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风雪夜归人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66字
  • 2016-11-27 19:03:00

普罗米修斯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近,那钢铁与大地的碰撞声一直到帝都外方才平息。

梦烟云挥手示意后方的飞虎铁骑停下,将普罗米修斯三号战甲换下后才继续行进。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走出了炽天帝都百米之外的树林中,前方便是帝都外湍急的护城河,只要跨越这条护城河,军队就能够顺利抵达炽天帝都。

与此同时,勤政殿内。

已是深夜,林焱仍在勤政殿中亲自批阅文武百官递交的奏疏。

不知何时,殿外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寒冷的气息迎面而来,直逼勤政殿中。李雯雯取过一件玄色大氅,披在林焱的身上,但并没有过多的打扰他,而是坐在一旁,静静地欣赏林焱认真的侧脸。嘴角在不知不觉中轻轻向上拂起,眼神中充满着真挚的爱意。

将最后一本折子合上,林焱将手中的朱笔放回砚台旁,从龙椅上站起身来,看着勤政殿外那片满目银白的景象。

他轻轻拉过李雯雯的手,二人一起走出勤政殿。站在皎洁的月光下,欣赏着这般有如仙境的美丽与梦幻。

“皇宫里的雪,真美啊。”李雯雯不禁赞叹道。

“是啊。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他将李雯雯搂入自己的怀中。李雯雯感受着他怀中的温暖,将微红的脸颊轻轻贴在那件柔软的氅衣上,轻轻地说道:

“陛下,梦烟云回来了。”

林焱听了,不置可否地一笑。

李雯雯明白此刻林焱的心情,近期朝中的事情她也略有听闻。梦烟云挥师北上之后,朝中的党争无一日不在加剧。而其争论的热点,自然是战败国领土的归属问题和当前法制的废存问题。保守党坚持当前朝廷的主张,不向外扩张领土,主张以条约的形式达成炽天帝国与四周邻国的和平局势,并坚决拥护当前帝国的法制,不容许反对党肆意毁改;而反对党则认为帝国应该出兵占领战败国的一部分领土,扩大帝国国土,并将一部分百姓转移到所占领的地方上去。还想要通过自上而下改革的手段发动改革,以新新法取代旧法。提出这个想法的原因自然是天玄帝时期炽天帝国的迅速衰败。为了战胜保守党,反对党还在朝中大肆宣扬梦烟云预谋谋反,企图使当前保守党的中流砥柱倒下,进而使保守党在党争中全线崩溃。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两个党派都在为各自的利益而战。保守党之所以拥护朝廷的政策和旧法,根本上讲,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来维持自己在政坛中的既得利益和政治地位。而反对党之所以奉行扩张和改革,也是为了在维护自己利益的情况下,通过新法的巩固来增强自己的利益。

这样一来,党争便无可避免,甚至日益加剧。

林焱本想堵住这些老臣的嘴,来结束这场党争,但他却始终无能为力。

保守党和反对党的主张,各有其利弊。林焱固然反对向外扩张,但他也深知当前帝国的法律不能在根本上解决这个在废墟上重新建立起来的国家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有些同意反对党实行变法的主张。

可变法,真的就那样容易吗?

那些守旧派的老臣,又怎么肯轻易放弃他们手中的荣华富贵,来全力支持林焱推行变法?

林焱这才明白,言路不可堵,他必须要采用实际行动来平息这场剑拔弩张的党争。

李雯雯看着深思中的林焱,慢慢地将手臂伸出,抱住了这个屹立在风雪之中的少年。

“陛下,您相信梦烟云会谋反吗?”李雯雯轻声问道。

林焱听后苦笑一声,这个问题他也想过很多次。他相信梦烟云绝不会谋反,但公孙羽的数次觐见以及一些摆在眼前的呈堂证供,却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内心的判断。

“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梦烟云必将谋反,所以还不能妄下断言。无论梦烟云是否谋反,眼下都应该限制他手中的权力了。”林焱回答道。

就在这时,城外传来消息。

“陛下,梦烟云抵达帝都外。”

林焱听后,说道:“派战毅然将军队带回帝都,把梦烟云送到异端审判庭去,关上一个月,先杀杀他的锐气!”

“是!”

帝都外。

“陛下有旨,由龙骑军林部队统领战毅然将军暂时接替梦烟云,率领军队入城。”

梦烟云被林焱的口谕拦在了炽天帝都外。当军队全部进入城内后,守城士兵将城门关闭,从城墙上抛下一个水盆大小的篮子,梦烟云站在篮子上,守城士兵拉动城墙上起重滑轮上的绳索,用这种方式将梦烟云带到了帝都内。

城墙上,林立正带领几名审判庭飞鱼卫武士,等候着梦烟云的到来。

“梦将军,别来无恙。”

林立手臂一挥,身后两名飞鱼卫立刻冲上前去,控制住梦烟云的双手,并将一把冰冷的手铐戴在梦烟云的手腕上。

“陛下有旨,带梦烟云回异端审判庭接受审问。”

“走吧,梦烟云。”

说罢,林立便转身,顺着云梯走下城墙。

两名飞鱼卫押解梦烟云,紧跟在林立的身后。

在此之前,梦烟云早有听闻,飞鱼卫素来是异端审判庭中的精锐部队,通常只有抓捕重要的通缉犯时,审判庭才会出动飞鱼卫。

而这次,“抓捕”他居然派出了飞鱼卫?

梦烟云心中苦笑,审判庭真是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乘着月色,踏着小雪,梦烟云在押送下来到了异端审判庭监狱中。

监狱中的典狱长从腰带上取下一串钥匙,从中找出了一枚沾满铜锈的,拿着它走向审判庭最深处的牢房。

“咔嚓”一声,钥匙和锁对上了暗号。飞鱼卫将梦烟云送进这个牢房中,之后使劲地将沉重的牢门摔向身后。

“砰!”

一声巨响过后,铁牢门微微地颤抖着。牢房里没有一丝光亮,梦烟云的眼睛休息一会后睁开,他开始学着适应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

窗外,风与雪齐飞。

然而这位风雪路上的夜归人,却没有欣赏这等奇景的幸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