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战火再燃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431字
  • 2016-09-11 19:07:38

林漾坐在黑铁堡的王座上,等待着巡逻游骑兵的归来。

他右手把玩着做工精致的酒樽,左手手指轻轻敲打着钢铁王座的把手,俨然一副闲云野鹤的王爷模样。

然而,这位王爷的脸上,却带着半张黑龙面具。

和炽天皇族其他皇子一样,林漾也有象征着自己的神龙标志。一如林焱的银龙、林娇然的紫龙,林漾的标志,是一条狂舞的黑龙。林漾年幼时很喜欢这个标志,因为他觉得这个颜色很酷,因此他的佩剑也取名为黑龙,并融掉剑柄上黑铁铸成的圆球,并雕刻成一个黑龙头。但在一次宫中失火中,林漾为了从宫中取出自己心爱的佩剑,左边脸被火焰烧伤,痊愈后仍留下一道吓人的伤疤。为了遮挡这道伤疤,林漾命府中的工匠制作半张黑龙面具,并终日戴在脸上。

守望塔和异端审判庭属于同级机关,因此二者的服装相差不多,都是清一色的黑衣黑甲。区别仅仅在于,异端审判庭的黑甲上绘着的是一头獬豸,而守望塔的黑甲上绘着一头雪狼。

黑衣、黑甲,还有脸上那张黑龙面具,这身打扮的林漾,坐在漆黑的钢铁王座上,似乎要与黑铁堡黑暗阴森的环境融为一体。

这时,守望塔军机处的总管墨玄走进黑铁堡议事大厅中。

林漾看着墨玄缓缓走近钢铁王座。他已经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年轻在炽天帝国藏书阁中担任大学士,一次由于醉酒,烧毁了藏书阁内三本古籍而遭受惩罚,为免遭刑罚,将自己在军中服役所得的军饷留给家里后,只身一人来到了守望塔,将一生奉献给了北境这等荒凉之地。见证了守望塔两代总司令的更替。

林漾十分尊敬墨玄,平日里尊称他为“墨玄学士”,并且给了这个老人很好的照顾。林漾曾有意提拔墨玄做自己的副官,但考虑到墨玄身体的原因,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人。”

墨玄抬起头,那双细眯的双目看着林漾,说道:

“王平率领的游骑兵,至今还未归来。”

这句话,犹如平地雷声,让一向以冷静著称的林漾心中一惊。

北境素来以诡异、寒冷、危险而著称于世,炽天帝国的北境正是如此。再加上不时出没在北境丛林中的妖族和蛮族,还有一些凶狠的妖兽,更是让人对北境充满了恐惧。林漾此次之所以派出了王平率领游骑兵前往巡逻,就是因为王平经验丰富,在守望者军队中深得人心。然而一天已经过去了,他们还没有回来,难道这样一支经验丰富的巡逻小队,还会在丛林中遇到困难,以至于不能全身而退?

“还有其他事吗?”林漾问道。

“东北方蛮族,正在穿过丛林,向着守望塔逼近。”墨玄说道。

林漾听后,十分疑惑。

“蛮族?”

东北方蛮族,与南方蛮族是一祖同宗,都是大陆上少有的未开化的野蛮人部落。为了抵御东北蛮族的进攻,林漾担任守望者总司令后,就下令黑铁堡军备处加固守望塔群。那一次,守望者军队倾巢出动,大举东征,将东北蛮族打到丛林以外。自此之后,东北蛮族再也没敢接近守望塔群半步。

听到蛮族前来的消息,林漾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守望者的火炮永远等候着他们。”

很显然,这个蛮族部落对林漾来说毫不起眼,也不会造成任何威胁。他现在担心的是巡逻小队的安全,而且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恐怕,这次蛮族前来进攻,不会是那么简单……”

他从王座上站起身来,走出黑铁堡。

外面,寒风呼啸,守护士兵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冰雪在钢枪的枪尖上结成了一层厚厚的霜,发白的阳光照射到长枪上,会折射出一种别样的光芒。

这就是北境的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整个守望塔群,尽被覆盖在一片银白色的景象中。

林漾不禁紧了紧身上的黑衣,身后的士兵送上一件貂皮大氅,披在林漾的身上。林漾披着这件还算暖和的大氅,顺着黑铁堡一侧的旋转楼梯,走上黑铁堡旁边的先锋塔上。

先锋塔是守望塔群中的第一座塔,起侦查的作用。先锋塔中住着的,是守望者军队中的游骑兵。他们总是在作战时第一个冲出守望塔群,与前来进犯之敌殊死决斗。

然而在天玄帝后期的蛮族进攻时,先锋塔遭受重创,被守望者军队废弃了很多年。重修后作为守望者军队的军备物资仓库使用,并将游骑兵转移到通天塔中。先锋塔是唯一一座连接黑铁堡的守望塔,因此林漾从黑铁堡出来后常到这里来,要么是看看冬天的风景,要么是站在先锋塔上,远眺前方望不到边的北境大丛林。

站在先锋塔上的林漾,隐约可以看到,远方那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在向守望塔群的方向进军而来。

“边荒蛮夷,不足为惧。”

说罢,林漾便走下先锋塔,召集守望塔众将官,来到了黑铁堡中。

“安静!”

林漾冷喝一声,喧闹无比的议事大厅立刻安静了下来。驻扎守望塔的众将官看着高居王座的林漾,等候着命令的发布。

“如今是什么情况,想必各位也早已知道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废话。对待这些边境上的野蛮人,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手段。”

“游骑兵,全军出动,把这群野蛮人打回去!其余人,在守望塔上防守,用火炮进行俯攻。”

简单明了的命令。统领游骑兵的将官领了林漾的命令后,便回到通天塔中,准备率军出击。

其他将官也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率领自己手下的士兵登上各座守望塔,架起火炮,摆出俯攻的阵势。

此时此刻,蛮族军队已经穿过了北境丛林,兵临城下。

林漾突然觉得,这场战斗可能并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样简单。

从蛮族军队到达守望塔群开始,这里的暗属性元气便开始迅速加重。

“难道,这里不仅仅只是蛮族的士兵?”

就在这时,蛮族军队架起了攻城用的投石车,将一块块巨大的石头投向守望塔上。

下方,守望者军队全体游骑兵倾巢出动,乘着战马杀入蛮族军阵中。

就在这时,蛮族军队突然开始向中间靠拢,一些手持盾牌的蛮族士兵挡在最外面。他们用手中偌大的盾牌,在外围形成了一个刀枪不入的防护墙,将游骑兵困在包围圈中。

这时候,即便游骑兵的机动性再强,也束手无策。

突然,一股强大的暗属性元气爆发。林漾的瞳孔迅速收缩,他似乎在以前,见到过如此强大的暗属性元气。

但他此时已经说不出,在哪里见到过。

游骑兵在防护墙中横冲直撞,终于将这个密不透风的阵势冲散。正当他们想要回到守望塔下时,那些蛮族士兵不知怎的,竟开始自残起来。

他们狂吼着,用粗大的手掌狠狠地撕开自己身体表面的那层皮肤,进而将整个躯壳生生撕开。

只见,一个个散发着暗属性元气的黑袍身影,从那倒下的一具具笨重的躯壳中暴掠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