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见龙卸甲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581字
  • 2016-10-16 18:58:48

陡然,狂风大作,那股滔天般的暗属性元气在顷刻间向着宏伟的炽天帝都席卷而来。

守城士兵将他的尸体抱回城内,紧闭城门,在城楼上架起了一座座重型机关炮。

机关炮向着空中暴掠而来的死侍一阵扫射,飞掠的炮弹却仅仅只消灭了其中的两名死侍。这些暗黑层面的来客具有极其恐怖的自我修复能力,只要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它们就能进行自我修复,再次拥有那般强大的战斗力。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是些什么鬼东西!”守城士兵发疯般地怒吼道。

死侍手持长刀,呼啸而过。每一次挥舞长刀,都将带走一个刀下亡魂。

与此同时,消息传到了龙吟殿中。

听闻死侍大举进攻帝都的消息后,朝野上下万分震惊。

这是自林焱登基以来,第一次被敌军一路攻打到帝都城下。

“这回,朝中反对党那些老迂腐又要开始拿此事大做文章了。”林焱心中暗道。

“陛下,这可是万分危急的关头啊!一旦死侍攻入城中,那可就危险了!”

龙吟殿中,一名满头苍白的老臣启奏道。

“陛下,依臣所见,应闭关自守,全国进入防御状态。”一位兵部大臣说道。

“陛下三思。”

……

林焱正在思考对策,因而对这些老臣此刻荒唐的启奏非常不满。他手掌一拍王座,腾地从王座上站起身来:

“都给朕住嘴!”

见到林焱龙颜大怒,那些争辩不休的大臣自觉地闭上了嘴,但他们的心里,依然在自顾自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林焱清楚,死侍攻城对于炽天帝国此时的国力来说,并不足以构成问题。但这次事件势必会引起朝中党派之间的争端,保守党和反对党恐怕将会再次擦枪走火、再起争端。

而且,此时号称“帝国北部坚盾”的守望塔,在死侍的进攻下已然成为了强弩之末,只凭着林漾及守望塔诸统领的意志,才得以支撑到现在。一旦守望塔被死侍攻破。就相当于守护帝国北境的屏障被生生摧毁,死侍南下的道路将会变得一帆风顺、畅通无阻。

“传朕旨意!”

“命辰凌、梦烟云率领飞虎铁骑及炽天龙骑军风部队,出城迎敌,挥师北上!”

“犯我炽天者,虽强必戮,虽远必诛!”

林焱走下王座,冲着龙吟殿中的文武百官说道:

“退朝!”

丞相公孙羽将飞虎令再次转交给梦烟云,而后令守城士兵打开炽天帝都西门,梦烟云和辰凌率领五万大军,从炽天帝都西门而出,将城外的死侍引到了帝都远处的一片森林中。

“这些鬼东西,真应该一把火烧了他们!”

梦烟云指挥军队迅速埋伏在森林中,随后率领一支小队,在森林中来回穿梭着,准备用火烧死这些死侍。

那阵尖锐的叫声再次传入梦烟云等人的耳中,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死侍已经进入森林了。

进入森林,在一定程度上等于进入了梦烟云事先设下的埋伏圈。只要死侍全部进入了这片森林,梦烟云就能够率领那支小队,绕到死侍的后方,开始用火攻。

然而,梦烟云似乎低估了这些死侍的能力。

它们一直漂浮在半空,用神一样的视角俯视下方的众人。它们的身体似乎虚幻并不存在,任何锋利的刀剑都别想对它们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最重要的是,它们并不畏惧普通的火,大概只有太阳升起时伴随的火属性元气,以及一些其他的火种才能伤害它们。

比如,林焱的九龙焚天炎。

很快,梦烟云便发现自己的这一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他率领自己所带的那支小队,迅速从这片火海中脱身,前往和大部队集合。

也许现在他们能做的,并不是将这些死侍彻底消灭,而是将他们引到远离炽天帝都的地方,越远越好。

“全军撤退!”

辰凌坐在战马上,高举手中的战刀,指挥军队以最快的速度撤离这片漫无边际的森林。

“你们先走,我带领风部队,留下来断后!”

当梦烟云的战马经过辰凌身旁时,他听到了辰凌那铿锵有力的厉喝,掷地有声。

梦烟云想要劝说辰凌跟随军队撤退,但却被辰凌一言回绝:

“老夫辅佐炽天三朝君主。在败军之际受到先帝的委任,担任炽天帝国大将军,统领千军万马,于万军之中取敌首级。从此为炽天皇室效力,受封圣武大将军,一生征战无数。承蒙皇恩浩荡,使我辰家人世代入朝为将。今日正是国家有难之际,老夫岂能后退!*******,*******!”

说罢,辰凌便扯下身上的战袍,狠狠地扔到地上,从身旁的士兵手中夺过那面鲜红的炽天龙旗,将它披在自己的身上,手持长刀,向着死侍追杀而来的方向冲去。

梦烟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感觉到泪水已经模糊了自己的眼眶。在渐渐模糊的视线中,他依然能看到,那面鲜红的旗帜逆风飘扬着。那个手持长刀的苍老身影,在他的眼中又高大了几分。

*******,*******!

梦烟云突然回过神来,拔出腰间的佩剑,高举手中的飞虎令:

“传我令,全军冲锋,掩护辰老将军!”

下一刻,分散到各个方向撤退的军队突然掉过头来,高举手中的刀剑,向着视线中那一抹渐渐远去的红色冲去。

辰凌冲入死侍中间,挥舞着手中锋利的长刀。一股强大的元气自体内喷薄而出,附着在锋利的刀刃上。长刀在半空中肆意地挥舞着,斩杀着一切前来进犯之敌,在呼啸的寒风中上演一幕令人热血沸腾的战舞。

“犯我炽天者,虽远必诛!”

辰凌拼尽最后的力气,将手中的长刀甩出,竟一连斩杀了三名死侍。

已经脱力的他从战马上摔落,钢铁铸就的铠甲一时沾满泥巴。他用手掌支撑着自己,从地面上站起来,拔出腰间那把佩剑,继续顽强地与死侍拼杀着。

就在这时,梦烟云率领军队按照进军路线杀回。他们战意高昂,一路高唱战歌,带着帝国的荣耀,冲散死侍的包围圈,展开浴血奋战。

批铁甲兮,挎长刀。

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

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

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

一时间,森林中传遍了死侍那尖锐的呻吟声。

辰凌手握利剑,将面前的最后一名死侍斩杀。

然而,其他死侍蜂拥般向他聚拢而来,梦烟云见此情景心中大惊,立即率军试图冲散死侍形成的合围。

就在这时……

梦烟云亲耳听到,金属碰撞地面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死侍们将手中的暗属性元气光剑,推送到辰凌的体内。

那个为国拼死奋战的身影,在黑夜中缓缓地倒下了。

“快!快将老将军送回帝都医治!”

梦烟云跳下战马,冲上前去,抱住辰凌那正逐渐冰冷的身躯。

“没用了……”

辰凌的嘴唇颤抖着。梦烟云能感觉到,这句话似乎用尽了他这一生最后的力量。

“吾子辰毅,性格刚正不阿,行事果断,颇有…乃父之风……”

“陛下一统…江山之际,务必…让吾子祭……奠…”

“家祭无忘告乃翁!”

辰凌用那双颤抖的手,卸下自己穿戴一生的战甲。这是征战一生的他,平生第一次卸下自己的铠甲。

随后,他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静静地躺在鲜红的炽天龙旗上。旁边,是他的铠甲,也是他为国征战沙场几十年的最好证明。

天边,将星陨落,在漆黑的夜空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弧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