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小丑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86字
  • 2016-11-06 16:51:40

夜晚,异端审判庭。林立身披异端审判庭标志性的黑色软甲,斜倚在窗边。双眼望着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一向保持警惕性,即使是在自己的王府中,也会随身佩戴匕首或者军刀。然而此时此刻,那把锋利的军刀和匕首一起,被放在桌子上。林立手中拿着那封由林焱派人转达的信,反复地阅读着,心中满是疑惑。

“若是梦烟云当真要谋反,那现在将他派往北境,又授予他兵权,岂不是在给他创造机会和条件?”林立心中暗道。

“梦烟云手握十万大军。而这十万大军中,还包括参加过远征的飞虎铁骑以及炽天龙骑军风部队。这样的军队杀向帝都,就算不能给帝都中的军队造成重创,也得拼个鱼死网破。”

“这王朗,之前的确是以谋反罪被审判庭逮捕。在入狱前,他曾是朝中保守党中的一员,此人性格刚正,与反对党的矛盾早已演变成了仇恨。而梦烟云也同样是保守党之一……保守党要谋反,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林立将那封信放在桌子上,将军刀和匕首佩戴在身上,之后走出审判庭总部,径直向阴森的审判庭监狱走去。

“这份供词的真实性,实在是值得怀疑。”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顺着台阶走下,沿着那曲折狭长的楼梯,来到了审判庭监狱中。但他并没有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而是吩咐了几句,之后穿过一条狭窄的地下通路,打开了通路尽头的另一扇门。

伴随着那扇斑驳的木门被林立推开,一道强光从门缝中暴射而出,刺激着林立的眼膜。那道光束在黑暗中渐渐扩大,将深夜中千万光点连接在一起。林立缓缓睁开了双眼,渐渐适应着这种花天酒地的环境,然后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副面具,戴在脸上,走进了这里。

朝中只有异端审判庭的高层,以及极少数人知道,当初林立力排众议,将已经损毁的异端审判庭监狱在地下重修,不仅仅是因为那些错综复杂的地道有利于关押和控制那些身负重罪的犯人,更重要的是,林立能够通过这里来监视其中一条地道尽头的一举一动。

这条地道的尽头,是炽天帝都内最大的一家地下赌场。由于这里的修筑得十分豪华,并且开销十分高昂,一些嗜赌如命的赌徒调侃这里为“皇家赌场”。

林焱自然知道这里存在着一家大型赌场,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派林立率领异端审判庭将这里一举荡平,但是他没有。无论是林焱和林立,都很清楚这个赌场存在的价值——他们可以在这里得到一些至关重要的机密情报,这是外界任何地方都无法做到的。

这些身居高位的上位者大可以等待它的利用价值殆尽后,再将它从炽天帝都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清除掉。

当然,从这些痞气十足的赌徒嘴里套到情报,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没有足够的钱,这些人绝不会吐露出半个字。

在这里,金钱高于一切。

所有的交易,都必须建立在金钱和物欲的基础上。

否则,一切都是妄谈!

林立走进赌场,走到赌场的吧台旁,将一袋沉甸甸的金币扔在玉石打造的吧台上。

一名身姿曼妙的西方女郎走到林立的身旁,呵气如兰的红唇凑到林立的耳边,轻轻问道:

“先生,想要点什么?”

林立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也许是他没有想到,这些到炽天帝都来谋生的西方人竟然做起了这等令人鄙弃的工作。

那名西方女郎用修长顺滑的手掌抚摸着林立腰间的佩剑,林立推开她,手指在须弥戒表面轻轻一抹,一枚黑曜石打造的令牌出现在手中。

之后,他从腰间取下那把锋利的匕首,将锋利的匕首横在西方女郎的玉颈上,在她那万分惊恐的目光下,将手中的令牌放在她的眼前。

“异端审判庭。叫你们管事的出来。”

“否则……”说着,他握着匕首,似乎要在女郎的脖子上轻轻划动。

她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连忙冲着林立点头,然后蹬着那双皮靴,向着远处的一张大型赌桌跑去。

不一会,一个满脸堆满笑容的肥胖男人走了过来。

“大人,有何贵干?”

他那张肥胖的脸微微颤抖着,在内心的恐惧下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林立将那袋金币推向他,随后又扔出了一袋金币。

他看着吧台上那两袋充满诱惑的金币,心中对林立的恐惧似乎在一瞬间荡然无存。他伸开手臂,一把将金币搂入怀中,就像拥抱着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那副丑恶的嘴脸令林立一阵作呕。

“我想听一些对我有用的东西。”林立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好嘞!”他将金币收进自己的须弥戒中,扭着笨重的身躯,从吧台里拉出一张椅子,面对着林立坐下。

“想好了要说什么。”

他使劲地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

“前段时间,神威侯大人来过这里。”

林立听了这句话,立刻打起了精神。

“狄英?他来这里干什么?”

在林立那迫切的目光注视下,他接着说道:

“他在这里花了重金,雇下了我这里的几个金牌杀手。”

“他雇下了他们,去杀两个人。准确地说,是不留痕迹地杀掉那两个人。”他喝了口水,然后接着说道,“现在应该已经得手了,这两个倒霉的家伙已经人间蒸发般地消失了。”

“被杀掉的这两个人是谁?”

“是两个异端审判庭监狱的人,两个狱卒。”

林立瞬间陷入了沉思。

“狄英花了大价钱,只是为了杀掉两个狱卒?”他开口问道。

那人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已经把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了。”

林立站起身,离开了吧台,顺着赌场的正门走了出去。

这个即使在深夜也灯火通明的地方,正在默默地注视着整座城市。

尽管它一直被深埋于地下,物欲和罪恶从中肆意地流过。

它能清楚地分辨出,人群中,谁才是那个真正的小丑……

小丑。

头发中分,脸上涂着红白相间,透露着幽深的恐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