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见龙在田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498字
  • 2016-12-18 18:35:54

林焱踱步在勤政殿中,眉头紧皱着,似乎在思考一些难以决策的事情。

党争?梦烟云?推行新法?

这些平日里朝堂上熟悉的字眼,此时此刻都成为了困扰林焱的难题。

很显然,结束党争是首要的任务,也是根本所在。

结束党争的必要决策,就是在推行新法和维护旧法之中,做出一个最合理的选择来。

可即便是选择了推行新法,这项艰巨的任务又要由谁来承担呢?

林焱首先想到的是丞相公孙羽,这位两朝开济的老臣,无论是在处理朝政中,还是在林焱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

尽管玄帝执政后期,炽天帝国逐渐走向没落,可前期耀眼般辉煌的成就,归根到底还是公孙羽的辅佐有功啊。

然而林焱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公孙羽绝对不可作为推行新法的人。

公孙羽身为当朝丞相,无心干涉保守党和反对党的争斗,也没有想要卷入这场党争的意思,在两党之间一直处于中立状态。虽然从明面上看,这是推行新法的最佳人选,可一旦保守党狗急跳墙、反咬一口,这位迟暮的丞相,能够承受得起保守党近乎疯狂的攻击吗?

除了公孙羽,林焱大概就只能寄希望于朝廷中的大将们了。然而圣武将军辰凌刚刚下葬;征西将军赵侗远在西北边关;大将洛成梁从女蛮国撤军后一直镇守东南沿海一带;洛景天战死沙场;洛如淞随父镇守东南;雪天云年纪尚轻,不可担此大任;吴凯、战毅然、罗剑兰身在炽天龙骑军中,无法擅自离职;林立担任异端审判庭审判长,受法令限制,不可随意干涉内政;安阳公主林亦然虽练就一身武功,但毕竟也还是一个女孩子……

林焱不禁为此时的困境感到苦恼,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还被关在审判庭监狱中的梦烟云。

“或许应该启用他了。”

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人选之后,能在林焱的支持下推行新法的人,恐怕就只有梦烟云了。

决定之后,林焱披上玄色大氅,只带了两名护卫,便即刻前往异端审判庭释放梦烟云。

……

异端审判庭。

典狱长见到林焱亲自前来,一反平日里醉醺醺的样子,“腾”地从那张“咯吱咯吱”作响的木椅上跳了起来,走在林焱的身边,带他寻找关押梦烟云的牢房。

两旁牢房中的犯人,见到林焱亲临,立即议论纷纷。

“原来这就是当今圣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老子十七八岁的时候还在早市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少年时就当上了皇帝。”

“唉,倘若能再来一回就好了。”

……

能够被关押在异端审判庭中的犯人,无一不是罪恶满盈的法外狂徒。异端审判庭每抓到一个犯人,就会在他的个人档案上扣上一个大大血红色獬豸头印记,标记着这个人曾经是异端审判庭的犯人。作为炽天帝国最高级的审判机关,獬豸印记是异端审判庭的专属标志。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一群黑衣黑甲,腰间佩戴军刀,健步如飞的人,不用害怕,他们也许只是执行公务的普通巡捕;如果你看到的那群黑衣人,身上披着獬豸披风,那你就应该有所防备了,他们一定是异端审判庭的獬豸卫,他们从不随意出动,只要一出动,就必定会将逃犯捉拿归案。

然而事无绝对,倘若你看到的不是以上两种,而是衣袍上绣有飞鱼的黑衣武士,很抱歉,你遇到的是异端审判庭的精英部队,他们的名字叫飞鱼卫。他们身着飞鱼袍,手里的军刀取材自大陆西部产出的秘银,图纸由有着“武器大师”之称的修斯特操刀设计,削金断玉、坚韧无比。

如果很不幸,你成为了飞鱼卫追捕的逃犯,那你就应该有所准备。比起飞鱼卫,即便是帝国北境的守望者部队,也能算是见习杀手。他们才是真正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当你的名字登上了飞鱼卫的追捕名单时,你就要清楚地意识到,从他们倾巢出动的那一刻起,你的半只脚,就已经踏进坟墓了。

在典狱长的帮助下,林焱来到了异端审判庭最深处的牢房前。他接过典狱长递过来的钥匙,打开厚重的铁牢门,缓缓走进这暗无天日的牢房中。

进入牢房,林焱就皱起了眉头。这里充斥着尸体腐烂气味的空气令他五法忍受,如果不是看到梦烟云在草席上憜懒地躺着,他就真的将这股气味的来源当成是梦烟云腐烂的尸体。

“梦烟云,别来无恙啊。”

梦烟云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刻从草席上站起身来,对林焱行臣子之礼。

“罪臣梦烟云,参见陛下。”

此时此刻,牢房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

林焱身边的一名侍卫将一壶御酒放在地上,然后转身离开了牢房。

现在,牢房中只剩下林焱和梦烟云两个人。

尊贵的玄色大氅,破碎的囚服,醇香的御酒,和牢房中令人作呕的气味……这一切都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不知是要衬托出光鲜亮丽,还是要反衬出黯淡无光。

林焱取过两只酒杯,倒上了满满的两杯酒。

借着透过牢房窗子投进来的微光,林焱终于有机会重新审视一下眼前的梦烟云。

不知是不是因为监狱乏味的生活,梦烟云的脸上已经看不见昔日的神采,目光变得呆滞、空洞。林焱这才有机会仔细地看着他,这个被他看作是良将的人才,原来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了几岁而已,剥去一切光环之后,也不过是个孤独的年轻人。

在孤独面前,哪怕是万丈深渊,都变得太过浅显。

一个人能够承受的最大限度的孤独是多少?林焱不知道,梦烟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当一个人经历了亲情的众叛亲离、爱情的土崩瓦解、事业的门厦将倾之后,他便尝到了孤独的滋味。

孤独可以被量化吗?孤独有那么简单就能被量化吗?

恐怕谁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

“即便你身在监狱中,朝廷的事,你也应该有所耳闻了。”林焱突然开口,打破了牢房中死一般的寂静。

梦烟云端起酒杯,痛饮之后点了点头。

“党政加剧并不是我想看到的,即便如今的局势正在向有利于保守党的方向倾斜。”

林焱说道:“旧法在体制上的确存在着不少漏洞,这样的法律无法支撑起如今的炽天。所以,必须推行新法。”

梦烟云怔了一下。他之前猜到了林焱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存在的倾向和主张,但他并没有想到林焱会如此直接地提出这个问题,而且是在一个身在保守党的人的面前。

“朕可以立刻释放你,但你必须退出保守党,帮助朕推行新法。”

梦烟云略思索了一会儿后,没有再过多地说什么,只是使劲地点了点头。

很显然,林焱对这个答复很满意。他站起身来,从须弥戒中取出炽天机关的令牌。

“官复原位,一会儿会有典狱长来释放你。回去之后自然有人负责起草新法,你要做的,就是将新法推行,目的是让它在全国范围内顺利实施。”

说罢,林焱转过身去,离开了这黑暗的牢房。

梦烟云拾起炽天机关令牌,紧紧地握在手中,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是全新的开始,还是另一场巨大的政治阴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