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山雨欲来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360字
  • 2016-10-30 18:36:38

只见一支阵仗庞大的军队从远处的山脉上疾行而下,蜿蜒如龙、气势如虹。那豪迈的战歌传到了数十里外的守望塔群,令正在苦战的守望者游骑兵们精神为之一振,低落的战意在一瞬间变得昂扬起来。

“全军出击!”

飞虎铁骑阵前,梦烟云拔出长剑,指挥着身后的将士们。

梦烟云一声令下,身后的十万大军开始变换阵型,由原来的纵向冲锋改为横向进军,一条从东向西长达几百米的战线渐渐形成,顶着北境凛冽的寒风,向前方的守望塔群步步逼近。

林立手握黑龙剑,在寒冷的高空中飞快地滑翔着,身形落在通天塔的塔顶上。旋即便扇动元气双翼,向着下方的死侍俯冲而去。

“唰!唰!”

两道凌冽的剑光在半空中交织成一个逆十字,挟带着滔天的杀伐之意,向浑然不知的死侍疾斩而去。

林亦然脚踏龙影身法,神出鬼没地躲过了高空中死侍的追杀,飞到林立的身旁,轻笑着说道:

“在宗教中,逆十字象征的是与神的意愿相悖,代表着惩罚、杀戮和救赎。用这种方法杀这些鬼东西,皇兄可真是有创意。”

林立笑了笑,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

林亦然收起手中的巨刃,双手变魔术般地取出两把做工精致、小巧的蝴蝶刀,如两只彩蝶般,在纤纤玉手间上下翻飞起舞着。然而,不会有人愚蠢到认为这是一种别样的美丽。蝴蝶般的飞舞间,随时都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她手持蝴蝶刀,先林立一步,冲向下方那死侍围成的包围之中。两把蝴蝶刀在指尖飞快地移动着,锋利的刀刃每一次亮出,都会将一个死侍斩杀于此。此时林亦然脸上那甜蜜的微笑,开始掺杂了些许神秘感,身披红色斗篷的她,此刻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微笑着的死神。

游骑兵冲出了死侍的包围,开始化被动为主动。他们握紧手中锋利的武器,座下战马载着他们在守望塔外围的平原上肆意地驰骋。死侍被守望者们这一往无前的气势所震惊,血红色的目光中似乎充满了呆滞和绝望,被游骑兵一举打出距离守望塔群十里开外。

而与此同时,梦烟云率领的援军也赶到了战场上。林立跃上战马,同梦烟云回合后,亲自率领一支小队在前方冲锋,将前来堵截的死侍尽数冲散,为后方的大军开辟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全军冲锋!”

话音刚落,梦烟云便手握佩剑,身先士卒。后方的飞虎铁骑也紧跟着梦烟云的战马,将死侍逼到了北境大森林的入口处。守望者游骑兵穷追不舍,将死侍打进了北境丛林的深处,直逼到北境第一悬崖—鬼见愁旁。

死侍见大势已去,只得在寒冷的北风中遁去身影,撕裂虚空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面中。

这样一来,这些准备南下进攻白虎关的死侍便被全部扼杀在北境丛林中。梦烟云调转马头,高举飞虎令,下令道:

“撤军!”

这时,林立调转马头,来到了梦烟云的身旁。

“梦将军,现在朝中局势如何?”

梦烟云转过头,看到了这个脸上戴着黑龙面具的家伙。对于他身份的猜想,心中也早已有了答案。

“王爷,现在朝中虽然和平,却暗流涌动。先不说陛下如何努力地巩固自己的权力,单是朝中日益加剧的党争,就足以令陛下头疼一阵的了。”梦烟云回答道。

林立听后,轻叹了口气,说道:

“陛下刚刚登基,怕是一时无法驾驭得了这些先帝时期的股肱之臣。我屡有援助之意,却因为朝廷明文规定守望塔永远不得参政而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陛下了。”

“将军是要返回帝都吗?”

这时,一旁的林亦然开口问道。

见到梦烟云满脸错愕的表情,林立笑了笑,为梦烟云解释道:

“将军莫要见怪,这是我的皇妹林亦然,曾经受封安阳公主。在魔灵帝国入侵炽天帝都一战中不知下落,现在刚刚回来,想要跟随将军一起,回到帝都去。”

梦烟云点了点头,说道:

“若公主愿意,末将可以安排一支精锐小队保护公主,从小路回到帝都,只需一日左右。”

林亦然听后,轻笑着说道:

“不必了,这样弄得我像是偷渡一样。我就跟随将军一同返回帝都吧,说不定路上还能见到什么好玩的东西,这可比走小路有趣多了。”

梦烟云笑道:“这样也好,待将士们稍作歇息后便可以同公主一起踏上归程。”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北境丛林,进入了守望塔中。林立派出守望者部队中技艺精湛的工匠,开始了修整守望塔的任务。他还尽地主之谊,为远道而来的飞虎铁骑将士安排了上等的住宿,待休整完毕后返回炽天帝都。

晚上,守望塔中大摆庆功宴,庆祝援军和守望者部队夺得胜利,也好好的犒劳了这些奋力作战的将士们。

然而,此时的帝都中,并没有守望塔这般欢声笑语。

恰恰相反,即便是在夜晚,帝都中那勾心斗角的尔虞我诈仍然没有落幕。

……

龙吟殿中。

林焱手掌紧握着神威侯狄英呈交上来的所谓“呈堂证供”,读后思绪万千。

“微臣王广,承认所犯下的谋逆罪行,并指控今炽天机关机关长兼左将军梦烟云参与此次谋反。”

“陛下,这可是异端审判庭经过审问后得出来的结果。那梦烟云确实是与王广同谋,参与了这次谋反。幸亏臣派人及时逮捕王广,并得到这份口供,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神威侯狄英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忧心忡忡地对林焱说道。

“陛下,依臣之见,应该尽快夺过梦烟云手中的兵权,撤掉其炽天机关机关长的职位,将其绳之以法,枭首示众。这等乱臣贼子,绝对不能姑息!”

狄英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心中暗道:

“梦烟云啊梦烟云,这回就算拼尽全力,我也要将你这个挡在我夺权路上的家伙置于死地!”

林焱再也无法忍受狄英的喋喋不休,腾地从王座上站起身来,冲着狄英怒吼道:

“给朕住嘴!”

之后重新坐回王座上,对身旁的宦官吩咐道:

“王德,召公孙羽前来觐见。”

接到林焱的旨意后,公孙羽满脸疑惑地看着王德,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不出有什么事,能让林焱在这个时候宣他前去觐见。

然而圣恩不可违,公孙羽还是穿戴好官服,赶到了龙吟殿中。

“臣公孙羽,拜见陛下。”

“平身。”

“谢陛下。”

林焱看着公孙羽,将手中的“呈堂证供”拍在御案上,并令王德将其转交给公孙羽。

“看看这个。”

公孙羽展开这张信纸,阅读着纸上的内容。

这时候,他脸色大变。

如今的这一切,似乎都验证了他当时对林焱所说的话……

“这梦烟云,当真是要谋反?”公孙羽心中暗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