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心照不宣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469字
  • 2017-01-20 20:47:00

看着林立手中的审判长逮捕令,四下涌上来的丁家侍卫立即停止了进攻,丁震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他们都在思索着下一步的对策。

异端审判庭,在炽天帝都中是最神秘的朝廷执法部门。在黑道上,异端审判庭仍以其雷厉风行的办案手段,令那些逍遥法外的恶棍们闻风丧胆。当初设立异端审判庭时,天文帝给了它绝对的权力:服从便将其逮捕,不服从可以直接将其击杀!

因此,任何人在惹上异端审判庭时,都会仔细地想一下自己举动的后果,然后才敢决定是否按计划行事。

在皇家赌场中迎面撞上异端审判庭的人,而且还手持审判长逮捕令,这使丁震有些做贼心虚,内心中充满了恐惧。但他知道,自己作为丁家少主,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显露出些许的胆怯。于是他拔出腰间的佩剑,努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剑尖指向前方的手持军刀的林立。

“给我上!杀了这个家伙!这里是皇家赌场,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话音刚落,刚刚那些犹豫不决的丁家侍卫就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冲向林立。

林立冷笑一声,运转起体内的元气,腾空而起。

“炽天剑诀――剑噬苍穹!”

一道无坚不摧的剑光暴掠而出,向着下方张皇失措的丁家侍卫疾斩而去。

“轰!”

一声巨响从下方传来,皇家赌场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幽深的沟壑。

丁震握着长剑的手微微颤抖着,精钢锻造的长剑“叮”地一声,掉在地上。

“丁震,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林立手握军刀,从半空中向着丁震俯冲而去。

丁震手指在长剑表面轻轻一抹,一道滔天般的巨浪顺着剑刃的方向暴掠而出。

随后,林立便听到一声长啸,一头巨兽稳坐在这道巨浪上,被汹涌的波涛缓缓推上半空。

见到这头巨兽后,林立心中一惊,右手下意识地握紧了军刀。

很显然,这头叫不上名字来的神秘妖兽,就是封印在丁震手中长剑内的剑灵。

“与异端审判庭抵抗不会有好下场,丁震,束手就擒吧!”

林立体内的元气自体表喷薄而出,形成一件致密的火属性元气铠甲,覆盖在林立的身体表面。

林立手握军刀,冲上高空。

“炽天剑诀——一剑破空!”

一声厉喝响起。火属性元气在剑尖处凝聚成一道狭长锋利的剑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高空中肆意咆哮的巨兽。

然而,林立在发动了这次攻击后,并没有将全部力量集中起来打击剑灵,而是脚踏龙影身法,以极其刁钻的角度飞速移动,最终来到了丁震的身旁。

“砰!”

林立击落丁震手中的长剑,强迫剑灵回到了长剑内。

下一刻,丁震感觉到颈部传来一阵冰冷。因为林立手中的军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修斯特那家伙设计的军刀可真是销金断玉。”林立冷笑着说道。

“走吧,乖乖跟我回审判庭接受审问。”

随后,他一抹须弥戒表面,将地上那几只装有兵器的沉重的黑箱子全部收入须弥戒中。然后押送着丁震,走出了皇家赌场,顺着密道回到了异端审判庭。

这件事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只是几天,便传遍了炽天帝都内的大街小巷。当然,也传入了冷月城丁家的耳中。

丁凌霄听到这个消息后大为震怒,丁震背着他私下里帮助狄英购买兵器,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丁家各长老听到消息后,也纷纷向族长丁凌霄进言,废掉丁震的少主地位,重新选择丁家少主。

私下里购买兵器,本就已经违反了炽天的法律,再加上暗中帮助策划谋反,这更是罪加一等。也许是丁震知道,此次自己肯定是难逃一死。所以他十分配合异端审判庭的审问,并说出了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狄英起兵谋反的时间定在梦烟云洛河城婚礼的当天。那一天,帝国各界人士都会前往为梦烟云贺喜,其中必然会有林焱和李雯雯二人。狄英挑在这个时候谋反,就是想要趁着众人酩酊大醉之时,将参加婚礼的所有人屠杀殆尽,然后转头杀向炽天帝都。

异端审判庭大为震惊,立即将这条情报禀报给林焱。然而林焱听后并没有什么剧烈反应,他只是冷笑着。谁都能看得出来,那冷笑中蕴含着的不仅仅是对狄英、梦烟云等人的嘲讽,还有一丝杀伐之意,那种上位者特有的杀伐之意。

……

十天后。

清早,太阳慵懒地从山尖缓缓升起,炽天帝都从夜晚的美梦中醒来。

人们都纷纷起了个大早,帝都内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安阳公主林亦然就要出嫁,全城的人都想要一睹公主殿下的风采。

“听说安阳公主可是个绝世美女!”

“可不是嘛,皇家那几个公主,哪个不是绝世美人啊,个个都貌美如花。要是远嫁到别的王国啊,未来那肯定是母仪天下的王后。”

“我可听说啊,这安阳公主不但人长得漂亮,那一身武功也是无人能比。单是那一对蝴蝶刀,就舞的你眼花缭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街道两旁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而林亦然其人,则成了他们讨论的焦点。

他们的言语虽然并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但一字一句中,尽是流露出对林亦然和梦烟云的新婚祝福。

此时此刻,凤仪殿内。

林亦然身穿传统的红色婚纱,头戴华丽的凤冠。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瓣,鬓堆金凤丝。即便是那价值连城的流苏金步摇,也比不上她此时的明艳动人、美丽大方。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身如巧燕娇生嫣、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的一颦一笑,可能就会引起两位痴情的君王之间的战争。

“时辰到!”

侍女扶着林亦然走出凤仪殿,走上那辆早已停在凤仪殿门口的马车。

那辆马车是林焱早已为林亦然准备好的,车厢前面是三匹强健有力的白马,车厢是工匠用上好的木材打造而成的,以琉璃、金箔和红玛瑙巧妙地装饰,配以流苏及婚礼时喜庆的红色,一切都显得如此浑然天成。就连白马的身上,也披上了挂满流苏的马鞍。后来据人估计,这辆婚礼时林亦然所乘坐的马车,造价就高达近十万金币,相当于炽天机关制造两台天弓战甲所用材料的总花费。

马车缓缓开动,炽天龙骑军风部队分列成两对,在两旁护送林亦然所在的马车。他们顺着凤仪殿前的大道行进,穿过龙吟殿前,顺着那条能够直通城门的街道,笔直地前进着。

街道两旁的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辆缓缓行驶的马车,林亦然轻轻掀起红盖头,从透过车窗的红纱,观看着路两旁的百姓们。

就在这时,一匹通体火红色的战马经过了马车。林亦然知道,那是林焱的御用战马燎原火。

林焱在私下里曾与她,说过将不会参加她和梦烟云的婚礼,但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候,透过那层红纱,她看到了林焱,看到了他那坚定的眼神。

她瞬间就明白了哥哥的意思,轻点了点头。

一切的一切尽在不言的沉默中,心照不宣。

此处无声胜有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