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典狱长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16字
  • 2016-12-11 16:58:36

翌日。

梦烟云孤独地坐在牢房中,手里不停地玩弄着从那张破旧的席子上拔下的一根茅草,双眼呆呆地望向窗外那片方形的天空。

关押他的牢房处于异端审判庭监狱的最深处,这间牢房历来都是用来关押朝廷眼中的危险分子,比如之前造反失败的林莽。

梦烟云对朝廷的做法十分不理解,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在北境战场上取胜、班师回朝,就会遭到异端审判庭的扣押。被关在这阴暗潮湿的牢房中,和外界彻底断绝了联系。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梦烟云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牢房的铁门传来“咯吱”一声。梦烟云知道,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午时了,而打开铁门的,正是异端审判庭监狱的典狱长。

他一脸络腮胡子,身上一股酒气。腰间那一大串钥匙随着走动不停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在那多达几百把钥匙中,不须一点提示,他都能轻松地找到哪一把能开启哪一间牢房。

令人好奇的是,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背着一把铁链缠绕的朴刀。那把朴刀已经生锈,但锈迹丝毫没有减弱它的锋利。据一名一直追随典狱长的狱卒所说,典狱长曾经右手持朴刀,左手握着铁链,将一名涅槃境初期实力的犯人一击斩杀在监狱中。其手段凶狠、雷厉风行,由此传遍整个异端审判庭。

梦烟云看着典狱长将饭菜放在地上,不禁暗笑。

“看来我果然是审判庭特别关照的对象。”梦烟云看了看地上的酒菜,苦笑着说道。

典狱长听后,脸上那层厚密的胡须微微抖动着,可笑声却并没有传出。

他从餐盘中取出两只酒杯,一个递给梦烟云,另一个放在自己这边。然后,他那双厚实粗糙的大手轻轻提起了白瓷酒壶,一时间,牢房内酒香四溢,可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梦烟云端起酒杯,仰起头来一饮而尽,之后拿起筷子,趁着酒兴贪婪地扫荡着眼前的食物。

典狱长什么话也没说,依旧自顾自地喝着小酒。酒过半斤,他却没有一点醉意,依然神采奕奕,行走起来健步如飞。

“典狱长好酒量!”

梦烟云不禁赞叹道。

他笑了笑,厚密的胡须下传来一阵粗壮、充满磁性的声音:

“帝都的酒虽好,可比起我家乡自家酿的酒,就略显逊色了。”

说着,他便陷入了对故乡的回忆之中。

“那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好酒啊。”

他品味着杯中的美酒,在浓郁的酒香中,任思绪飘回从前。

“帝都的米特尔酿酒工坊乃是百年老字号,这酿酒的手艺也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皇家一直很喜欢米特尔工坊的酒酿,甚至将它列入国宴之中。我记得,米特尔工坊最得意的作品应该是当年风靡天下的美酒将军泪吧。只是如今这将军泪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赝品,使得米特尔工坊决定不再量产,否则对米特尔工坊又会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梦烟云细眯双眼,似乎在回想着当年将军泪的别样味道。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典狱长说道:“现在的米特尔工坊可不如从前了,莫说那将军泪,就连工坊传统的酒酿,也不再是从前的滋味。”

就在这是,典狱长将酒杯放在地上,那双滑稽的小眼睛突然折射出锋利的光芒。他盘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梦烟云,一字一句地说道:

“阁下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押到这里?”

梦烟云听后,说道:“这也正是我想要知道的。”

典狱长将那把玄铁锻造的朴刀放在地上,很显然,背着这样一个沉重的东西坐在地上并不舒服。他并不用担心梦烟云会将朴刀夺过然后越狱,他坚信,朝廷中除了他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拿起这把朴刀。

“阁下暗中加入了保守党,这没错吧。”典狱长说道。

见梦烟云点了点头,他才继续往下说:“如今朝中的党争日益加剧,在阁下离朝远征的这段时间内,反对党不停捏造阁下试图谋反的证据,其目的就是想让保守党在这场斗争中全线崩溃。”

“帝国法令上说的很明白,炽天机关不受任何审判机构的管辖,也就是说,异端审判庭无权管理炽天机关。一旦星熠王做出这种事,就是越职专权,必定会为帝国法令所不容。阁下身为炽天机关机关长,未遭遇停职之前,不受异端审判庭的管辖。所以阁下在这里被关押,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几天,陛下一定会下令释放阁下。”

“陛下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吗?”梦烟云不解地问道。

“就当前局势来看,陛下只是想先堵住反对党们的嘴,然后再来思考究竟要不要为了改革而推行新法。到那时,一定是阁下重新被启用之时。”

梦烟云听了,笑了笑:

“看来我早已卷入这场权力的斗争里,早就已经无路可退了。”

“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在这权力的漩涡中坚持下去了。”

梦烟云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问道:“阁下告诉我这些,也有什么目的吗?”

典狱长轻笑一声,尔后回答道:

“按理说,我不会帮助任何一个离死不远了的犯人。但我暗中帮助了你,说明你对我有着别人无法具备的利用价值。”

“而且,我也是保守党的一员。我不希望到最后,反对党会针对保守党来一次彻彻底底的大清洗。”

“权力的游戏里,谁又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斗的呢?”

“友谊什么的全都是胡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是永恒不变的利益。”

梦烟云一言不发,但此时此刻却心潮澎湃。

他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突然有了全新的看法。

“权力的游戏里,如果你不能成功,那就只能去做失败者了。”

典狱长冰冷的话语回荡在梦烟云的耳畔,久久不肯散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