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兄妹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826字
  • 2017-07-17 16:31:21

帝皇学院。

炽热的阳光照耀着大地,炎热的天气令所有帝皇学院的学员都在凉亭中避暑,但是唯有一人与众不同。

他坐在帝皇学院为学员提供的修炼的石台上,一遍又一遍的提炼着体内精纯的元气。他的体内,火属性元气翻腾着,好像随时都要进阶。

元气的修炼等级分为九个境界,从高到低依次是帝皇境、逍遥境、涅槃境、两仪境、阴阳境、天元境、地元境、元气镜以及入元境。而正在修炼的少年,便是处于地元境的中期。

少年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落下,汗水浸湿了他的衣裳。但他还是如老僧入定一般,继续修炼着。

少年,便是昔日的炽天王子—林焱。

上一次为了保护妹妹,透支了体力来与魔灵帝国追杀而来的士兵战斗,导致林焱原本是天元境初期的实力,一跌跌到了地元境的中期。而且体内的伤势至今还未能完全恢复。

但是林焱确实因祸得福,那场大战让林焱体内的火属性元气越发的精纯。元气的越发精纯,让林焱如今的修炼速度大大提升。现在的林焱,随时都有可能晋阶地元境的上期。

“林焱真是厉害,咱们还在元气境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地元境的强者了。”

“是啊,林焱的修炼天赋据说让校长大人都望尘莫及。”

“真不愧是咱们学院的天才。”

凉亭之中,一些学院在窃窃私语,但是还是让林焱听到了。

林焱一笑,睁开双眼,从石台上站起身来,右手轻轻一挥,眼前的空间便荡起了一阵阵空间涟漪。

能够控制空间,除非……

除非林焱是地元境上期的强者!

地元境上期!

学员看的目瞪口呆,林焱的修炼速度,真是快啊!这才将近一个时辰,就从地元境中期进阶到地元境上期了。

林焱对自己现在的修炼速度倒是毫不在意。自己以前可是一名天元境初期的强者,地元境,早就踏过了。而如今,也只不过是再重新再在这个境界里走一遍而已了。

林焱走下石台,像俩凉亭后面的那座小房子走去。那是林焱和妹妹林嫣然的家,是学院特别给兄妹两个人准备的。

林焱走进房间,将身上被汗水湿透的帝皇学院校服上衣披在椅子背上。自己则坐在椅子上。

这时,妹妹林嫣然悄悄走过来,在背后用手捂住林焱的双眼。

“我猜,一定是一个绝世妖姬……”林焱调侃道。

“哥哥生日快乐!”林嫣然笑着说道,之后就把林焱的黑发抓成一个鸡窝。

“哦,今天是我的生日。”林焱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可能是这几天光顾着修炼了,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

“铛铛铛铛!”林嫣然从房间里推出一个小蛋糕,上面插着一根蜡烛。

“哥哥,来吹蜡烛,许个愿望吧!”林嫣然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林焱笑了笑,就是这种笑容,让一些人魂不守舍。

“今天有人送了一束花呢。”林嫣然说道。

“额,是送给你的吗?”林焱问道。

“不知道。我把它扔掉了。”

“我好像听到了某个男生心碎的声音了呢。”林焱调侃道。也的确,以林嫣然在学院绝世妖姬的地位,经常会有人给她送花朵。

“也不一定啊,说不定是某个女生送的呢。不是也有过女生给哥哥写过信吗?”林嫣然俏皮的说。

这兄妹俩,哥哥是学院第一男神,成绩是学院的第一名;妹妹是学院的第一女神,成绩也很好。但是林焱的心境要远超成年人,也许是炽天王国从繁荣昌盛到破败不堪,磨练了他的内心吧。

而林嫣然呢,在哥哥的保护下始终保持着一颗童心。

“那我可要惩罚你了,说不定那个女孩真的是我喜欢的类型……”林焱调侃道。

兄妹俩每日的聊天都是这样,没有主题,就是纯粹的开玩笑。

林焱拿起刀,正要切蛋糕,刀刃刚触碰到蛋糕,就感觉切不下去。

原来,蛋糕底部并不是柔软的蛋糕,而是一块硬饼干……

这种硬饼基,是学院为学生提供的甜点,多拿一些不至于引起厨师的训斥;蛋糕周围的草莓,也是林嫣然省吃俭用,用自己本来就不多的零花钱来买的……

兄妹俩来到这里之后,一切都能节省就节省,就是学费也是两个人用所有的零花钱拼凑起来的。

为了能够正常生活,林嫣然连甜食都戒掉了……

林嫣然看到林焱的表情,就要把蛋糕端走。她知道,哥哥对一切的要求都特别高,上次家里的厨师做菜的时候,用普通蘑菇来蒸林焱最爱的松鸡,结果林焱刚吃一口,就通知开除这个厨师,没有给他留一点余地。

“干什么,这么漂亮的蛋糕,我还没吃就要端走?”林焱轻笑着说。

林焱用餐刀,将奶油全部抹到林嫣然的那块饼干上,自己嚼着有些发硬的饼基……

林焱抹去林嫣然脸蛋上的一抹灰,这是林嫣然在做蛋糕的时候不小心抹上的。

“以前的你可不会像现在这样……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双白色靴子吗?那是我送给你的十一岁生日礼物,你穿了一年都没有弄上一点灰尘。因为你走的每一处地方都会有红色的毯子,那时候,人们叫你公主殿下。”林焱说道。

林嫣然坐到林焱的腿上,现在她的个子长高了一些,但是还喜欢像小时候一样坐在哥哥的腿上。

“那里的人都管哥哥你叫王子殿下,叫你炽天王子。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少女为哥哥你春心荡漾呢!”林嫣然说道。

“是啊,但我一点也不喜欢那里。地上盛开的玫瑰花吸取着地底埋藏的人的鲜血。我不喜欢炽天帝都的皇宫,房顶直指上苍,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来都能把人洞穿一样……”林焱回忆着。

昔日的炽天王已经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帝皇学院学生。但他发过誓,他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他要毁灭那国,顺便连自己注定的命运也要砸的粉碎。

他坚信,命运生来就是要被踩在脚下的!

因为,炽天王的骄傲,没有人能侵犯!

……

“哥哥,你说过来到帝皇学院,我就已经失去那个身份了。就不再是公主了。”林嫣然低着头。

“一个人并不那么容易改变自己的属性,我妹妹生为公主,一生都是公主。你的人生就应该高高在上,接受万人的仰慕和祝福。”林焱微笑,“群鸦霸占了公主的殿堂,迟早有一天,我会为你把它夺回来!”

林嫣然悄悄地打了个寒战。她的嘴唇动了动,但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来。

“我去休息了。”林嫣然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

林焱看着她的背影,微笑着。

他很清楚林嫣然想说什么。她也许有点呆,但那只是她作为公主被养大的某种小缺点。其实她格外地敏感,在她面前林焱总是表现出春风般的笑容。如果说每个人的真心笑容是有限的,笑完了就没有了,只剩下应付这个世界的假笑,那林焱愿意把所有的真笑容都省下来,给林嫣然。

帝皇学院的所有学院,不管是男是女,都知道学院第一男神林焱的一笑是多么难得。

但是,林嫣然心里清楚哥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为上一次透支体力施展炽天神龙诀来保护她,林焱本来应该是天元境初期的修为,一跌跌到了地元境。降了整整一级,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返回炽天帝都杀掉霸占王国的侵略者的话,必然要付出高昂的代价,那代价可能是血雨腥风。

既然能够平静地在学院生活,为什么还要掀起血雨腥风呢?她真的不在乎公主的皇冠,也不在乎令无数少女痴狂颠倒的裙子和珠宝。她的世界只有在林焱身边这么大而已,待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她已经满足了。

林焱不想和妹妹讲太多的道理,这种事,林焱自然会做。炽天帝都,他必然要夺回来。

林焱虽然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但小时候在炽天皇宫经受的锻炼和学习,让林焱有些远超成年人的心境。对政治和战争有些自己的见解。

林焱披上校服外套,想了想,还是打开了衣柜。

“刷!”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被林焱从剑鞘里拔了出来,这把剑就是林焱的父亲炽天皇送给林焱的神剑-“天命”。

“可能,这就是我的天命吧。”林焱轻触剑刃,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