却发现火部队全部被城门拒之于外,只有他一人进入了城中。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进入了敌军设好的陷阱中。

下一刻,林玄被四面涌上来的士兵所包围,他下意识地握紧长枪,寻找着可以突破的地方,能够让他杀出一条血路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响起,那声音的主人乘坐在一匹枣红色战马上。一身暗红色铠甲,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只见她手握一杆长枪,俏脸微红,灿若星子的双眸看着一身戎装的林玄。那头迷人的栗色长发失去了发带的束缚,任风吹拂,飘舞在半空中,美丽而潇洒

“这应该是炽天翊军王御用的虎头湛金枪吧。”

她抬起头,凝望着林玄,林玄也回望着她。二人四目相对,一瞬间,四周遁消。

林玄突然想起了那首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殊不知倾城与倾国的祸患,只是因为佳人再也难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